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宪!无异议!司法部突然变卦,要彻底废了奥巴马健保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奥巴马健保不但这几年广受消费者的诟病。

更是成为了川普政府眼中钉,每每都想“废”了它。

似乎这一次,川普又接近了一下自己的“大目标”。

克萨斯地区法院法官奥康纳(Reed O’Connor)在去年12月裁定,《患者保护与平价医疗法案》强制美国人买健康保险或缴纳税款是违宪的,因此该法案的其余部分无效。

司法部周一晚间突然表示,同意这一裁定成立。

该案件在美国第五巡回上诉法院的上诉程序中有效。

这也将千万民众的医保问题再次推到了风口浪尖。

美国人有多不待见“奥巴马医保法案”?

其实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因为对于亚裔群体来说,该医疗法案的用户受众广泛。

亚裔群体入保最多,受影响也最大

在所有美国外来群体中,亚裔美籍加入奥巴马医保的比例最高。

因此如果奥巴马医保被废除,且新方案尚未出炉的话…

可想而知亚裔美国人将会是受到影响最大的外来群体

每15个亚裔美国人中,就有1人将不再享受医保。

根据郝芬顿邮报的调查,自奥巴马医保开始实施后,本来持续下滑的亚裔美籍群体医保购买率开始上升,增幅高达2.5%,远远高于其他外来群体。

在奥巴马医保正式实施前,亚裔美籍群体的商业个人保险购买率已经高于其他群体。

由于他们多为个体经营者,当不能享受仅涵盖老人、穷人和儿童的公共医保时,他们也无法加入企业为员工购买的商业集体医保。

因此,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自购商业医保。

相比起入保条件苛刻的自购商业医保。

奥巴马医保的优势在于,所有人,无论身体已有状况如何,都能获得合理的医疗资源——不看病史入保。

成年子女在26岁前随父母入保、不设定理赔上线。

所有的保险公司都在政府管理的电子交易平台上出售保险产品,政府还会给予补贴。

奥巴马医保的这些特点,让一部分经济收入低或经济收入不稳定,以及身患重病或长期疾病的华裔能够享受到稳定可靠的医保。

出生在加州的Lee表示自己近年来被查出癌症,“如果没有奥巴马医保,根本不会有人在乎我的死活。”

支持废除的呼声同时在华人群体中存在

但是如同今天美国亚裔群体的组成一样。

如今亚裔早已不是当年体力工作者的主要群体,这一点从亚裔全美最高收入已经可见端倪。

在华人群体中,更多人对奥巴马医保长期不满。

就像我们前文所说,15个亚裔有1人将失去保险,但是另外14个人呢?

这些反对奥巴马医保的华人大多出身中产阶级,因奥巴马医保造成的亏空转嫁给中产阶级。

虽然有人看病便宜了,但是很多人却看病越来越贵。

一名华裔男子David Tian Wang曾多次表示自己反对奥巴马医保,不愿意“用自己的钱养活其他人”。

▲自负额度又称“免赔额”,是指在保险合同中规定的损失在一定限度内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的额度。奥巴马医保的免赔额远比企业医保高。

奥巴马医保在华人群体甚至是在全美国引发的最大争议,就是民众自负额度的增加和保险费用的增高。

普通的商业医保由于保费低,自负额度也低,保小病不保大病。而奥巴马医保提高了保费额度,自负费用也随之增加,保大病不报小病。

这就能让受保人患大病时既不会拖延治疗,也不会因高昂治疗费破产。

但这对健康人而言,就像是被迫买了一份永远用不到的长期重疾保险。

而对于那些无力支付保险费用的却又不得不购买的人,政府还需要出资来扶持,进而间接地加重了政府财政的负担。

在餐馆任职的华裔黎先生支持川普废除奥巴马医保,他表示自己因为没有购买保险而屡次被罚款。

但是自己算了一笔账,交罚款也比买保险合算。

“现在的医保又贵又不实用,对于中产阶级来说就是个负担。废了也好,尽快推出合理的新保险计划才是重要的事。”

又一场大战在建墙经费争执之下,在通俄门依旧互不想让之下,奥巴马医保法案的去留肯定又是一场两党大战。

亚裔群体内的两极分化,如今在全美也一样。

所以川普政府上任以来,要废除医保法案有人拍手称赞,有人强烈反对。

起初,川普政府并未料想要将奥巴马健保“一锅端”。

司法部于去年6月表示,不购买保险的罚款应与该法案的其他规定分开来看,后者仍然有效。

司法部官员表示,有理由仅推翻该法律的消费者保护措施,这些保护也包括那些已经存在健康状况的人。

但在由三名司法部律师签署的新文件中,政府表示,美国地区法官奥康纳(Reed O’Connor)的裁定应该得到肯定,即整个ACA应该失效。

也就是说,如果司法部最终胜利,它可能会令数千万人失去健保,并导致整个美国医疗保健系统中断。

这包括取消大多数州的医疗补助扩张计划,美国老年人无法再享受免费预防服务。

当然了,民主党人肯定不能就此不反抗。众院议长佩洛西马上回应并承诺,将“无畏地”进行斗争,以保留“可负担、可靠的医疗保健”。

2019年迄今为止已有1140万人注册了“平价医疗法案”。比前一年少了30万注册。

医保法案必将成为2020总统大选的讨论热点,也将成为候选人们拉拢人心的有力武器。

加州参议员贺锦丽警告称:“又一次,川普和他的政府正试图从数以千万计的美国人那里夺取医疗保健,我们需要选出一位让民众有权使用医疗保健的总统。”她是支持全民健保制度的民主党参选人之一。

如今关于取消该医保法案,却没有过度医保法案的做法,已经令不少专家感到不满。

密歇根大学法院学教授巴格利(Nicholas Bagley)称,“如果你没有任何过渡计划的前景,更不用说替代计划,你将会使美国医疗保健体系不复存在,这种观念绝对不负责任。这太令人叹为观止了。

(来源:华人生活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