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国努力工作的人都是傻瓜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对许多德国技术工人来说,更多的休闲时间比赚更多的钱更重要。这并不是因为他们本身懒惰或无所追求,而是社会和税收政策使然:做更多工作是不值得的。

上周三美国经济学家Arthur Laffer在白宫被授予自由勋章,这是美国最高的文职荣誉。特朗普在授勋仪式上称赞了美国的经济现状,并将其归功于拉弗倡导的经济政策。

拉弗(Arthur Laffer)是近几十年来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之一。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拉弗一直处于全球减税狂潮的尖端。他影响了从美国总统里根(Ronald Reagan)、英国撒切尔夫人(Margaret Thatcher)、加州州长布朗(Jerry Brown)和特朗普等政治领袖的经济思想。据称他早在1974年华盛顿的一个私人晚宴上在餐巾纸上画了一个龟壳形状的图标,指出了税率和税收的惊人关系。
拉弗曲线上从某一点开始加大税收将不会带来税收的增加,是只会带来降低。因为纳税人觉得自己的劳动不再值得,劳动激情下降。相反减税倒不一定会让政府的财政窟窿更大。较低的税率会导致经济加速增长,以至于所缴纳的所得税实际上可能会上升。

拉弗的经济理论在欧洲影响力不大,因为违背了自由的价值观,为此也没有受到诺贝尔评委的青睐。
剑桥研究人员在一项新的研究中发现,每周8小时的工作就足以消耗和薪酬相关的社会心理优势。德国目前的情况就是如此:要休假还是要赚更多钱取决于轮休和加班费的实际所得。政府要求的税收越高,劳动者就越需要考虑自己的所得的平衡。每多工作一小时,向政府上缴的税费就要过半,还不如放松陪家人孩子。努力工作就是傻瓜。

来源:德国热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