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人的欧洲壮游(下)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春暖花开的复活节之际,许多英国年轻人都会背上背包,开始一场开拓眼界的长时间旅行,这就是当代的Grand Tour。Grand Tour在华语世界中多被翻译作“大游学”,或者按字面意思译为 “大旅行”或“伟大旅程”,而近年来,又有人根据杜甫的《壮游》一诗,将其简介而又信达雅地称为壮游。这种壮游自英国萌芽之后,渐渐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工业的发展扩散到欧洲其他地区乃至整个西方世界,在长达数个世纪的不断发展中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文化。

壮游的平民化和国际化

到17世纪后期和18世纪,欧洲壮游活动迎来了自己的巅峰。英国人纷纷涌向海外,前往欧洲大陆学习、游历。作为教育过程组成部分的海外旅行,或者说教育旅行,成为英国绅士约定俗成且受人欢迎的实践。不过在此时,这种壮游活动还仅仅是上流阶级的奢侈品:深入欧洲大陆的游览少说耗时几个月,多则耗时三四年,其间的差旅费用本就不是小数目;另外为了保证游历对人的锻炼,参与者需要学识渊博的导师和吃苦耐劳的仆人一路陪同,更需要进入游历当地上流社会的社交场合。

(典型的十八世纪壮游者)

这种情况到工业革命之后开始有了改变,火车和蒸汽船出现极大降低了远距离出行的时间、金钱与安全成本,在欧洲建立起四通八达的大规模铁路交通网络后,欧洲壮游第一次对所有人打开了大门。在1841年,英国人托马斯•库克(Thomas Cook)利用包租火车的方式组织了一次从英国中部的莱斯特市到拉夫堡市访问的团体旅游活动,这标志着近代旅游业的诞生,而从此之后,壮游欧洲的活动也开始从英国的上流社会扩展到中产阶级中,也逐渐向欧洲之外的其他国家发展。19世纪英国许多伟大的作家都出身平民阶级,如毛姆(William S. Maugham)、奥威尔(George Orwell)等人,他们在年轻时能够像出身豪富的拜伦勋爵(Lord Byron)一样游历欧洲并得以观察不同国家的社会形态和习得专业知识,便非常得益于壮游活动扩展到中产阶级。与此同时,一些先进的女性也得以和她们的男性同辈一样,踏上壮游学习之旅。

(蒸汽机车与蒸汽轮船改变了社会面貌,也让人类拥有了旅游业)

对英国中产阶级的子弟而言,十九世纪后的欧洲壮游固然不如他们的上流社会前辈经历那般最优雅极致的旅途,但也不啻为一场摆脱了父母束缚又兴味盎然的文化盛宴。同时当时的欧洲也在经历激烈的社会动荡,日新月异的科学技术极大地开拓了人们的视野,对未来乐观抑或悲观的幻想也达到了截然不同的两极,民族主义和共产主义思潮同时在欧洲大陆上横冲直撞。而英国作为独立于欧洲大陆之外、孤悬北海的岛国,在一直保持自己经济上的优势地位之时又能够相对客观、冷静地对待欧洲大陆上发生的种种冲突和变化,也与壮游活动带来的文化交流不无关系。彼时中产阶级的壮游路线和一两个世纪前的经典壮游路线相比也出现了不小的变化。他们在多佛尔出海后,往往会选择先到巴黎漂泊一段时间,在那里尽情享受艺术的熏陶,浪迹于拉丁区或蒙马特高地的青年社区中。离开巴黎之后,许多人会经低地国家前往德意志诸国,然后再从奥匈帝国借道巴尔干前往希腊。

(《看得见风景的房间》描述的便是英国上层社会女青年参与欧洲壮游时发生的故事)

壮游活动在自上而下从英国上流社会普及到中产阶级的同时,也从空间上延展到了美洲和北欧。早在英国壮游之风渐盛的17世纪,瑞典(此时的瑞典也包括今天的丹麦和芬兰)上流社会的年轻人也与他们的英国同辈一起踏上欧洲壮游之旅,他们通常会先到海德堡或莱顿的大学学习,然后再前往巴黎和意大利。信奉新教的德意志诸邦的富有年轻人也在欧洲大陆进行类似的旅行,来自俄罗斯帝国的年轻人也时常组织前往西欧的旅行。而工业革命之后的18世纪下半叶开始,美国和拉丁美洲的年轻人也加入了壮游欧洲的行列,他们往往会游览希腊和罗马的文化遗迹,把这段旅程看做是认祖归根的文化之旅。不过总体来说,到了十九世纪末欧洲壮游就渐渐走向式微,因为此时英、法等欧洲强国已经基本建立起全球化的殖民体系,更多英国人心系四海,并不想在欧洲的游历上花费太多时间。

(十九世纪的雅典城虽然屡遭战火破坏,但仍然是许多欧洲知识青年的精神故乡)

重新定义壮游

两次大战之后,世界的全球化趋势愈加明显,在现代航空业与汽车工业发展成熟之后,人们远距离出行的成本被一再降低。之前阻隔了欧洲大陆与英国的英吉利海峡只要一人开车即可跨越,而从伦敦乘飞机飞往经典壮游路线的终点罗马仅需要区区两个小时,哪怕飞到雅典和罗德岛也不过三个小时。于是时至今日,传统的欧洲壮游这种现象也就不复存在了。当代的英国人往往在刚能记事时就有条件通过家庭度假或学校夏令营到欧洲大陆感受列国的语言、风景和文化氛围。但如今西方壮游风气仍盛,从经典壮游中催生出来的“Gap Year”文化便是其中一例:许多青年在毕业之后,工作或升学之前用大概一年的时间做一次长期旅行。支持这种做法的人们认为它可增加外语能力,提升个人竞争力,包括独立精神、人际关系、解决问题的能力、自我约束力、沟通能力。更重要的是,许多人因此寻找到人生的方向,发现了完成自我的最大动能。当代的壮游活动早已突破了经典壮游的各种限制,它不再是上流社会的专利,甚至囊中羞涩的劳动阶层年轻人都能够以“穷游”的方式用最低的开销去开阔眼界。参与壮游活动的也不仅仅是刚成年的人,而也有不少从工作中出来换个环境的人加入其中、而这项活动也可能和参与慈善项目、勤工俭学等种种其他目的相结合起来。

早在十六世纪,鼓励年轻人出门旅行的英国理论家们就指出了旅行的教育功能:首先从思想文化方面来讲,旅行可以让人直观接触到更广大的世界,消除因安土重迁而造成的无知。其次从社会的角度来讲,旅行的社会教育功能与当时英格兰社会时尚的“面向世界之绅士”的观念密切相关,让人以开放的心态面对社会。最后,旅行最重要的教育功能体现在文化教育方面,它可以让旅行者在路上不断受到文化熏陶,甚至直接学习到专业知识,这与如今的“Gap Year”其实是一以贯之的。而今日Grand Tour一词也扩展了它的意义,泛化为用来形容人们增长见闻、提升自我的旅程。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