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不只换脸,开始“脱衣服”了?人工智能的滥用,是真实世界的沦丧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如果说Deepfakes(AI换脸)还让你沉浸在AI换脸的魔幻现实当中

那近日突然爆火的AI一键脱衣变裸体,一定会让你惊掉下巴。

不需要理解艰深的AI算法,也不需要复杂的操作,只需要给电脑程序一张穿衣服的照片,一键就能还你一张脱光了的照片……而且整个“扒衣”过程,只需要短短30秒。

公开免费下载,只需要付50美元,就可以使用无水印版本。

这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使用这个东西,轻松生成任何人的裸照。

该软件一上架就遭遇疯狂下载,以至于服务器宕机,甚至无法顺利付款,仅在几个小时后便下架。

但已经有不少人在APP上线期间做了测评。

生成后对比图,效果以假乱真

应平台要求,马赛克处理

这个名叫DeepNude的软件,是Twitter上一名程序员开发,只要给DeepNude一张女性照片,借助神经网络技术,App可以“自动脱掉”女性身上的衣服,显示出裸体。

技术总是在偏门的地方让人防不胜防

似乎一切都源于一个名为DeepFakes的软件,被匿名开源发布。

它本质上是一种使用AI深度学习,能够将一张图片中人脸,移植到另一张图片上的技术。

通过这种技术,我们可以创建一个非常逼真的“假”视频或“假”图片,甚至“复活”一个人,“换脸”因此得名。

《速度与激情7》还有没拍完,保罗·沃克便因车祸去世,剧组使用了换脸技术,活生生的保罗便出现在观众面前。

神奇女侠盖尔加朵“被”当了小黄片主角

从此,AI世界的潘多拉魔盒就被打开了。

人们在开车的路上,越走越远,而上传的女性照片穿着越裸露,生成的图片越真实。

女明星,总是最先被恶搞的。

有人抗议:这是对女性的暴力,严重侵犯女性的隐私。

试想一下,仅靠一张照片,就能生成裸照,将会有多少女性,成为别有用心者的“猎物”。

难道以后要“脱一下给别人看”,才能自证清白?

有人发自灵魂的质问:“所以它对男人不起作用?”

据开发者自述:网上裸体男性照片太少,搜集资料比较困难,而女性裸体照片,在网络上流传更多,这款应用就是基于10000张女性裸体照片,进行的算法处理。

上传男性照片,会自动女性化,并出现不可描述的错位。

(由于平台审核机制,这里不放对比图片哈)

但有媒体尝试上传了卡通图片测试,结果却很”惊悚“。

显然,这是一个专门针对女性的程序。

DeepNude的创建者,此人化名为“阿尔贝托”(Alberto)。

虽然上线只有短短几个小时,但“受到过度欢迎以至服务器宕机”,开发者很快便将软件下架,随即删除官网。

该开发团队还警告不要在网上分享这款应用,否则会违反相关服务条款。

DeepNude 的创建团队在推特上表示,他们“大大低估了人们对该项目的兴趣”,宣布DeepNude 将不再出售,之后也不会推出新版本。

但事实好像不是这样,舆论显然并没有迫使这款app撤下。反而是为了提供更好的服务,暂时性的”离开一下“而已。

现实很可怕,技术不应被滥用。

面对网络上铺天盖地的质疑声,开发者说:继续这一实验是出于“有意思”和好奇心。

并声明自己“不是偷窥狂,而是技术的爱好者。”

开发者自述:

“继续提升这个算法,最近也是吸取了之前的教训(来自其它创业公司)和经济上的问题,我问我自己是否可以在这个算法上获得经济回报。这就是我创建DeepNude的原因。”

APP下架后,开发者在他的主页写下了这样一句话:“the world is not yet ready for DeepNude!”

嗖嗖嗖的就把锅甩给了世界来背!难道世界准备好的,就是迎接这样的恶趣味吗?

有人认为,前两年的Prisma也是基于神经网络对画面进行智能化合成,去年的deepfake已经可以智能换脸,这次的deep nude一键脱衣,都是技术成熟下必然诞生的应用。

然而在深入了解一项技术之前,我们都有必要停一下,思考这项技术更恶毒的用处。

反“色情复仇”组织Badass的创始人感叹说:

“真是让人震惊。现在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色情报复的受害者,即使没有拍过一张裸体照片,也可能会成为受害者。这样的技术根本不应该向公众开放。”

——凯特琳·鲍登(Katelyn Bowden)

去年的“Deepfake”AI换脸,使用算法生成的音频和视频,来呈现并未发生的事情。(该技术被BBC称为色情报复的强大武器)

黑寡妇斯嘉丽·约翰逊的头像被换在了色情电影里。

图片/baidu

奥巴马的视频展示了音频/视频被操纵的可能性,以便让一个有权威的人说出他们实际上从未做过的事情。

图源/baidu

文字、音频甚至视频,都可以被轻松创造出来,这些足以创造一个虚假的世界。我们不能确定所看到的或听到的,究竟是真实的,还是人工智能创造的。

我们生活在一个数字信息越来越不可靠的时代。

人们相信眼见为实,世界却在逐渐变得虚拟化,我们的认知却一再被人工智能刷新上限。

更可怕的是我们在谈论技术向善,技术无罪,但在人性和金钱面前,我们无法控制AI这样一把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虽然作者网站关停了,但这个idea和paper还在!

We can no longer be certain “seeing is believing.”

来源:欧洲新青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