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沉浸式中英文双语幼儿园创始人王婧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图自佩茨伍德中英双语幼儿园网站

蔡安洁

近来,一家名为佩茨伍德(Petts Wood)的中英双语幼儿园在伦敦的布罗姆利区(Bromley)创立。在新闻发布会上,幼儿园宣布将于明年一月正式开园。该园的特点在于“沉浸式”中文教育的概念,第一年计划招生名额为24人,中国背景和非中国背景的招生比例为一比一。伦敦的中文教育体现出从华人社区和市中心拓展至更广泛区域的趋势。

学校创始人王婧表示,伦敦现有的几家中英文幼儿园,更重视文化的浸入,主要目的不是培养听说读写的语言能力;相比之下,佩茨伍德非常重视语言和知识的学习,课程设计上学术性更强。她在接受《英中时报》的专访中细致阐述了对这种教育理念的理解和创办一所幼儿园的艰辛过程。她认为,教育需要实体的接触,主体是孩子,教育孩子的过程循序渐进的过程。“做教育需要正确的理念,踏踏实实地做事,选择开办这所幼儿园是真正符合我价值观的一件事。

记者:究竟什么是沉浸式教育?

王婧:2016年,我和佩茨伍德另一位创始人许智老师接触到沉浸式中文教育的概念。沉浸式语言教育的概念最初来源于加拿大,因为加拿大的法语区有法语家庭和英语家庭。美国有很多Heritage Chinese,即父母一辈讲中文,希望下一代也能讲中文。这种教育概念在美国发展已久。这种学习模式在美国比英国更加普遍。美国现有200多家沉浸式的中英双语学校。而在英国,第一家这类的学校是成立于2017年的肯辛顿韦德学校(Kensington Wade School)。这在英国是个很新的概念。

举个例子,我出生于国内,5岁时开始在日本读小学。在日本学习日语的过程,就是一种沉浸式的体验。这不是把中文当成母语,日文当成外语的学习,而是没有经历外语在头脑中翻译成母语的过程。我当时在日文的环境中什么也听不懂,但是通过在不同场景接触各种词汇,自然而然地学习了语言。简而言之,沉浸式的语言学习是把外语当成母语一样,通过不断的输入和重复,把自己浸泡在这种语言环境中。

我们一直坚信为孩子们提供适合他们年龄的中文教育。在我看来,年纪小的孩子在学写字之初,拿笔是否规范,写字是否遵循一笔一划的顺序,并没有那么重要。我希望孩子对汉字先有个概念,明白中文是由汉字组成的。老师能犯的最大错误莫过于打击了孩子的兴趣。

许智和王婧

记者:开设一家双语幼儿园需要哪些准备工作?

王婧:我们在美国的西海岸和东海岸参观了多家中英双语学校,发现沉浸式的教学方式与我自己学习语言的经历特别有共鸣。

接下来是选择开设小学还是幼儿园的问题。在调研过程中,我接触到华盛顿大学脑科学研究所(Institute for Learning & Brain Sciences)Patricia Kuhl教授对早期语言学习的科研成果。她的研究显示,孩子一出生,对所有语言的接受都是开放的,他们很像是统计学家,对某个音听得多,自然会对其更加敏感。10-12月时婴儿的大脑对不同的发音已有了感知能力。举个例子,日本人在语言中无法感知到R和L这两个音的区别,而美国的婴儿在10-12月时已对R和L的区别非常敏感。如果给日本婴儿一个讲英语的老师,在经过长时间的互动后,婴儿会对R和L产生辨别的能力。有趣的是,这种效果只有接触真人的时候才可以实现,需要互动的过程,而仅凭视频和音频的介入,无法达到效果。

这些研究表明,学习中文需要尽早开始。而根据Patricia Kuhl的研究,0-7岁是最佳语言学习的年龄。于是我们决定了创立一家幼儿园,帮助2-5岁的孩子学习中文。

记者:幼儿园的选址为什么在Bromley?

王婧:许智老师之前创立的瑞雅中文学校就在Bromley,周末利用的是Bromley高中的场地进行教学。中文学校有300多名学生,发展得不错。Bromley对我们来说是个大本营,当地的家长和孩子对我们都很熟悉,我们想在一个知根知底的地方办一所双语幼儿园。同时这也是适应了送孩子学中文的家长的需要,他们很希望有一所周一到周五的主流学校。

在我们的发展规划中,Bromley是我们沉浸式中英幼儿园的第一家试点,希望之后可以把这个模式在伦敦其他地区发展,让沉浸式的中文教学普及起来。

记者:能不能介绍一下学校的筹备过程?

王婧:先从场地说起吧。我们一开始联系了Southborough Lane Baptist Church的巴娄(Rev Ben Barlow)牧师商谈有关租用场地的事宜。他对沉浸式教育特别有共鸣,在他的带领下,我们与教堂的理事会成员见面。理事会的主要成员都没有中国背景,他们对中国不是很了解。然而,他们能够理解、认可和支持我们的理念,让我们更有信心,相信英国在学习中文方面的需求和市场。

教堂场地的租用还需要教堂成员的同意,在沟通过程中,我们需要有效地传达出这所幼儿园的建立将符合当地社区和人民利益的信息。在一层层交流的交流过程中,不免有琐碎的环节,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这个项目就无法完成。我们明白,开创新事业,需要以百分之百的努力,换来可能成或不成的结果。我们需要不断给自己打气,因为我们的信心,会传达给教堂理事会,继而传达给教堂成员。从场地商议的开始到签约,用了一年的时间。

在英国申办学校的手续复杂,在幼儿教育领域尤其严格。英国教育标准局报告(Ofsted Report)有新学校需要执行的规定和标准,其中的要求非常细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有经验丰富的园长领头进行申请,她曾经有建立幼儿园的经验,这对我们而言非常可贵。

记者:能不能介绍一下佩茨伍德的师资和收费情况?

王婧:我们的园长是一位非常资深的英国园长,曾经建立过一座幼儿园。副园长是一位中国老师,曾经在英国的幼儿园做过副园长,也将是我们的中文主讲老师。课程设计方面我们聘请了在华盛顿一所中英双语学校的资深老师,游老师根据英国早教教学大纲,在使用中英文教学各占50%比例的情况下,同时综合了美国沉浸式学校的闪光点,为幼儿园定制详细的教学计划。

佩茨伍德师生比例遵循英国早教部门的要求,老师的级别决定了可以带的孩子的人数。园长是Level5的级别,可以带13个3-5岁的孩子。副园长是Level 3的级别,可以带14个2-3岁的孩子,或者8个3-5岁的孩子。如果我们第一年招收24个孩子,那员工数目大约是6人左右。招生完成后,我们会根据孩子的年龄进行老师人数的调整。

佩茨伍德的收费是按照学期计算的,一年有三个学期,2-4岁的孩子每学期的学费是3650镑,4-5岁的孩子为4150镑,这与当地其他私立学校的幼儿园收费水平相似。我们目前在和Bromley区政府的早教部门商量由政府提供的早教资金(包括免费小时数)方面的事宜。

在新闻发布会进行之后,已经有家长开始咨询。我们在7月1日会办一场面向家长的讲座,分享沉浸式教育的理念。同时家长有机会和园长和副园长见面,在双方有一定了解的情况下,开始报名阶段。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