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东问西》:米老鼠学位何以终结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杨猛

英国高等教育全球闻名,吸引了世界各国的求学者。不过如果有学生说要去Anglia Ruskin大学攻读国际商科,那就需要多留个心眼了。因为,你本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来自香港的国际学生黄璞(Pok Wong),就是在Anglia Ruskin大学读了三年并且拿到了一等学位毕业之后,又将这所大学告上了法庭。理由很简单,她认为这是一所提供米老鼠学位——意为教学水准注水文凭含金量不足——的大学。

去年她起诉自己的母校曾经惹得满城风雨。最近官司已经有了新的进展。Anglia Ruskin大学和她在庭外取得和解,校方支付给黄璞6万余英镑。这笔钱包含了1.5万英镑赔偿,以及4.6万英镑诉讼费。

去年夏天我曾经采访过当事人黄璞。黄璞介绍说,她是在2010年来剑桥旅行时,看到了Anglia Ruskin大学的招生宣传,在招生简章中,该校声称具备高质量的教学和优越的职业前景,并谎称其商学院是“卓越中心”,学生将得到良好的职业教育。但事实上,该学院在2010年至2011年间四份大学指南中排名靠后。

入学之后,黄璞感觉学校的质量跟宣传存在很大距离。她曾投诉到大学部门,在毕业典礼上也曾经进行抗议。尽管拿到了一等学位,但是觉得毕业之后的求职并不如先前宣传的那般顺利,于是决定起诉大学招生欺诈。虽然官司了结,她仍不满意。英国《卫报》报道说,她认为这笔钱完全不足以应付自己付出的成本、学费和打持久战花费的时间精力。

随着这起案件的广泛报道,“米老鼠学位”一词也广为人知。这是指那些毫无价值和无关紧要的学位。

实际上,黄璞案件并非首例。去年,一个叫Faiz Si​​ddiqui的学生在没能获得一等学位的情况下,起诉了牛津大学,案件被高等法院驳回。

一段时间以来,舆论关注到学生在投入大笔金钱之后希望获得等值甚至超值的回报,比如诱人的工作职位和薪酬,但是往往失望地发现,这个希望跟大学实际的教育成果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有人也曾批评黄璞,认为她起诉大学的行为,就相当于一个 人在健身房锻炼没有达成减肥目标,却把责任都推给健身房。

很难指责学生的动机和所采取的法律行动。也许类似的纠纷和法律行动今后还会增加。对于绝大多数大学生来说,为了获得学位,他们背负了不菲的贷款,这是一笔很大的投入。当一个学位代表了巨大的经济负担,学生必然会问自己付出这一切是否是值得的。

更令人担忧的是,在罗素集团大学之外,其他不入流的大学机构的教学质量并不稳定。类似Anglia Ruskin这样无法兑现当初吸引学生入学承诺的大学,或许大有人在。

米老鼠学位只是现实的冰山一角。现实是,有些学校已经把教育做成了一门生意。他们瞄准了国际学生,因为他们可以为学校带来更多的收入。他们在招生中承诺毕业可以找到高收入的体面工作,并且可以建立和丰富自己的商业人脉。学位的价格,通常根据所学专业未来的工资收入及社会潜力来确定。在这种急功近利的思维指导下,他们的学科设置不是基于自身的学术价值,而是基于某种商业上的可行性。

可悲的是,这种文化目前看已经蔚然成风。那些自掏腰包支付昂贵学费的学生目的也是为获得一份期望值很高或者至少对等的工作。某种程度上,双方成为了互相利用的关系。现如今,大学也很难用理想主义召唤年轻人去选择和加入。

什么才是现代大学的价值?大学教育真正的意义是什么?这些很重要的问题,很多人遗忘了。大学教育的真正价值不能用经济收益来衡量。可悲的是,由于这种急功近利的教学手段在很多地方都大行其道,即便英国也是如此。在这起引发了广泛关注的事件中,也许社会更应该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