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往哪里去?何处是我家?——英国流浪汉生存报告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电影《遇见流浪猫》讲述了一位落魄的伦敦街头流浪汉在尝试戒毒并且生活窘迫之际,偶遇并收养了一只橘色的流浪猫,在猫咪的影响下重新对生活燃起期望的故事。而真实的英国街头并不像电影中这样励志,流浪汉和乞者以公园或是地铁站为家,以乞讨为生。

根据住房慈善机构Shelter的报告显示,截止到2018年,英国有32万在册无家可归者,这些流浪汉的人数比2017的数字增加了13,000人,即4%,相当于每天有36名新人成为无家可归者。

而据国家统计局(the 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的另一份数据显示,英国流浪汉的意外死亡问题也堪称严重。自杀,吸毒和酗酒为无家可归者最常见的死因,在英国的流浪汉的死亡人数在2013年至2018年间更是在逐步上升,其中,无家可归的男性平均死于44岁,而无家可归的女性平均死于42岁。

工党近期的一项分析将露宿者死亡人数上升的原因归咎于地方政府的资金削减。反对党表示,2013年至2017年,在英格兰和威尔士露宿者死亡人数最高的十个地方议会之中,有九个地方议会都将公共资金削减了国家平均标准的三倍以上。

记者 诸昕奕

无家可归的真相

流浪汉在英国一直是一个重要的社会问题,各大城市街头随处可见或衣衫褴褛、铺着纸板就地而卧,或衣着整洁、身边还会趴着自己的小狗的无家可归者。但他们的共同点是,都期待走过的路人是否能在他们面前的小盒子中留下几枚硬币或是一个三明治。

为了了解流浪汉选择这样的生活的原因,记者走访了一些街头流浪汉,与之交谈。记者发现,生活变故,几乎是这一群体流落街头的主因。

常驻史特拉福(stratford)地铁站附近的一位流浪汉向记者表示,史特拉福公园(stratford park)就是他的家,从两年前他的生意失败后,他就开始居无定所的生活,他同时也提到了流浪生活中,他的安全问题也得不到保障,公园中的流浪汉常常会因为争抢睡袋或是毛毯而打斗。

一位在利兹市中心售卖杂志《Big Issue》的流浪汉,他告诉记者,自从一场大火烧死了他的妻子和5个孩子后,他的生活彻底陷入了绝望,“我感觉再也没有了希望,只剩下呼吸。“没有家,也没有家人,我也无所谓。”

除了居无定所、争抢睡袋的流浪汉,记者同时也遇到了衣着整洁、礼貌询问是否可以捐助英镑的流浪汉。

根据政府统计显示,大多数流浪汉流浪街头的原因可归结为几个方面:家庭破裂、滥用药物、曾入狱、基于身体或心理的健康状况不良等。逃避家庭暴力也成为了部分女性流浪的原因之一。除此之外,这些流浪者中也不乏有一些新移民或是诈骗者,这也触发了许多社会问题。

史特拉福(stratford)地铁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车站附近常常会有很多人假扮流浪汉来博取路人的同情心。他们表示,希望大家多以捐赠食品的方式来表达爱心,这样才可以帮助到真正又需要的人。

慈善机构的援助

对于流浪汉而言,在英国这样一个法律体系完善,在任何状况下都需要有“身份”和“证明”的国家,居无定所就代表着基本生活和社会福利将失去保障。

以东伦敦为例,慈善机构Shelter的报告显示,东伦敦纽翰(Newham)的流浪汉比例为全英国最高,每25人中有一人无家可归。另外根据伦敦晚旗报数据统计显示,东伦敦史特拉福购物中心(shopping centre)每晚都会有超过一百个流浪汉在此过夜。随着该地区流浪人数的增加,因为他们没有地址,所以他们的基本生活几乎得不到保障。

面对如今流浪汉的庞大数字,英国政府于2014年许诺让所有的无家可归者不再流浪街头,而政府为了缓解这一问题也做出了很多努力,无数慈善机构为了保障流浪汉的基本生活而不断奔走。

在这些专门帮助无家可归者的慈善机构中,有的是教会组织,有的通过企业或者市民的捐赠来维持运营。不同的机构的功能也不一样,例如Shelter专门提供住宿的,The Salvation Army是负责提供食物的,Crisis有心理辅导和再就业培训的功能,另外还有Centre Point Room,这是专门针对青少年流浪者的。这些慈善机构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帮助这些无家可归者重塑对生活的信心。

以2018年三月初的超级寒流时期为例,根据公视报道,,为了街头的流浪汉不露宿街头,面临冻死的危机,一栋位于伦敦西区空置多年的楼房充当了庇护所的角色,全天开放给志愿者团体与160个流浪汉,而这些无家可归者也因此得以度过这个寒冬。

在这个暂时的庇护所中,所有无家可归者都得到了政府与附近商家的各种帮助,物资捐助甚至是心理辅导,这极大得促进了流浪汉们重拾生活希望的信心。受到帮助的流浪汉费拉吉表示,在这个庇护所中,有人承担了工程师的角色,也有人承担了厨师的角色,援助团体提供了物资和饮食,甚至是医疗的帮助。

另外,英国政府也在2014年7月发布了报告,就流浪汉向市议会申请临时住房的问题,政府表示在2014年内已经解决了超过22万起临时住房申请,政府组织帮助流浪汉群体寻找新住宅、并且向他们提供债务建议以及基金会援助。

此外,在政府的支持下,诺丁汉市(Nottingham)还发起了一个名为“饥饿行动”(Action Hunger)的项目,并在市内安装了全球第一台免费自动贩卖机,为街友提供24小时的物资。让无家可归者任何时候都能获得日常必需品。在这台自动贩卖机中,可分配水、新鲜水果、能量棒、卫生棉和袜子等物品,满足流浪汉的日常所需。值得注意的是,贩卖机中的大部分食品都来自公益组织,包括超市和粮食银行,目的在于减少食物浪费的同时可以帮助到有需要的人,而生活其他物品则一慈善捐款购买。

重启新的人生

社会各界对于流浪汉的施以援手都是为他们重塑新的人生而埋下铺垫,有人捐赠财物,有人给予生活用品,有机构会向这个群体提供一些自理自力更生的机会,帮助他们开启人生的重启模式。

在地铁车站或是路口,人们常常会听到《The Big Issue》的叫卖声。《The Big Issue》是一份由街头流浪汉作为銷售的渠道的杂志:每卖出一份,乞讨者取得一半收入。该杂志的售卖人员大多为流浪汉群体,这些流浪者不仅会有统一工作服装和工作证,每个人还有自己固定的售卖点。

这份工作为数以万计流浪汉提供了生活了尊严,也帮助他们重新融入正常社会。《The Big Issue》的创始人之一戈顿·罗迪克(Gordon Roddick)曾表示,他希望能为流浪汉提供一个自食其力的机会,帮他们重拾对自身的自信以及对社会对责任感,重新掌握对自己生活的主导权。

除了贩卖杂志的工作,流浪汉在剧团的帮助下,竟也有可能登上舞台,“硬纸板公民(Cardboard Citizens)”就是一个成立十余年的英国流浪者剧团,这也是全英国唯一一个由无家可归者,或曾经流浪生活过一段时期的人士组成的剧团。该剧团也在公开演出之余也会走访各地的收容所,不仅义务为收容所中的流浪汉表演节目,也希望能够帮助他们改变人生的道路。

亚德里安•杰克逊作为“硬纸板公民(Cardboard Citizens)”的创办人兼导演,谈起剧团成立的初衷时,他表示,之所以启用这些曾经露宿街头、无家可归的人,是因为他们历尽人生苦难,这些是真实的生活带给他们的,而没有什么东西能取代真实的生活带来的感悟,所以这些曾经的流浪者在演出时都总能带来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他补充道,这些经历是普通演员在戏剧学院中学不到。

演员奥尼昂也是一位曾经的无家可归者,当他回忆起他从收容所加入剧团的经历时,他认为这永远难以忘怀。他认为剧团改变了他的人生,在收容所时他曾患有忧郁症和自闭症,但加入剧团之后他开始重新燃起对生活的希望。

而另一位演员泰丽也分享了自己从流浪街头到登台演出的感想,她提到,舞台剧的本质就是讲好一个故事,而那些曾经流落街头,无家可归的人也是通过自己的经历在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人生的。

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暂时的捐赠并不能从长久得帮助流浪汉的生活,只有通过劳动创造收益,才能使这些无家可归者重获工作能力,融入社会,从而真正改变命运。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