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汉语的故事 ————对话“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英国区特等奖获得者博智Gregor Bauer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在刚刚结束的2019“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英国区的比赛上,来自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的博智(Gregor Bauer)获得了特等奖。在比赛上,博智的回答风趣机敏;一首琵琶弹奏《金蛇狂舞》给现场带去惊喜。

特约记者 胥一凝

“嗨,你好!”

当我正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主楼前徘徊,4月初春,微风轻拂,绿叶已然爬上枝头,我听到一声清脆的问候声。博智就这样出现在了我面前。

高大,帅气,阳光,齐肩挥洒的卷发,白净而轮廓分明的脸,我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有不少人在观看“汉语桥“英国赛区的比赛之后,公开表白对他的喜欢,甚至成了超级粉丝。他是一个有明星风范的美男子,如果你看到他本人,会发现他跟电影《指环王》中演员奥兰多·布鲁姆(Orlando Bloom)所饰演的“精灵王子”的气质很像。

这10年来在伦敦工作,霍尔本(Holborn)附近的几大高校的活动和讲座是我常常光顾的。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更是以它在亚洲、非洲这些领域的学术和文化研究,以及常常召开的多元文化讲座,吸引着一众文艺粉丝,我也不例外。

博智和中国孩子们在一起

印象极为深刻的是亚非学院中文系学生的中国春节晚会,学校舞台不大,近距离我看到学生们特别真切的表演。他们才艺非凡,热情洋溢,让我这个以汉语为母语,却寄居他国多年的人,重新感受到汉语的美好,并被他们的纯真,才华和热情所深深感染。

我和博智的谈话就在春风拂面的亚非学院校区里进行,我们边走边聊,我不得不承认,美男子和美女,都跟这春日美景一样,让人赏心悦目,我抛出的问题非常多,甚至刁钻,古怪,博智也无所不谈,非常的坦诚,且不乏幽默。我努力在探寻一个优秀的多国语言学习者背后的故事,他的成长经历对我们中国人的外语学习是否有借鉴作用,他学习中文时所遇到的文化差异,以及汉语对他的职业发展是否会有帮助,这些问题都在我们的谈话中找到了答案。

一个人跑到湖南乡村,不怕被骗吗?

博智的第一个故事把我吓到了。他初到中国就一个人去了一个陌生偏远的地方。

“他首先让我从北京坐高铁到长沙,我到长沙之后打电话给他,他又让我坐从长沙到常德的火车,到了常德之后,他又告诉我如何坐常德到安乡的巴士,到了安乡之后他就骑着摩托车来接我了。”他绘声绘色的给我讲故事。

“你不怕被骗吗?!”我诧异于他的冒险精神。一个第一次去中国的老外,一个人从北京到了偏远的乡村,还是为了见一个仅有一面之缘的人。

几年前博智参加欧盟的一个活动,飞机旅途中邻桌的一男子见他写汉字,便好奇的问他是否是学生,两个人就这样攀谈起来。下飞机的时候,对方给他微信号,让他回中国的时候联系他。

“被骗?不会的,我们在飞机上聊天,他很热情,还教会我不少成语呢,可见他是个好人!”他摇摇头。

博智在“汉语桥”比赛演奏琵琶

作为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的中文系学生,博智在北京师范大学交流学习了一年。当年的寒假,博智就这样自己一个人跑到了安乡,一个位于湖南西北部非常小的一个县城。

在中国版图上,安乡是一个特别小的地方,中国有几千个这样的县城,我问他是否觉得安乡的生活乏味,地方小。但他告诉我,他的祖国捷克也是非常小的地方,相比之下,安乡还是个大地方呢。

实际上,初到中国的博智,强烈感觉到对文化的饥饿感。他告诉我到北京师范大学的第一天,把行李甩在宿舍,就开始一个人走路,经过前门,积水潭,什刹海,“我忽然感觉好饿!”他感叹到。

我乐了,“对,北京小吃也很多,你可以一一品尝呢。”他纠正我,“不,是对文化很饿,需要探索探索!”

广东人叫我“脖子”,不是“博智”

博智的本名叫Gregor Bauer, 取中文名的时候,他想叫“歌鼓”,因为他喜欢音乐,也喜欢打鼓,老师觉得发音倒过来念会和Google“谷歌”相似,所以劝他取名“博智”,博即只是渊博、宽广,智为智慧,但这个名字听起来不常用,反而被许多教育公司用来做商业名称。

在中国他的名字也会有不同的发音版本,比如他遇到的广东人把Z 和 ZHI的发音混淆,所以博智二字听起来就成了“脖子”。我开玩笑的说,“脖子也很重要的呢!没有脖子,人就没命啦!”。我还告诉他有个共产党员叫博古,不过是化名,而且是从俄文名字“博古诺夫”简化而来的。

“歌鼓”这个名字听起来倒是非常的欢快和特别,有歌有音乐,符合博智的爱好和性格特点。不过博智并不想改名,也许因为“博智”二字所代表的宽广,渊博,智慧更有深意吧。

博智在捷克参加影视剧表演的剧照

“和懂9国语言的妈妈比赛,我总是输的!”

博智会5国语言,这语言天赋是有原因的。

祖父是研究南亚的学者,懂印度语,梵文,妈妈是捷克人,会欧盟的9国语言,父亲是德国人,老师和作家,也为移民德国的难民教德语。从出生开始博智就是在德语和捷克语的双语环境里长大的,妈妈为了激励他学语言,也总是常常和他比赛,当然,“我总是输的。”博智笑着说。碰巧,采访的当天是妈妈的生日,晚上博智还要给妈妈打电话送祝福。

博智从小被给予了许多自由,可以上学,也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包括玩乐队,演电影,电视剧,甚至在高中读书的时候没有选择数学-因为他不擅长。在捷克他还拥有不少粉丝,常常会有路人跟他说,“嗨,我妈妈喜欢你演的角色!”。

在博智的语言学习库里,先后有捷克语,德语,西班牙语,法语,13岁他开始接触中文,觉得很难。成年后开始学习汉语,亚非学院学了2年,他发现其它4门语言的难度还不如一门汉语。

“相比之下,听说读写这四项,我的中文听力还是不够的,听的不太多。”他告诉我。

“她给了我学习中文的动力!”

博智在北师大交流的时候遇到了学霸女友,一位学习俄罗斯语的中国女生。

博智的女友在学习上非常的严格,从不帮他做作业,“她特别喜欢批评我,比我所有的老师都更严格。”博智评论,不过正因为两人相互学习,相互进步,女友的俄语很快超过了博智,博智的中文自然有了明显提高。

“我喜欢历史,每当我问她一个历史问题,她可以吧啦吧啦讲2个小时,听得我目瞪口呆,也眼界大开!这样也感染到我,我感觉到她对中国历史的热爱之情。”博智谈起了两人的学习故事。

“和中国女性谈恋爱,感觉到有什么文化差异吗?”我一定不放过这次八卦的机会。

“嗯,比如说,谈恋爱的初期,如果我有许多女性朋友,我女朋友会不满意的。朋友们都觉得我恋爱之后成了一匹孤狼(a lonely wolf),比较少跟朋友们来往了。”他坦诚的告诉我,“还有,如果我要去找我父母或者姐姐帮助我,我觉得好为难,但是中国人好像不会的,我女友有事去找家人帮忙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

“你们吵架吗?”我继续问。

“吵,当然吵,不过,最近每次都是我赢,不知道是不是我女友变聪明了,特意保护我的男性自尊。”他笑了。

他和女友分别居住在北京、伦敦两地,恋爱这两年来两人只有半年的时间在一起,但是不管分开多远,每天相互问候“早安”和“晚安”,是不变的习惯。

他也告诉我,许多人说跨国恋爱会遇到许多障碍甚至分手,他父母也是来自不同的国家,最终也离婚了。不过他认为,他父母早年有德国和捷克两个国家间的阴影隔膜,德国人曾经视东欧(包括捷克)为敌人,而如今整个世界全球化程度更高,年轻人更开明和自由,并彼此尊重他国文化,跨国恋爱的障碍会小许多。

博智经过两年和女友的磨合,感情日益深厚,信任感增强。他说,“我和女朋友之间最重要的是对彼此的文化感兴趣,她也给了我学语言的动力!”

成为冠军的秘诀

“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是由孔子学院总部/国家汉办为激发世界各国青年学生学习汉语的积极性,增进世界对中国语言与文化的理解而组织的权威比赛,自2002年开始,今年已经是第18届。比赛上,许多专业性问题连我们以汉语为母语的人都觉得极其难,比赛不仅考察选手的汉语知识,还有才艺展示,当然,舞台风范也是关键。

汉语桥比赛领奖照片,左一为指导老师庞朝霞,中间为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

我问博智他夺冠的秘诀是什么,他说首先离不开指导老师庞朝霞的悉心辅导,虽然只有几个月的时间准备,但在老师的辅导之下,博智在大赛当天的表现优秀,并从老师本来预期的第三名变成了第一名。

另外,博智在英国媒体公司中国时间(China Hour)担任摄像、主持等工作也极大的丰富了他对中国文化的了解,他得以广泛的接触和参与一些中国活动的拍摄和视频制作。比如,在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开通三亚到伦敦的直航仪式上面,博智曾经做过主持,李锦记公司的广告拍摄,博智是剪辑师……汉语桥比赛当天,这些公司的员工都认出了博智,并在现场跟他热情的招呼,这些友好的问候在一定程度上也帮助博智在心态上放松,并看淡了比赛当天对名次的争夺。

我问他选手之间的关系怎么样,会不会彼此之间竞争压力很大,他笑说一点都没有,大家的关系是很融洽的,说说笑笑,而且他得了第一名并不代表他是最厉害的,其它选手也是各有所长,不相上下。

博智在China Hour工作照

除了扎实的语言能力,良好的舞台风范,机智幽默的表现也为博智夺冠加了分:“你知道我就是一个爱说话爱表现的人,在比赛的时候也是。”博智告诉我一个例子,有个考题是问成语“一心一意”的声调,博智答完之后又补充:“一心一意有点少,至少必须全心全意,还得跟我学三心二意!”。除此之外,他的才艺表演琵琶独奏《金蛇狂舞》也在现场赢得了满堂喝彩。

从小做演员所训练出来的明星风范、家庭环境中多国语言的熏陶、自由开放的学习环境、爱学爱探索和对语言文化的热爱、亚非学院的专业学习……这些都是博智能成为汉语比赛冠军的原因。

我问博智未来的职业规划是什么,他说也许是演员,也许是外交,他在亚非学院所读的专业是国际关系和中文,未来他希望可以参与到国际外交的工作。

他想过申请欧盟驻北京机构的实习工作,不过他说会首先在北京师范大学读完研究生,然后再做职业选择。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