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棱镜》:当自由主义遇上政治正确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006与W

G20峰会召开前夕,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在接受《金融时报》(Finical Times)的访问中谈到了关于自由主义(liberalism)的过时,以及对于难民政策、多元文化主义、LGBT(亦即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与跨性别者群体,下文简称LGBT)的质疑等。不难想象,当这个访问被刊登后,立即成为了英国各大媒体报道及评论的焦点。且不论普京此番言论的对错,也不论民众对于普京本人的喜恶,仅针对其言论中的各项议题却着实值得人们去探讨一番。

首先是自由主义的过时。在探讨这项议题之前,我们先要大致了解一下何为之自由主义?根据维基百科(Wikipedia)的定义显示,“自由主义是一种意识形态、哲学,并以自由作为主要政治价值的一系列思想流派的集合。其特色为追求发展、相信人类善良本性、以及拥护个人自治权,并主张放宽及免除政权对个人的控制”。若是根据此定义来看,自由主义非但没有过时,而且更是不少人所追求向往的核心价值观。但问题是,现如今的“自由主义”却碰上了“政治正确”。试想如果我们要求将“政治正确”的观念“强行”实施于各行各业的话,那么势必在放宽了对一部分人自由的同时,也限制了另一部分人的自由。

而这也就引发了接下来对多元文化主义、难民,以及LGBT等议题的讨论。无论是难民还是移民,他们来到一个新的国度,创建自己新的生活与家园时,难免会陷入这样的困境:自己到底是应该保留原本的风俗习惯,还是应该要入乡随俗?而关于这个困境的讨论不仅会出现在难民与移民当中,它还会蔓延至当地居民之中并因此形成两极分化的态度。其中一部分人会认为无论任何人也无论他们来自哪里,其原本的文化与信仰都应该得到尊重与保留,而另一部分人则认为入乡随俗是必选项(compulsory)。

正因为持有不同观点的双方皆有其坚不可破的立场,所以我们时常会看到由此所引发的歧视风波及社会问题。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曾讥讽穿着面纱的中东妇女为“邮筒”又或是抢劫银行者;BBC尚在创作阶段却因带有歧视华人外婆/奶奶而遭遇抗议的剧集《林家屋檐下》(Living With the Lams)。这些都是移民文化冲突的集中反馈。不可否认,对于任何形式的歧视与侵犯我们应该采取严惩不贷的做法,我们甚至还可以建议那些信仰不同宗教与文化的移民对其信仰进行“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改良。但如何制定与执行相关法规,尤其是在打着“自由主义”旗号的国度?

英国教育大臣达米安·海因兹(Damian Hinds)在上周二所宣布的明年必修课教育纲领“每个孩子在离开学校之前都必须了解同性恋关系”,那难道能将所有英国移民的文化也列入中、小学生的必修课当中吗?这样真的能够消除歧视与偏见吗?就好比说,尽管LGBT的运动在英国各种进行着,但根据英国警方数据显示,对于跨性别者的仇视犯罪(Hate Crime)竟然增加了百分之八十,即自2016/17年度的1,073宗增长至2017/18年度的1,944宗。对此我们可以理解为正因为越来越多的LGBT被认可,所以当他们被侵害时则不再像以往般默默承受,而是选择报警。但万一是另一种情况呢?万一是因为无处不在的“政治正确”所导致的仇恨积累,乃至仇恨犯罪的发生呢?

我们有理由相信,只要人类存在的一天,对于自由的向往与追求就不会停止。也正因为此,自由主义或许永远不会过时。但它是否会被取缔,例如像是被极权主义(Totalitarianism)所取缔?这或许取决于“政治正确”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但更重要的是人们对于它的使用。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