见识下大选如何分钱 每个议员2万欧元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图:西班牙国会下议院,由350名议员组成。

依据西班牙选举委员会的通报,将在4月28日(首相选举)和5月26日(欧洲议员选举)举行的两场选举里,国家共需花费2亿到3亿欧元,主要是拨给全国几百个大小参选党派的竞选宣传活动经费,这些公共拨给也是各党经费的主要金融来源。政党参加一场大选,也是一次“抢钱战斗”,每争取到一个议员当选,本党就起码有几万欧元入账,这关系到一党的未来生计。

大党捞到多数名额  都有上百万欧元入账

西班牙各党的经费来源主要有两个渠道:一是由国家拨发经费,一是党费和政治献金。

国家政党经费方面,一般由内政部拨给,经费的多寡取决于该党在议会有多少名额,每一个议员名额(即议席)按人头发钱。

依据本届选举委员会以及内政部颁布的公报,国会两院(上下两议院)每名议员的“价格”定在21168欧元,意思是,假定某党在选举里有10人当选议员,那么国家发给该党21万欧元,上下议院议员都是一个价,也不管其是以多少票分得一个名额(一个议员当选,大致是得票2.5万-3.0万张),因此这是硬性价。

除了全部都是21168欧元一个议员外,国家另外于每张得票再加补助,其中下议院议员为0.81欧元一票,上议院议员为0.32欧元一票,至于后者价格为何要贱得多,就另需研究了,这里按下不表。

但是,西班牙下议院名额有限,合共350名,而一次首相大选则有三四百个党派加入竞选,而每次选举后,结果都是只有10来个党派分到有议席名额,五分之四的议席名额一般落在四个主流大党人民党、社工党、我们能党和市民党的口袋里,其余一些零星议席被诸如加泰两个独立派、两个北方民族党以及海岛小党分得,如加泰独立派有十来个名额,更小势力的小党则只分得三两个名额。在上届选举里,得票最多的人民党分得经费上千万欧元,社工党600多万欧元,其余我们能党以及市民党都喜滋滋有百万入账。

小党穷到打官司都没钱  只好散伙  

一党参选不仅以入主马德里首相府为目的,但努力在议会起码占有一席之地也是重要的,因如果一个议员都捞不到,等于眼见2万多欧元泡汤,这是很悲哀的事,因这2万多欧元是本党一年的经费命脉,没议员当选等于白忙一场,以后的苦日子够瞧的。

其余一个议员都分不到的几百个党派,这时是只能是从内政部那里拿点零花钱谋生,也即每张得票可分到几毛钱左右。因无法分到议员,是西班牙很多党派穷到“叮当响”的原因,但也有一些党太清高而闹穷,例如曾是西班牙第四党派的左翼联盟IU(西班牙共产党和西班牙左翼阵线的联合体)是不接受政治献金的,只收党费,因此,该党穷的可以,近几年也丢失选民,最后不得不依附在我们能党内一道参选,不然一个议员都分不到。

再如罗莎·迪亚茨(Rosa Diez,从社工党脱党另起炉灶)女士好几年前新建的民主团结党,也是大幅丢失选民后,在2015选举里一个议员都捞不到,如今该党已经散伙消失。罗莎女士的政党曾揭露了人民党许多腐败和发动诉讼,但因穷的厉害,付不出诉讼费,最后放弃了一些对人民党腐败丑闻的诉讼。其实,罗莎党和左翼联盟的没落,与我们能党鹊起有关,因两党的选民都转向新兴的左派我们能党。

党费和政治献金  人民党富到流油

筹集党费和企业献金,是西班牙政党经费的另一来源,党费方面,党员越多,收入越高,例如人民党自称有87万党徒(但西班牙账务法的信息院显示每月交党费的人只有15万),因此,右翼人民党是最富裕的,是有钱人的党一点不为过,因大量的巨头企业、巨富曾匿名献金给该党,动则来历不明的上万、几十万欧元流入本党荷包,这也是人民党满是腐败丑闻的原因之一,例如本党前金融主管的“大信封案”即是私下瓜分献金,把钱装在一个大信封里私分给本党要员(即不交税的黑色收入),成该党最大的丑闻。

此后,西班牙在民众对政党丧失信心下,西班牙出笼透明法禁止匿名献金,规定献金达25000欧元以上必须记名报备到账务法院,而且一年内不可私赠超过50000欧元,不动产物业除外。但透明法并不禁止一个党徒超额捐献党费,例如一般每月是几十欧元,但许多人是每月交党费上千欧元。社工党则相对要戒除腐败,规定党费每月为6欧元一人,失业者免交。我们能党则拒绝接受企业公司献金,但接受民间10欧元、20欧元这样的零星捐赠,即使这样,我们能党是民间筹集最多的党派,曾一年筹集到一百多万欧元。

来源:西班牙欧浪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