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东问西》:复活的恶霸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杨猛

孙小果是一名曾经让昆明人害怕的恶霸,欺男霸女,仗着在公安机关任保护伞的父母撑腰,法律也奈何不得。20年前,孙小果就因为恶贯满盈被判处死刑。离奇的是,20年后,孙小果又出现在打黑除恶的报道中。原来,依靠权力庇护,孙小果逃避了法律的制裁。这个案子最近在中国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背后的原因引人深思。

20年前,1998年1月9日《南方周末》的一篇调查报道将昆明恶霸孙小果的劣迹曝光。《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较完整揭露了孙小果恶行,包括非法拘禁、殴打、欺男霸女、强奸,恶行令人发指。该报道称,孙小果曾是武警昆明某部的一个上等兵,后又进入武警某学校学习。他之所以横行当地,主要原因是官场背景深厚的父母。他的母亲孙某某在昆明市某区公安分局刑侦队供职,继父李某某任昆明市某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孙小果被警方抓获时所开的警用车即是其父的车。

当年孙小果犯强奸罪、判处死刑、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数罪并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这一判决曾大快人心。

然而21年前被判死刑的孙小果,21年后摇身一变成为昆明夜场的“黑老大”。在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进驻云南期间,当地对破获的涉黑涉恶案件进行通报,点了孙小果的名。人们这才发现,此孙小果竟然就是那个21年前就被处以死刑的“昆明恶霸”。

孙小果如何众目睽睽之下上演了一出“亡者归来”潜伏至今?澎湃新闻的报道说,一审被判死刑10年后,孙小果曾于2008年10月27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申请了联动锁紧式防盗窖井盖发明专利。根据最高法有关规定,孙小果2008年申请专利时,理应还处于服刑期,此举很大程度或为减刑。

报道说,就在孙小果曾经服刑的云南省第二监狱,其中一名监区长因孙小果事件,被控徇私舞弊、违规办理减刑。可见,所谓立功减刑很可能是一场有预谋的舞弊。

中央政法委微信公号“长安剑”5月17日表示,除恶务尽,不仅要把眼前的问题坚决处理掉,还要查一查都有谁在法治发展的“大账册”上留过污点、动过手脚、糊弄过党和人民——有没有人玩忽职守,任由违规违法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发生;有没有人徇私舞弊滥用职权,为黑恶势力的“卷土重来”推波助澜;有没有腐败分子收受贿赂,为黑恶势力大开方便之门。如果有,不论事发在何时何地,都要依法依规付出沉重的代价。

澎湃新闻的报道发问:孙小果是如何逃过一死的?其父亲、法院和监狱方,到底有没有涉及枉法“捞人”,是不是构成犯罪?那个离奇的“牢中国家专利”是怎么出炉的?这些问题都该有“一个萝卜一个坑”的答案,不能大而化之,一笔代过。

这次孙小果的落网,说明了这一次国家扫黑为民的决心,但是其中的教训引人思考:打黑除恶,有没有把黑恶势力的源头彻底铲除干净?对于可能妨碍司法的保护伞有没有深挖干净?在一些权力关系网错综复杂的地方,如何保证司法公正?都需要从制度层面深入检视。另一方面,大规模的扫黑运动中,有没有再犯运动化的毛病,为了完成任务凑人头,而把一些经不起检验的案件和人列为了打黑目标?现在已经有报道指出,一些为黑社会嫌疑人做辩护的律师也被列为了涉黑人员,这就十分荒唐。律师的工作是为当事人辩护,保护其权益,这是法律为保护当事人权益而赋予律师的职责,仅仅因为给涉黑人员辩护就成为了涉黑人员,可见有些地方的打黑随心所欲、变了味道,令人联想起了类似反右扩大化的可悲历史。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