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首个自动售药机被禁,挑战药房遇到法律问题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2017年4月,DocMorris公司在巴登-符腾堡州的小镇Hüffenhardt建立第一个自动售药机,这也是德国第一个自动售药机。

2019年5月29日,也就是上周三来自Karlsruhe高等地方法院的消息证实,该自动售药机被停止服务,何时开始新的运营得等通知。

其实早在2017年6月,该自动售药机就被当地法院宣布停止服务,原因是当地的法院认为该自动售药机违法了德国药品法,特别是关于处方药这一条,处方药只能由药剂师交给消费者。

DocMorris公司不服该宣判,上诉至Karlsruhe高等地方法院,结果是维持地方法院的原判。当然,DocMorris公司还可以接着上诉至联邦法院,就是不知道结果会如何?

在德国,只有在药房(Apotheke)才允许销售药品。因为药品是特殊的商品,客人必须得到专业的指导。也只有获得国家资格认证的药师Apotheker才能管理Apotheke。

那么,药房到底销售哪些药品呢?

一类是处方药:在拿到德国医生给的药单后,可以就近去药房拿药或买药。

另一类是非处方药、保健化妆品、营养食品等。通常这类产品不需要医生的药单。

这一宣判对于Hüffenhardt的2000户居民来说比较痛苦,因为他们又要开始新一轮的漫长取药路。因为该镇的西北部没有一家药房,如居民有急症需要取药,则要到六公里外的小镇Haßmersheim上的药房才能拿到药。

而使用这个自动售药机,居民有需要,则可以通过视频终端联系荷兰的药剂师,询问症状后获得所需的药品(处方药)。当然,一些普通的药物会存储在自动售药机后的仓库中,居民现场就拿到所需的药品。

DocMorris公司

DocMorris,由荷兰药剂师Jacques Waterval和德国人Ralf Däinghaus于2000年创立,位于荷兰和德国的边界城市Heerlen的一家荷兰邮购药店。之所以将药房设立在荷兰,是为了规避一个法令:1998年的医药法规定,邮购药物在德国是非法的。Heerlen位于荷兰和德国的边境,距离亚琛仅15公里,靠着地利之便,营利快速成长,其中百分之七十五的消费者是德国民众。随着时代的变迁,DocMorris成为德国大型连锁药房的代表性药店。

其实DocMorris的成功,最应该感谢是德国医药协会。最初,为了抵制国外药房入侵德国本土市场,德国医药协会(The German Association of Pharmacists)发起了全国性的“Pro Apotheke”签名运动,希望每位客户能签名响应拒绝网络药房在德国的发展,同时他们也将DocMorris公司告上了法庭。

不过,这些官司或抗议活动反而给DocMorris增加营业额。德国民众从这场签名运动中发现了原来还有另一种可以买药品的选择,价格还便宜。Ralf Däinghaus在接受德国金融时报专访时,不仅不责怪德国医药协会的抗议,还感谢媒体和德国药房的免费广告,让他的DocMorris名扬全德,也让消费者适应在线网络药房。

德国有多少家药房呢?

维基百科2008年的统计数字表明德国共有21500家药房,从业者为144000多人,其中具有药师Apotheker资格的有6万1千多人。随着行业竞争的加剧,以及在线网络药房的兴起,德国药房的数量也在逐渐减少。

目前在线药房很大程度的代替了“实体连锁药房”,而DocMorris就是大型连锁药房的代表之一。德国法律也规定,德国境内所有的在线网络药房必须有一家经营实体药房的执照,也就是说至少必须有一家门店。

可以说,DocMorris公司已经成为德国药房的大赢家,2017年DocMorris的在线网络药房的营业额已经超过2亿欧元。

但DocMorris公司并不满足,因为还有一块领域他们并没有涉足—“自动药房”领域。而Hüffenhardt的自动售药机事件就是一块探路石。

探路石的结果已经出来了,从政治层面到其他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士对此都持反对和批评意见,药剂师们认为这一举措是以牺牲用药安全为代价获得“竞争优势”。卫生部长Jens Spahn也提出了“加强当地药店法”的法案草案,强调禁止除药店外的药物交易。

只有Hüffenhardt的市长Walter Neff认为DocMorris公司的自动售药机很贴近民生,值得保留。

“自动药房”会给消费者带来药物滥用吗?

来源n-Tv.de ,曹晴编译报道。

(来源:德国华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