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相遭“逼宫”承诺离职 脱欧仍前路不明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上周六百万公民反脱欧游行过后,外界和议会一度质疑首相的执政能力。上周末,《太阳报》就在头版敦促首相为自己设定辞职日期,以赢得反叛保守党和民主统一党(DUP)的支持,来增加脱欧协议在第三轮投票中通过的可能性。

《卫报》专栏作家Matthew也评论称,首相的内阁是“由阴谋诡计组成的蜘蛛网”,暗示内阁的四分五裂。他建议首相应该辞职,才能缓和目前的政治危机。

在本周三晚,迫于多方压力首相承诺,将在脱欧协议通过后离职。目前,还未透露具体离职日期。

可见本周首相经历了比英国天气还要变化多端的政治变动,与议会的关系更是一度陷入“僵局”。为缓解脱欧僵局,一系列指示性投票(Indicative Votes)被搬到下议院的桌面上进行自由投票,以试探哪一个脱欧方案更受青睐。

遗憾的是,八项脱欧方案没有一项通过,这也标志着议会夺政府脱欧进程控制权的失败。

但本周三晚,下议院以441票对105票通过将原计划的脱欧日期,即3月29日,从法律中移除。脱欧具体是推迟到4月12日,还是5月22日,还需要看首相的脱欧协议是否通过。

截止本报发稿时,首相的第三次有意义投票最快也要在本周五举行。

综合报道 杜雨嘉

首相承诺将离职

首相承诺离职的消息发生在本周三傍晚,此消息一出,内阁反应非常迅速,包括约翰逊(Boris Johnson)等在内的数十名强硬脱欧派立即改变立场,转而支持首相的协议。

虽然首相已经承诺离职,但是她的离职前提是议员们必须支持其脱欧协议。如果协议未被通过,梅是否会离职就是一个未知数了。

唐宁街表示,如果脱欧协议未能在议会获得通过,事情此后如何发展将不可预估。

BBC的沃森(Iain Watson)也表示,一位非常资深的保守党人士曾表示,首相“一如既往地明确”,她不会领导脱欧进入下一阶段,但如果她的协议未能通过,“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据《卫报》报道,首相告诉后座保守党议员:“我非常清楚地听到了议会党派的情绪。我知道,在脱欧谈判的第二阶段,人们渴望一种新方式和新领导,我不会成为这种愿望的障碍。”

“为了做对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党正确的事情,我准备比预想的更早离开这份工作。”

“我不会阻挠”。

作为首相一直争取但还未获得支持的关键党派, DUP仍表示不会支持首相的脱欧协议。

DUP消息人士告诉BBC北爱尔兰政治编辑德文波特(Mark Devenport),首相职位终会有人接替,但受梅脱欧协议影响的贸易和宪法问题还是存在,实质问题并没有被解决。

DUP成员斯塔福德(Christopher Stalford)在twitter上写道:“我一点也不同情首相,我希望她的协议仍被搁置。”

保守派消息人士称,首相大概会在5月22日宣布新领导人竞选,而新首相将于7月上任。候选人包括约翰逊(Boris Johnson)、亨特(Jeremy Hunt)、拉布(Dominic Robb)、以及戈夫(Michael Gove)等。

政府与议会的“对决”  

此前,首相的脱欧协议已在议会内遭遇两次挫败,下议院认为这是首相领导脱欧进程不力。于是,在本周发起一系列的指示性投票,并试图将脱欧进程的话语权握在议会手中。议会与政府间也就展开了一场正面“对决”。

指示性投票是为了测试议员们的意愿,测试哪个脱欧方案能获得多数议员的支持。

本周一,下议院以329票对302票击败政府,通过保守党莱特温爵士(Sir Oliver Letwin)跨党派修正案,允许议员提出脱欧其他方案。这意味着下议院代替政府接管脱欧议程。

英国政府的最终决定权被议会剥夺,这在英国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

正常情况下,政府负责管理国家,对人民负责,不对议会负责。英国议会,包括所有非政府成员的议员和上议院议员,都只是负责监督和审查政府的运作方式。

议会与政府的关系是相辅相成,没有议会的同意,政府也不能制定新法律或提高税收。同时,议会也可以挑战或阻止政府大臣做出的许多决定。

但是,行使决定权的还是人民选出的政府。

让人万万没有预料到的是,周三晚,在议员们提出的八项脱欧方案中,没有任何一项得到议会的通过。

最终,议会没能成功夺得对脱欧进程的话语权。

据BBC报道,与欧盟建立关税联盟的方案以272票对264票被否决,而支持二次公投的方案以295票对268票被否决。

工党脱欧替代方案,包括与单一市场“紧密结盟”和保护工人权利,以307票对237票被否决。

其他主张,包括无协议脱欧、共同市场2.0计划、留在欧洲经济区,以及撤销第50条等方案,均未能获得多数议员的支持。

脱欧大臣巴克莱(Steven Barclay)表示,投票结果只是强调了政府的观点,即首相的协议是“最佳选择”。他告诉议员们,很明显,没有“简单的前进道路”。

是为解决脱欧僵局,不料指示性投票的失败导致下议院吵得不可开交,批评人士立即称,这是“可悲的失败”。

脱欧派人士弗朗索瓦(Mark Francois)表示,议员们试图控制脱欧进程的努力失败了。

负责监督指示性投票过程的莱特温爵士也对此表示遗憾,任何提案都未能获得多数票非非常“令人失望”。

虽然议员们的八项脱欧没有一项获得多数支持,但二次公投的支持票数已然超过此前支持首相脱欧协议的票数。

脱欧时间轴:

3月29日—英国法律规定的脱欧日期

4月12日—如果国会议员下周不批准脱欧协议,直到这个日期前“所有选择都将保持开放”。英国必须在此日期之前提出解决方案,以供欧盟领导人审议。

5月22日—如果国会议员下周批准脱欧协议,英国脱欧将被推迟到这个日期

5月23日至26日—欧洲议会选举在各成员国举行

 谁会接替首相之位?

据《卫报》报道,根据保守党守则,接替首相之位的过程分为两个部分。

首先,保守党议员将举行一系列投票,将最初的候选人减少到两名。按照官方的说法,党内将会对每一个候选人逐一投票。每位议员每次投票只能给一位候选人,排名垫底的人就会被淘汰。

然而,在现实中,如果候选人意识到自己没有获胜的机会,往往会更快退出。2016年,在接替卡梅伦首相之位的竞选中,第一轮投票后,排名垫底的两位候选人克拉布(Stephen Crabb)和福克斯(Liam Fox)就双双宣布退出。

第二个部分是,最后两名候选人将由党内投票决定谁来接任首相一职。在2016年的竞选中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 ,因为排在首相梅之后的利德索姆(Andrea Leadsom)直接退出了。而在卡梅伦2005年成为首相时,他赢得党内68%的议员投票,轻松击败对手戴维斯(David Davis)。

据《卫报》分析,在脱欧派中,有可能竞选的候选人包括前内阁大臣约翰逊、前脱欧大臣拉布,和环境大臣戈夫。脱欧大臣巴克莱和国际发展大臣莫特顿(Penny Mourdant)也有可能参与其中。

在不那么支持脱欧的一派中,外交大臣亨特和内政大臣贾维德(Sajid Javid)都有望参选。其他可能包括卫生大臣汉考克(Matt Hancock),与就业和养老金部长拉德(Amber Rudd)。《卫报》还认为,其他后座议员可尝试,例如弗里曼(George Freeman)或默瑟(Johnny Mercer)。

此外,《卫报》预估,将有10余名大臣和后座议员会参与首相竞选。但很有可能很多候选人会选择在最初阶段就退出,把自己的选票给另一位议员,在该议员成功后,以便自己可获得一份体面的大臣级别工作。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