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布里克回顾展:电影世界万花筒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在1999年去世的著名导演斯坦利·库布里克(Stanley Kubrick港译史丹利·寇比力克)被誉为40年间始终最令人着迷的导演和电影制作人。与大多数电影导演相比,库布里克的作品少得可怜,即使将他早期个人制作的实验性影片和为叩开导演大门而拍摄的两部纪录片也算入,那这个名单上也寥寥只有不到二十部电影。然而影片中不可思议的视觉风格为他赢得如潮好评,他非传统的叙述感又常常会引来轻蔑的挑剔,加上他近乎偏执狂的严谨性格,使得他作品受到的赞扬几乎和招致的咒骂一样多,但他毫无疑问地启发了更多天才导演,比如伍迪·艾伦(Woody Allen)便是一位狂热的库布里克崇拜者,曾经抛下过这样一句名言: “在导演的万神殿中,最高的两个位子属于奥逊·威尔斯(Orson Welles,电影《公民凯恩》导演)和斯坦利·库布里克。”

英国,尤其是伦敦,是库布里克电影生涯中尤为重要的一站。虽然库布里克是美国纽约生人,但他最重要的作品几乎都是在英国定居(1961年)后拍摄的。在那之前他凭借两部成功的商业故事片《杀手》(The Killing )和《光荣之路》(Paths of Glory)在电影业站稳脚跟,而在1962年他决定将纳博科夫(Vladimir Nabokov)广受争议的小说《洛丽塔》搬上大银幕。从这部电影开始,库布里克将生活和工作重心搬到了伦敦,来降低影片制作成本,更重要的让自己享有更大的决定权。而从此之后英国也不仅仅是他生活的地方,更是不少电影中的意象,比如《发条橙》(A Clockwork Orange)的故事背景便在未来的伦敦,另外还有《大开眼界》(Eyes Wide Open)、《全金属外壳》(Full Metal Jacket)等经典作品俱在伦敦取景。今年恰逢库布里克去世20周年,伦敦设计博物馆特别举办了名为“Stanley Kubrick: The Exhibition”的大型回顾展,这是英国举办的最大规模的斯坦利·库布里克主题展览,展品总数近700件,包括原始影片、录音、照片、道具、服装、手稿、文件、模型等等,全面呈现他四十多年的职业生涯。

展览的“前奏”部分是一道走廊入口,这道走廊两侧竖有对称的屏幕,播放库布里克著名的恐怖片《闪灵》(The Shining)那个令人不安的标志性走廊长镜头,伴随着刺耳的配乐,而脚下的地毯花纹则有和是电影里度假山庄地毯一模一样的橙棕色图案。进入展览后,第一部分是个简述回顾,介绍了库布里克的生平和工作风格,并且用一张海报墙展示了他全部长片作品。此外还有包括十几种镜头在内的电影器材收藏——出身摄影师的库布里克根据不同场景和时代变化而选用了许多种不同镜头。这里还收录了许多文献资料,其中包括库布里克拍摄和剪辑电影的日程表,里面用小方格密密麻麻地写满了令人咋舌的时间表和计划:他的电影从始至终都保持着极高水准的一个原因便是库布里克极为严格以至于偏执的片场要求,在片场要精确操控一切细节。他甚至会在拍战争片时要求扮演“尸体”的群众演员一个个拿好号码牌,并且严格根据自己所安排的格局躺下装死。在最终没能成功开拍的历史电影《拿破仑》中,他也准备了满满两个书架的参考书,其中不乏看上去已经有超过百年历史的早期文献。

展览的主体部分则是围绕着库布里克的代表作布展,依据作品所探讨的不同主题,将它们安排在7 个房间:以战争片为主题的《光荣之路》 (1957)、《斯巴达克斯》(Spartacus ,1960)、《全金属外壳》(1987)为一个房间,聚焦道德争议的《洛丽塔》(1962)与《发条橙》(1971)在一个房间,此后则是最富有传奇性的几部作品:《闪灵》(1980)、《大开眼界》(1999)、《奇爱博士》(Dr. Strangelove,1964)与《巴里·林登》(Barry London,1975),各自都有独立站厅,而最后一个展厅则是《2001:太空漫游》(2001: A Space Odyssey,1968)。每个展厅里都展示了了大量电影服装与道具,比如《发条橙》中主角后现代反乌托邦气息的戏服、用女性人体模型制作的妖冶家具、播放贝多芬名曲的唱机;《闪灵》中的诡异打印稿、酒店和迷宫设计图、双胞胎姐妹身穿的浅蓝色花边连衣裙套装和《2001:太空漫游》中充满未来主义的亮红色Djinn 椅子等等。同时展厅还重现了许多经典布景,比如《奇爱博士》中的美国战争指挥圆厅。另外还有通过文献和影像资料展示的影片故事,比如《全金属外壳》这部展现越南战争的电影竟然全部是在英国取景——片方用从西班牙空运来的200棵活棕榈树和从香港空运来的10万棵塑料热带植物,将伦敦郊外的一座废弃煤气厂改造成越南的顺化市。而《大开眼界》中的纽约街景也是用伦敦街景拼凑出来的,正如《巴里·林登》中的欧洲风景是由英格兰、爱尔兰和德国的十二处宅邸拼凑出来的。

《2001:太空漫游》中的Djinn 椅子

(《全金属外壳》中的头盔)

这次展览对库布里克的粉丝来说可谓是一场保质保量的视觉大餐,如果认真看完全展,可能需要3-4个小时。若读者对库布里克非常感兴趣,则除了这次展览之外,伦敦艺术大学的库布里克档案馆(The Stanley Kubrick Archive)也是不能错过的一处圣地。此地位于泰晤士河南岸的伦敦传播学院( London College of Communication),是目前世界上库存最丰富的库布里克相关资料和文献集中地。1999年库布里克去世之后,留下了超过1000箱的浩繁资料,而其遗孀Christiane作为伦敦艺术大学圣马丁艺术学院的校友,便选择将这些资料全部捐赠给了母校。而伦敦艺术大学为了接受这些珍贵文献,也调拨了几乎整整一幢大楼的侧翼。库布里克的家人保存下所有资料,整理并作出捐赠本身已经是非常巨大的成就,然而更加值得称道之处在于,他们决定向所有公众开放资料馆并且完全免费,为世人提供了一个得以近距离接触库布里克伟大一生的途径,在这里所有人都可以亲自阅读和触摸他所写的笔记、信件和拍摄的照片,工作人员也会尽其所能提供协助并解答问题。库布里克资料馆开幕的新闻稿中称这里是“库布里克艺术生涯的具象化”,说得非常贴切。对于库布里克电影狂热爱好者来说,这里可谓是一座魅力无穷的巨大宝库。该资料馆每周一至周五下午一点至五点对公众开放,查阅资料需提前一周预约。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