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骂小三被抓,女儿被剥夺400万遗产,这剧情真看不懂!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Pedro 是一名银行家,今年3月,他因心脏病发作不幸在迪拜去世,享年51岁,亲人哀痛,朋友悼念,这都再正常不过。但照理说,这样一位一生平凡且平稳人士的去世,本不会成为新闻和谈资。

但他略显波澜的婚姻,却让他在留给后世50万英镑(约400多万人民币)的遗产之余,也留下了一堆麻烦,并让世人知道了关于他的故事。

Pedro的第一段婚姻,有妻有女,生活富足,当他就职于汇丰银行并前往迪拜开展工作后,全家曾经一起在那生活了八个月。在那之后,Laleh带着女儿先回到了英国,一边抚养女儿,一边等着丈夫完成工作后回家。

(图源:daily mail)

可谁都没有料到,分居两地的生活,竟使得这个原本幸福的三口之家,出现了巨大的裂痕。

2016年,Pedro在射箭场和一名名叫Samah的女子相遇,并迅速与其坠入爱河,更不惜与结婚18年的发妻Laleh离婚,和Samah在迪拜开始了二人生活。但彼时,Laleh只知道他们的婚姻出现了问题,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前夫变了心上。

(图源:daily mail)

直到离婚后不久,她打开脸书看到前夫晒了一张照片,照片中的他穿着西装,身边站着一名身着婚纱的女子,俨然是在举办婚礼。

Laleh怒了,自己还沉浸在离婚的感伤中,前夫竟然如此迅速地就结了婚,傻子都知道这一定是婚内就出轨了。并且对方甚至都没有告诉她一声,没有对她的一点尊重。

18年的感情,竟然说抛下就抛下,没有一丝留恋?

那一刻,Laleh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她发布动态骂道:

“我希望你滚到地下去你个白痴,该死的,你竟然为了个马离开我!”

“你娶了个马你个蠢货!”

(图源:daily mail)

骂完之后的Laleh,或许对前夫和他的新任妻子还是心有愤懑,但随着时间推移,她也渐渐遗忘了这两条在网络世界的言论。她不知道,次年,也就是2017年,Samah将这两条动态提交当局,进行了举报。

更糟糕的是,Laleh不知道迪拜的网络犯罪法有多么严格。

他们禁止诋毁、辱骂性言论,惩罚措施包括刑拘和罚款,这些网络犯罪法律同样具备域外和追溯效力。也就是说,哪怕你是在几年前发表的言论,哪怕你不是在迪拜境内发表了这样的言论,你依然可以被起诉,并且随时可以被起诉。

Laleh的这两条评论,显然就在适用范围内。

(图源:daily mail)

于是,3月10日,当Laleh带着女儿前往迪拜参加前夫的葬礼,想让孩子见父亲最后一面时,他们就因为这个两年前的举报,在机场直接被逮捕了。

对于这对母女而言,原本打算抛下爱憎,来为逝者送别,可是还未见到亡者,却先被铐送警局,未免显得有些残忍。

尤其是14岁的女儿Paris,即使经过调查后她被无罪释放,但却被迫和母亲分离。

一直由单亲母亲照顾着的她,生父尸骨未寒,母亲被控犯罪,还被告知或将面临最高六个月的监禁,一下子面临死别和生离的双重打击。“这下连妈妈都要失去了吗”,这样的担忧和痛苦使得她夜不能寐。

(图源:daily mail)

另一边,Pedro的现任妻子,被骂成“马”的Samah也有着自己的主张,她称自己是忍无可忍、被迫无奈才采取这种举动,并表示在Pedro生前一年的时间里,Laleh还持续在邮件里辱骂她,折磨着他们一家。

(图源:daily mail)

并由此对Laleh提出了第二起诉讼,称自己是网络欺凌和骚扰的受害者。面对Paris提出让她母亲回家的乞求,Samah没有丝毫动摇,坚决不撤诉。她说,如果Laleh没罪就不会被处罚,有罪就理应付出代价。

最终,在舆论和英国当局的施压之下,Laleh免于入狱,但仍然支付了600英镑的罚款,并且在迪拜滞留了将近一个月,

原本来参加葬礼,只计划呆5天的她,没想到自己会面临这么大的变故,而这一滞留,使得她失去了在流浪者收容所的工作,还因在迪拜期间的开支欠下了5000英镑的债务。失去生活来源并背负着债务,使得她和女儿租住的房子也难以保住。

(图源:daily mail)

“因为这件事,我失去了一切。”Laleh说道。

那个时候,Laleh还不知道,这一切还只是一个开始。

作为Pedro唯一的孩子,Paris本应该是遗产继承者,她的父亲生前的年收入是12万英镑,去世后仅在职死亡抚慰金就应是年收入的三倍,再加上在银行的奖金、养老金以及平时积蓄等等,至少也有50万英镑的遗产。

作为子嗣,哪怕不是获得全部,也应该有部分留给已经失去了父亲的Paris,以助她更好的成长。

但谁都没想到,Samah迅速向法院提交文件,申请继承全部遗产。而同时,法院被告知,Paris信奉基督教,不是穆斯林。

要知道,在迪拜,非穆斯林,是不能继承穆斯林的遗产的,而Paris的父亲Pedro是穆斯林啊。于是,法院授权Pedro的前雇主汇丰银行,将他50万英镑的资产全部判给Samah。

Paris就这么,被剥夺了对于自己父亲遗产的继承权。

对此,Laleh感到十分绝望,她叹息着:“她(指Samah)在Pedro生前阻止父女俩相见,在他死后仍然要将他的女儿排除在外,这太令人伤心了。“

Samah却反驳道:“我把我和Pedro所有的文件都提交给法庭了,也告诉他们他还有个女儿和姐妹了。”

“但是法官告诉我,这里所谓的遗产是在穆斯林之间的转移,我是穆斯林,Pedro是穆斯林,但是Paris是基督教徒。这不是我的决定啊,这是法院根据法律做的判断。”

这样的说法得到了Laleh的反驳:“有人告诉法院我女儿是基督教徒,但我是穆斯林,我女儿是英国穆斯林,法院不知从何处获得了错误的消息。”

因此,接下来她准备通过法律程序来维护女儿的权益,希望能够帮女儿取得遗产。

在我们看来,如果说母亲辱骂在先,尽管惩罚过于严厉且不通人情,但毕竟是有错,这还能理解,那么明明是处于第一顺序继承人的女儿,却被剥夺继承权,就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了。

即便是法律规定,对于子女来说,也的确是不公平的。

如今,尚且不知道这场遗产纠纷的最终处理结果将是如何,但这对母女的经历,也是让人唏嘘不已。只希望Paris能够不受影响,健康地成长吧……

来源:英国报姐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