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百万年薪到乡村支教,这些美国名校留学生图什么?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辛辛苦苦送你出国读书就为了让你跑去村里教小孩的吗?那可不是去旅游,玩几天就回来了,女孩子家时间多宝贵啊,咱可折腾不起。这件事不要再提了!”

即将明尼苏达大学硕士毕业的吕汶颖一直是父母的骄傲,朋友们公认“别人家孩子”的典范,但谁也没想到这位美国高材生最想做的第一份工作居然是回国到乡村支教。

不光父母,吕汶颖的朋友们也不理解她的想法:“你一个美国名校海归,毕业后找份高薪工作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去村里能干啥?“

在当今“短平快”的社会环境中,花两年的时间去乡村支教听上去似乎不是一个理想之举。

但吕汶颖很清楚,有些事再不去做,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做了:“希望自己能活得实在而有意义,支教让我感到很踏实。哪怕能给孩子们带去一点点温暖,一点点影响就很开心了。”

(教师笔记,图源:美丽中国官微)

在很多人眼中,从海外名校毕业的留学生是妥妥的“人生赢家”:要么留在美国工作,要么回国进入知名企业,拿高薪开好车,前途光明。

但是有这么一群“人生赢家”,却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

2015年,赵一蓉毕业于UCLA,并顺利拿到美国“四大”的工作offer。但在一次校园宣讲会上她听到了“美丽中国”这个名字,了解到有一群优秀的年轻人正在致力于发展中国农村的优质教育。

强烈的认同感和责任感让一蓉决定放弃其他人眼中难得的留美工作机会,而是加入“美丽中国”,来到广东汕头红场镇希望小学,担任五年级的英语老师、六年级的语文老师和班主任。

红场镇和周围城镇,是全世界产量最大的内衣内裤生产基地,长大后去工厂“做工”也因此成为红场镇孩子们默认的人生选择,就像城里的孩子们默认考大学一样。

支教期间,一蓉最大的心愿就是帮助孩子们改变这个想法:“学校经常能收到社会各界的物资帮助,从外观上看并不落后。但和学生们接触后,我发现他们很少有机会接触外面的世界,思想和眼界和城市孩子有很大不同。”

硬件并不能完全解决教育的本质问题。

(孩子们第一次有了英文名,图源:美丽中国官微)

为了帮助孩子们打开眼界,一蓉联系了在美国读书的留学生,寄来大约50封不同的明信片,分享国外的学习生活以及对孩子们的鼓励与祝福;她还主动邀请了自己大学时期认识的日本和印度同学,亲自来到红场,和孩子们互动,近距离感受不同国家的文化。

一蓉坚信,老师能改变学生的一生:

“孩子们总觉得读几年书就要出去‘做工’,我希望告诉他们,世界还有很多别的选择,需要在学业上更加努力,来争取更多的选择权。”

哈佛大学毕业、经济金融学学士、国际教育政策硕士、华尔街精英……在别人眼中郝琳硕堪称人生赢家。但是在众多个人标签中,最令郝琳硕感到自豪的是——郝老师。

(支教结束后的郝琳硕,常想起那段日子…)

时间回到2010年。

郝琳硕本科毕业之际,看到网上很多人在给农村地区捐款捐物。她不断在想:“相比于物质,他们更需要一种可以一直拥有的理念和精神。如何才能最好地帮助他们呢?”

看到美丽中国项目的那一刻,郝琳硕知道自己找到了答案:送孩子一件衣服,不如给她们一堂课。她毅然从纽约回到国内,放弃了名校和高薪的光环,成为云南省大理州鹤庆县松桂镇鹤庆二中的一名项目老师。

为了更好地帮助孩子们,两年里,郝琳硕走了上百小时的山路,到两个村共四十多名学生的家里做家访。看到多数仅剩学生和爷爷奶奶“留守”的小院,郝琳硕渐渐意识到,教育不仅仅是教书那么简单:

“如果说教育改变命运,孩子们的命运可以用知识改变,那么大山的命运呢?如果他们都出去不再回来,大山永远还是大山。”

为了彻底根治“源头”,郝琳硕结合她在国外接受的教育理念,发起了研究型学习项目“让家乡的明天更美好”—— 鼓励孩子们通过考察、采访、团队讨论等方式发现家乡存在的问题,根据自己在学校掌握的知识,设计解决方案。

不仅要教孩子们走出去,更要引导他们用知识改变自己的家乡。

当孩子们在汇报舞台上向全校师生展现自己制作的方案,自信又投入地描述改变家乡的方法时,郝琳硕仿佛听到了大山未来的希望。

如今,“让家乡的明天更美好”项目已经成功举办六年,且仍在继续,郝琳硕种下的种子,一天天地在长大发芽…而她也在支教的过程中找到了自己的发展方向。

回到美国完成哈佛大学国际教育政策硕士学位后,郝琳硕加入了世界银行,做发展中国家教育和医疗投资的研究与评估:

“美丽中国那两年给了我人生最大的财富。让我有在欠发达地区的亲身经历,有来自自身的动力做对世界有意义的事业,影响和帮助更多人。”

教育育人的同时,也遇到了更好的自己。

李驿是土生土长的天津小伙,爱煎饼果子,更爱相声。因为太爱和老师抬杠,大学时他选择到美国留学。加州盛产阳光,纽约是世界的心脏,李同学偏偏挑中了老少边穷的大农村阿拉巴马州,成了阿甘的学弟。

在美国农村生活了四年后,李驿萌生出想要了解中国农村教育的想法。

在那之前,他对中国农村的印象还停留在影视作品和书本的描述上:快要脱落的墙皮、破旧不堪的家具。而对农村教育的认知,则来自于20年前张艺谋导演的电影《一个都不能少》。

抱着强烈的好奇,李驿同样报名参加了“美丽中国”乡村支教项目。选择安置地点时,同批次的伙伴大都选了云南,只有李驿选了汕头。他想知道:作为最早一批的沿海开放城市,为何汕头还需要支教?

就这样,李驿成为了汕头市潮阳区铜盂镇河陇中学的一名地理老师。而这段支教给他的答案,远超过预期——

两年,他确定了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两年,他认识了一个他从未认识的中国;

两年,他了解到中国农村绝非仅仅是头顶黄土背朝天。

远看百年前中国留学生的临别词:“此去西洋,深知中国自强之计,舍此无所他求。背负国家之未来,取尽洋人之科学。赴七万里长途,别祖国父母之邦,奋然无悔!”

越来越多归国留学生有了改变世界的梦想与力量,而教育带给人的改变是不言而喻的。

(学生给老师写的亲笔信,图源:美丽中国官微)

无论是赵一蓉,还是郝琳硕、李驿,都被“美丽中国”的愿景所打动 —— 让所有中国孩子,无论出身,都能获得同等的优质教育;无论背景,都应该认识到人生的多样性和选择的可能性。

他们走出国门,经历了不同文化和思想的碰撞后,再回到中国农村,用更加创新的教学方法给乡村孩子们打开一扇看到外面世界的窗,带去更多的可能性。

(来源:北美留学生日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