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棱镜:《切尔诺贝利》的启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006与W

若不是HBO制作的迷你剧《切尔诺贝利》(Chernobyl)的热播,或许大多数80后、90后,更莫说是00后既无法知晓也不会去关心何为之“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件”。甚至我们可能更不会去反思在《切尔诺贝利》一开始所说的那番话——“如果我们听了太多的谎言,我们就再也认不清事实了”。

什么是谎言?什么是真相?现在似乎越来越难以辨明。眼见的未必就是真实,耳听的则更是不能轻信。构成这一现象的产生似乎总少不了:政治谎言,学者们的“天真”以及盲从的群众,而这也正是如《切尔诺贝利》所揭示的那般。

就比方说,英国即将要展开的首相竞选一事,表面上每一位候选人必定是打着“为英国创造美好将来”的旗号,但背后或许不过是为了实现自己的“首相梦”。如此说来,难道追求“首相梦”是错的吗?当然不是。只不过就像是“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件”,前苏联政府认为“自己所建造的核电站一定是世界上最先进,也是最安全的”,但却忘了,好的想法或愿景往往是很难承受质疑或是挑衅。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政治谎言。

再来就是,学者们的“天真”。这里所谓的“天真”,或许指的是学者们因为追求真相即便牺牲自己性命也在所不惜,又或是盲目地相信每一位同行,甚至每一个人都是尊重、关心和在于真相。但现如今的学者们若想要单纯地追逐真相,或许已非易事。要知道,现在的大学或是研究机构面临的是各种无硝烟的“指标战役”。学校排名、学生生源及科研经费等,往往与学者之间是相互依存的关系。学校不仅需要充足的生源去维系日常开销,还需要排名、知名学者去吸引大量的生源;而学者不仅需要科研经费进行学术研究、发表论文,而且还要完成学校的各种指标考核。然而,有限的科研经费、强制的学校指标,使得那些为了保住自己工作岗位的学者难免不会“为五斗米折腰”。尤其是当一些有争议的研究遇到“指标”或审核的限制时,往往很难去执行或展开。这样一来,真相是否有可能被打折了呢?当遭遇现实的挑战时,又有多少人对于真相的追求是会锲而不舍?

最后也最有意思的是,无论怎样的真相,似乎总少不了一群忠实的粉丝或是盲从的群众。这就像是对于疫苗的争议永远都在上演,而坚信“疫苗会导致自闭症”的反疫苗人群也不可能消失。此外,我们是否曾反思过自己为什么要去盲从所谓的权威?为什么我们会轻信他人之言?即便是刊登于权威学术杂志的研究结果,难道就代表着百分之百的正确吗?比方说,近来有实验研究结果显示,过度加工的食物,例如谷物早餐(cereal)、蛋糕、面包等,与早逝(early death)呈正向相关关系。不难想象,当如此“骇人听闻”的研究结果出来时,很多人要不让自己小孩完全杜绝这些食物,又或是成为英国政府推行增加“糖税”(sugar tax)的最有力证据。其实,如果能够均衡饮食,即便偶尔摄入那些过度加工的食物或许连体重也不一定会增加,更何况是危害性命?

被层层包裹的真相的确会难以寻觅,但这却不代表真相的不复存在,正如《切尔诺贝利》最终所描述的,真相“始终在哪里,不管我们是否看见或如何选择。真相不在乎我们所需或索要”。即便如此,我们或许还是应该提醒自己不要轻信或盲从,哪怕对于再权威的声音,而是尝试多寻问一点、多思考一下。否则,“谎言的代价是什么”?而谁又是下一个“切尔诺贝利”的受害者?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