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英国要限制年龄,鲍里斯誓言当选后大改移民政策,谁受益谁遭殃?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英国首相之位鏖战已进入尾声,16万保守党党员正在投票,预计7月23日将官宣结果。

最后的两个候选人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和“中国女婿”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均在重要的移民政策上作文章。

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掷地有声表态:若入主唐宁街10号,将立即大刀阔斧改革英国移民政策,推行与澳大利亚类似的积分政策,瞬间占领各大英媒头条。

鲍里斯表示,若在首相位,他将要求移民咨询委员会(Migration Advisory Committee,简称MAC)讨论如何借鉴澳大利亚的积分移民政策为英国所用。

英媒将鲍里斯的移民政策思路概括为,聚焦具备高技能的青年——50岁以上禁止移民,移民在来英国之前必须已获得稳定的工作机会,以及“能说英语的能力”,最初抵达英国时也不得享受社会福利。

英媒报道,澳大利亚及其它国家的积分类移民政策对申请人的年龄、语言技能、职业技能制定了多项细化“积分”标准并以此评估申请人。能力越强,积分越高,签证几率越大。

鲍里斯提出,评估移民应当依据三准则:

一、移民能给英国带来的贡献,途径细化到有无获得一份稳定工作邀请或语言能力如何;

二、确保他们不会对公共服务造成压力,不会在薪资上拖后腿或者夺走在英人士的工作;

三、严查确保申请人无犯罪记录,不会对英国造成威胁。

“脱欧之后,我们会恢复移民政策的国门管控。”鲍里斯·约翰逊在解释移民政策思路时糖与巴掌并用,“我们将对高技术移民进一步开放,比如科学家,但我们也要让大家知道,我们一离开欧盟,就控制涌入英国的低技能移民数量。我们必须更严格对待那些滥用英国善意的人。其它国家比如澳大利亚有很棒的移民体系,我们应该从中学习。”

意思就是,英国在脱欧后会继续对有技能的外来劳工开放,但对于无技能外来劳工的人数则应该加以控制。

杰里米·亨特不甘落后,干脆提出取消卡梅伦政府在2010年就提出的将净移民人数降至10万以下的目标,反正从未实现过;

同时,亨特提出了一项新创意,青年创业者若雇佣10人以上5年,则可免除大学时期的学费债务。

亨特在首相竞选中给自己立了“企业家”人设,并表示希望给青年创业者自主创业的信心。

“如果我们想要为我们的经济实现涡轮增压,并好好利用脱欧契机,我们就需要支持那些承担风险和创造就业的青年企业家,”亨特诠释他的理念,“我创办了自己企业,我依旧在使用经验教会我的东西——专注、内驱力和谈判的艺术,日复一日。”

关于已经在英的欧盟移民,鲍里斯和亨特均选择维护。

鲍里斯表示他“绝对支持”保护在英欧盟移民的权益;亨特则表示,即便英国无协议脱欧,他也会给予300万在英生活的欧盟移民完完整整的公民权利。

FT指出,鲍里斯和亨特双双“背弃”特蕾莎·梅一手铸造的“碉堡英国”移民政策。

重点在于,两位保守党魁候选人均计划为海外高技能移民撤下障碍。

鲍里斯、亨特和特蕾莎·梅在移民问题上的“隔夜仇”由来已久。

鲍里斯2012年访印期间曾表示,特蕾莎·梅让印度学生前往英国留学更难了,这“疯了”。

今年6月,鲍里斯竞选团队里的重要成员、亲弟弟、前内阁大学部长Jo Johnson还帮助政府推进放松对学生签证的限制,恢复可留英两年的PSW签证事宜获得重要进展。

亨特与特蕾莎·梅“不对付”也非一两日,亨特还是文化大臣那会儿,特蕾莎·梅卡了他不少提案,当中以为高消费中国游客放松签证限制闹腾声音最大。

二位候选人当然无宝不落。

FT援引英国国家统计局数据,从2010年卡梅伦政府开始,将净移民人数降至10万以下的目标从未实现过,每一年的新数据都是一场公开打脸。

其次,公众对于移民的态度转变也是一个重要原因。2016年公投“玩脱”,公众对于移民问题的忧虑正是其中一个关键。据民调公司Ipsos Mori,2011年,仅19%的英国人认为移民对英国有积极作用;2019年,有48%的英国人认为移民对英国有积极作用。

FT认为,和移民问题相比,目前英国人更关注脱欧,英国终结欧盟内的人口自由流动,将为政府创造余地在移民体系的某些地方作出一些松动调整。

King’s College London经济学及公共策略教授Jonathan Portes在Guardian撰文称,鲍里斯担任伦敦市长期间已经意识到,特蕾莎·梅(Theresa May)严苛的移民政策对英国经济的重要增长领域和辐射到印度等快速增长经济体的环球国际形象都造成了损害。梅的离任意味着英国在移民政策上将打开一个机遇之窗。

但Jonathan Portes也指出,鲍里斯的承诺听起来够响亮,但可能雷声大雨点小。脱欧之后英国终结了“人口自由流动”,自然不会对除了爱尔兰以外的国家门户大开。其次,英国针对欧盟国家以外的移民也有一个标准分明的评估体系,而且已是从2008年的工党政府开始存在。

鲍里斯的团队则强调,他的建议并非要遗弃目前的移民法案提案,相反只是给MAC补充新建议研究如何借鉴澳大利亚的积分移民政策。

另一方面,Guardian文章也指出,虽然亨特的团队表示,学生企业家雇佣他人为英国经济创造的价值大于学费,但根据高等教育统计局(Higher Education Statistics Agency)的数据,创业大学生仅有1%,5%的大学生有自由职业或为自雇人士。

是鲍里斯还是亨特,首相位鹿死谁手尚待观察。

但内政大臣Sajid Javid已经在为推进移民政策白皮书而奔走,想要减薪资门槛和分区域设置薪资门槛两手抓。

2018年12月,英国就公布了一份脱欧后移民政策白皮书,新移民系统将从2021年起执行,其中对高技能工人的最低薪资标准要求尚待定。如果按照目前标准,所有欧盟国家外的高技能移民最低薪资要求为3万年薪。

据Guardian,若脱欧后以此标准普适全球申请来英的高技能移民,不仅内阁内部有激烈争论,企业界、高校、社会福利部门还向Sajid Javid发了预警。

企业界指出,目前四分之三在英工作的欧盟籍移民拿不到3万年薪,脱欧之后3万年薪门槛标准普适所有海外工签申请者,届时企业将很难找到人来补位。

叫得最凶的还数苏格兰政府,若维持如今的3万年薪标准才放人“进门”,将有85%欧盟籍移民被挡在苏格兰之外,恐损害苏格兰经济,苏格兰政府要求自定薪资标准。

高压之下,Sajid Javid向移民咨询委员会发函要求审查脱欧后分区域设置高技能移民薪资门槛标准的可能性。

Sajid Javid向移民咨询委员会提出了几点:

一、思考如何计算将来的薪资门槛标准;

二、薪资门槛标准的各层次水平;

三、英国各区域之间是否应当设立不同的薪资门槛标准;

四、是否允许存在特殊情况,例如为新入职者或某些人才短缺行业作考虑。

特蕾莎·梅在任时曾顽抗降低薪资门槛标准或引进分区域设置薪资门槛的移民政策,FT指出,Sajid Javid如今的举动标志着特蕾莎·梅版政策在移民问题上大势已去。

“这些提案是在一代的时间里对我们的移民政策最为重大的转变,下定论前考量所有依据是对的。”Sajid Javid说,“新的移民系统为英国全体最佳利益工作至关重要。”

移民咨询委员会将就Sajid Javid的要求在2020年1月递交审查结果。

英国新旧交替,移民政策大改革看起来将有松有紧,但可以预见的是,高精尖移民将越来越吃香。

而且鲍里斯竞选团队的消息人士告诉《每日邮报》,立法将通过修改现有的移民法案立即引入,尽管新系统本来将在2021年执行。

(来源:英国大家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