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史上最大“天体”盛会:上千人集体一丝不挂野餐、做运动是怎样的体验?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6月30日周日是第二届“巴黎天体主义日”,主办方在位于巴黎东部12区的文森公园(Bois de Vincennes)天体营举办了巴黎有史以来最盛大的天体活动。据主办方巴黎天体主义协会介绍,去年有970名天体爱好者参加了首届“巴黎天体主义日”活动,而今年将打破这一纪录,有上千人将聚集于文森公园天体营,一同享受“自然”与“自由”。

位于巴黎东部12区的文森公园(Bois de Vincennes)天体营于2017年8月31日开营,这是巴黎首个天体营。该天体营位于鸟类保护区附近,占地7300平方米,四周有专门的告示牌,上面写着注意事项。营地于每年春季开放到10月13日,开放时间为8时到19时30分。公园制定了一份市民公约及不良行为处罚条例,并在理论上明令禁止露阴癖、窥淫癖者入内。图为天体爱好者正在文森公园做瑜伽。(BFMTV新闻台截图)

“巴黎天体主义日”活动极为丰富,早上11点30分为免费瑜伽课程,接着是盛大的裸体野餐会,到下午3点30分是健身课程。

主办方官方推特活动介绍。(推特截图)

天体主义、天然主义或裸体主义,中文里也简称为天体,是一种文化运动与政治运动,倡导和维护在私人和公开场合的裸体社交活动。这个名词也可指称以个人、家庭或社交裸体主义为基础的生活方式。根据法国爱德角(Cap d’Agde)天体营在1974年作出的定义,天体主义是“和大自然和谐共存的一种方式,以集体裸体的方式促进尊重自己、尊重他人并尊重环境的态度”。奉行天体主义的人被称为“天体主义者”,但通常“裸体主义者”这个名称较容易让人理解。图为天体主义爱好者一起做操。(BFMTV新闻台截图)

一丝不挂参观艺术馆

据称法国共有260万天体爱好者,其中8.8万人位于巴黎,目前城市天体活动越来越多。就在去年5月,以现代艺术见长的巴黎东京宫迎接了一群不同寻常的参观者。他们是161名裸体参观者,分成6个小组,在正式开馆之前,参观了各种艺术作品。这项活动是天体爱好者协会和东京宫联合组织的,他们之中有学生,也有很多文化领域的人,在参观作品的同时,他们自己也仿佛完成了一次艺术创造。

巴黎东京宫。(巴黎旅游局图)

“不穿衣服,你我就平等了”

很多参加过天体活动的人分享自己的经历时说,最令他们狂喜的,是那种和大自然融为一体的亲近感。他们认为,穿上衣服往往会削弱人们感受自然的能力,这使人的感觉变得迟钝。按照这种说法,在当今热衷于服装的社会中,我们已经离自然有了很大的距离。

一位天体主义者说,他“陶醉于那种纯净的空气进入身体的每一个毛孔,清新的空气轻柔地拂过身体的细微美妙的感觉。”从另一方面看,这种欣喜,正是因为我们太缺少与大自然的亲近。经常参加天体主义实践的人,这种狂喜会逐渐减弱,复归平静的感觉,但是,那种放松与舒适感却会持久。

一名天体爱好者正在做瑜伽。(CNEWS新闻网站图)

从社会学意义上讲,天体让爱好者感到自己更容易被群体接受。尽管彼此有着年龄、形体和健康上的差异,但是没有衣服来表现自己的社会身份,一个人的身体、知识与情绪都更容易被群体接受了。

“以前,对我来说,光着身体,就是赤裸裸的性爱标志,但是现在我的想法改变了。与他人一起,没有衣服作为枷锁或者标志,能够更真切的体会到人与人之间的平等。除去了衣服的包裹,更容易认识真实的他人与自己。”25岁在巴黎读书的女生奥莉亚娜介绍说,“天体会使人淡化性别意识。人们会根据穿衣不同而产生不同的印象,将他人分等级,所谓的以貌取人,常常是以衣取人,衣服是这些偏见产生的根源。在天体主义里,没有了衣服的遮盖,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我在2015年11月巴黎恐袭两周后开始奉行天体主义的。我用这种方法来反对原教旨主义者将女性身体作为爆炸工具的行为。我想通过我能够自由支配身体的事实,来宣布自己的自由。”

巴黎12区的 Roger Le Gall游泳池每周有固定时间为裸泳者开放。(France 2 新闻台截图)

巴黎裸体餐厅关门

巴黎唯一的裸体餐厅O’naturel于今年2月16日彻底关门。原因是什么?因为没客人。

法国《巴黎人报》报道,双胞胎兄弟Mike和Stéphane是这家餐厅的联合创始人,餐厅于2017年11月开张,为想体验裸体主义生活方式的客人提供不穿衣服吃晚餐的服务。餐厅共40个座位,只接受预订,只供应晚餐。

裸体餐厅O’naturel(餐厅官网图)

报道称,这家餐厅刚开业时生意很好,既有巴黎天体主义者协会(Association des naturistes de Paris)经常捧场,又因为全世界媒体的报道而吸引了大批游客。有时,外国游客甚至占了半壁江山。但是,报道认为,餐厅却没能抓住“本地食客”的心,没能建立固定客户群。

不过,老板坚持说他们只是资金不足,只是“遇到了全天下餐厅都会遇到的事儿。”“无论如何,裸体餐厅的创意是很棒的。”老板总结说。

巴黎天体主义者协会副会长Cédric  Amato则有不同意见。他认为餐厅经营者只是在跟风,想投机取巧。“天体主义不应被用于商业盈利,它首先是精神状态、生活方式;简单的说,它是一种哲学。”

来源:欧时大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