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受骗!80多名中国留学生收到美国法院驱逐传票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近日,有多名留美中国学生爆料称,他们接到了法院的传票,被要求立刻搬离租住公寓。

原来是一家华人中介公司We Housing收了他们的订金,但是并没有如期将房租转交给公寓。

如今这个网址打不开,在美的办事处也人去楼空。

学生:预付租金不见,收到法院传票

5个月前,留学生杨怡(化名)通过We Housing平台租住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戴维斯市的Da Vinci公寓里。

在她提供的一份缴费记录显示,4月1日,她和室友在We Housing平台按时缴纳4月份租金850美元。

然而,4月4日,她们却在公寓大门上发现了一张催收房租的通知单,要求她们缴纳4月房租,并写有“交租期限最后3天,否则离开”的字样。

杨怡和室友以为弄错了,然而4天后,杨怡又在房门上看到了新的催款单,到公寓一问,才知道公寓没有收到任何房租。她们意识到,“可能是中介出了问题。”

4月20日,杨怡和室友收到了法院的传票,法院起诉We Housing非法居留,要求她们5天内上庭应诉。

不久后,杨怡了解到,不少通过We Housing平台租住的租户都收到了法院传票。

尽管We Housing未按期向公寓支付房租,但不同公寓的做法并不同。

有的公寓直接向学生发驱逐诉讼传票,但也有公寓认为这不是学生的错,所以还是打算沟通解决。

住在Aggie Square Apartment的小番没有接到传票,他所住公寓称可以免除自己和其他受害租户4月份的房租,但5月及以后的房租需按时缴纳。

We Housing办公场所人去镂空。 受访者供图

租客被要求继续交租 否则属违约

杨怡介绍,有租户曾去位于加州Dublin的We Housing北美办公室询问情况,却发现早已人去楼空。

曾有人在接到催租通知后联系上We Housing客服人员,对方称,不用理会催款通知,驱逐诉讼期有两个月的时间,因此We Housing可保证租户在两个月内不会被驱逐出公寓。

不仅如此,很多同学还收到了We Housing的邮件,邮件显示,“We Housing的租户是与We Housing签订的合同,并应该在合同期间按月向We Housing缴纳房租,如果租户没有按时缴纳,We Housing将向其收取延期费用。”

杨怡说,We Housing与租户签订的都是年租合同,大部分人的合同都没有到期。按合同约定,接下来他们仍需向We Housing缴纳房租,否则可能因违约失去2个月的押金。有租户在接受采访时称:“这简直可笑,他们自己拖欠公寓租金,却要我们继续给他交钱。”

留学成夕阳产业

We Housing是一家“帮助美国大学生寻找优质校外学生公寓的租房平台”,2012年由中国留学生高星创办,在洛杉矶、密西根洲安娜堡市和北京分别建立了分部。

(高星)

在中国的分公司名为“北京唯好寓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大约一两年前,该网站几乎火遍了留学生圈子。赞赏的文章比比皆是。

起初只是介绍来美留学中国学生与租赁市场对接,从中抽取佣金,“客单利润比较低,但是没有风险”,到后面发现,随着来美留学生数量不断增长,通过与公寓签订以年为单位的整租合同,再把房子以床位的形式出租给留学生,在学生住满的情况下,其盈利能达到15%—25%。

2017年,WeHousing尝试自营公寓,“像国内的青客、自如公寓一样”围绕戴维斯、南加州大学等几个重点区域,提前租赁房源,并将其打造成学生公寓,按床位单独出租且家具齐全,租期以学校开学季为起点,整租一年。

随着这两年市场、政策等各方影响,来美学生不再像以往那样增速明显。

高星表示,加上其他一些原因,导致WeHousing入手的自营公寓出现入住率不高的情况,“去年七八月份,UIUC和UCD空房率超20%”。

公司开始每月出现亏损,到去年年底,资金链日趋紧张,公司向银行举债周转资金并和公寓方协商解决方案,将部分空住的公寓退回,但部分空的单元仍在寻找租户。

空房率过高的情况下,公司便推出政策,各种让利,出现有些外国人的租金比中国人高、押金收取高低不一的情况。

We Housing:经营不善 未携款逃跑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曾在2017-2018学年与We Housing公司签署过一年的推广合同,并在其公众号内发布We Housing的推广信息。

此事发生后,该平台在发布了一条声明,提到此次“携款逃跑事件性质严重”,说明其已在2018年6月与We Housing解除合同并将帮助学生维权。

4月26日上午,据该组织学生负责人介绍,声明发布后,We Housing的CEO高星,曾联系他们称平台“扭曲事实”,自己并没有“携款潜逃”,而是“办公室到期搬离”,并表示该事件对We Housing公司负面影响极大,要求该平台撤回该声明,否则将采取法律措施。“

我们当时跟他商量,只要他能将学生的钱退还或者处理好和公寓的问题,我们就会立即撤回声明。但他再没有回复。”该负责人说。

4月27日,We Housing负责人高星表示,公司目前经营确实出现了问题,搬离原办公室是为节约开支,并非携款潜逃。

而对于法院起诉非法拘留的问题,其表示,“从合同上说,公寓是房东,我们是租客。

We Housing是房东,学生是租户,这是两份平行协议。”他表示,“法律上这份起诉是不影响学生的,也不会影响他们以后的信誉。”

对于驱逐问题,高星回应,公司正从技术上拖延驱逐时间,并持续在和公寓方进行和解,“我们要尽一切努力把驱逐往后拖延,直到学生这一学期结束”。

留学生们初来乍到,房子是首要解决的问题。我们建议留学生租房可先从自己的学校找起,“像波士顿大学、西北大学等,都有新生手册和学生事务网,里面会附有租房小贴士”,也可“多看Craiglist、Rent、Zillow等美国租房网站,同时要了解自己作为租户的各项权利。”

(来源:华人生活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