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尔维亚女子告市长上司性骚扰:发上万条骚扰信息,想升职先上床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6月30日报道,塞尔维亚一位已婚母亲面临失业,这位女子勇敢地举报了市长上司对自己的性骚扰,但上司却称对他的指控是虚构的,是出于政治动机的。

2015年6月,拥有两个孩子的已婚母亲玛丽娅·卢基克(Marija Lukic)来到位于塞尔维亚的布鲁斯市,希望通过自己的教育和工作经验得到一份政府工作。

当她第一次见到她的上司、布鲁斯市长米卢廷·杰利西克(Milutin Jelicic)时,她的上司锁上了办公室的门,抚摸她亲吻她。这让玛丽娅很生气,她怒气冲冲地离开了上司的办公室。

随后,米卢廷开始发送大量不当信息给玛丽娅。玛丽娅告诉CNN,她有几个月没有理睬米卢廷,但是她的姐姐和朋友们却指望着这份工作和薪酬,无奈之下,玛丽娅和米卢廷取得了联系。

据玛丽娅说,她再次联系米卢廷后,米卢廷认真且专业,这让她以为情况会有所不同。但米卢廷的良好行为仅仅持续了三周,当他们再次单独相处时,米卢廷试图强行吻她。

玛丽娅感到很生气,米卢廷却说他只是控制不了自己,并保证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然而,每当他们独处的时候,米卢廷就会对她进行性骚扰,给她施加压力,让她和他上床,同时也不断地玛丽娅道歉。

自此,她经历了长达两年的性骚扰,在此期间,她的上司给她发送了多达15000条不当信息,不断抚摸她,并告诉她只有和他发生性关系,她才能晋升。

57岁的米卢廷是塞尔维亚执政党进步党(Progressive Party)成员。他通过塞尔维亚媒体一再否认所有指控。他称对他的指控是出于政治动机。

他说:“反对派正利用这个机会不公平地玷污塞尔维亚的总统和塞尔维亚进步党。我要在法庭上证明我的正义和真理。”

米卢廷否认她给玛丽娅发送了信息,他告诉塞尔维亚媒体:“我从来没有给她发过任何东西。那部电话当时正在办公室充电,她是用其他手机给自己发信息来伪造。”

玛丽娅表示,一想到要和米卢廷单独待在一起,她就会做噩梦,并因此开始吃缓解压力和焦虑的药物。她的家人和朋友注意到她有些不对劲,但她没有告诉他们真相,担心情况会变得更糟。

玛丽娅称,与此同时,米卢廷对她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威胁她只有和她发生关系才能得到晋升机会。米卢廷曾说:“如果你想要升职,唯一的办法就是和我上床,因为我不能信任你,除非你爱我。这是我和所有员工相处的方式。”

玛丽娅说她曾向朋友们求助,但他们的反应是:要么辞职,要么给他想要的东西,但两个选择都不是她想要的。

贝尔格莱德非政府组织“自治妇女中心”的塔尼亚·纳贾托维奇(Tanja Ignjatovic)说,这种对性骚扰的默许在塞尔维亚很普遍。

她说:“很明显,人们对性别化的互动、言语和行为有着很高的容忍度,而这已被常态化,成为工作场所一种司空见惯的沟通方式,被视为笑话,而不是严重的性骚扰。”

塔尼亚指出,尽管超过三分之一的塞尔维亚国会议员是女性,总理也是女性,但这并没有转化为性别平等。

塔尼亚说:“如果性骚扰发生在像布鲁斯这样的小地方,情况就会困难得多。在那里,当地政客控制着一切。”

2018年3月,玛丽娅再也受不了了,她将情况告诉了CNN,并通知她的上司,她将向警方举报他。她在Facebook上发布了他的一些信息,不久之后,她表示自己接到了一个威胁电话,电话中称如果她不删除帖子,她就会有性命之忧。

她说,她被要求在布鲁斯餐厅见一群不知名的男子,他们坐在她旁边,看着她删除了这篇帖子,让她写下自己只是在开玩笑的言论。

尽管受到威胁,玛丽娅还是向警方报了案,并于第二天被解雇。玛丽娅说:“我知道,如果我和他发生冲突,布鲁斯的所有大门都会对我关闭,就像现在这样,但我想让他知道,他不是那个控制我的人。我能坚持到底,我觉得自己很强大。”

在玛丽娅举报米卢廷之后,又有六名女性站出来指控他性骚扰,但控方决定只在玛丽娅的案件中提起指控,罪名是滥用职权的性行为和性骚扰。

CNN通过米卢廷的律师联系了他,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米卢廷告诉塞尔维亚媒体:“这起案件被用来直接攻击政府领导,目的是摧毁我所属的政党。”

这起案件引起了全国的关注,将“MeToo”运动(从美国兴起的全球反性骚扰运动)推入高潮,塞尔维亚媒体对此案进行了铺天盖地的报道。该法案的结果在塞尔维亚受到密切关注,可能会影响其他女性是否决定举报虐待。

到目前为止,当地法院要求将此案移交到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

玛丽娅表示,她和她的家人在社交媒体上不断受到威胁和骚扰,包括将她的个人和医疗信息发布在网上。她不知道幕后黑手是谁,但怀疑是这名政客的盟友。

她说:“我会战斗到最后,我不会在经历了一切之后放弃。”

来源:英国英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