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东问西》:学伴风波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杨猛

最近山东大学推出的学伴制度火了。围绕这一事件引发的讨论很激烈,从中可以管窥中国民间情绪的动向,以及潜伏的压力如何在特定事件上爆发。

7月11日,一篇《1个留学生配3个学伴,学伴以女生为主》的文章引起了舆论对于山东大学的学伴制度的关注。该校从2016年推出为外国留学生配备中国学伴的做法,起初是一对一配对,今年升级为一配三。网上流传着该校的一份学伴申请表,申请者需要填写“性格”“交友目的”等内容,特别是其宣传语“结交外国异乡友人”,很暧昧,很多人简单理解为,一配三,是一个外国男留学生配三个中国女学生。

于是很多自媒体开始炒作,一些文章刻意渲染和强调异性交往,暗示学伴做法是拉皮条,讥讽山大为妓院。一篇广为流传的文章说“山东大学有组织有预谋利诱女生献身洋垃圾”。

其实,学伴制度并非中国原创和独有,在很多国家的很多高校都有,比如加拿大和日本高校。因为外国学生人生地不熟,还有语言障碍,学伴制度可以帮助对方快速融入。

《南风窗》杂志刊登了山东大学一位女生的文章,说报名做学伴的其实也有男生,很多人是想学习英语,也都是自愿,并没有拉郎配,一般尊重学生自由选择,而且也不会特意在异性之间分配。

为什么山东大学的做法遭到痛批?

一种流行的观点认为,公众不满集中在外国留学生的超国民待遇,一配一也就罢了,一配三确实有点过火了。也难怪引发群众的误解。朋友圈一篇文章说,公众对学伴制度不满,实质是对“舆论长期对于留学生以及外国人群体不满的情绪,是外国留学生享受着令人瞠目结舌的超国民待遇,这一现象值得正视和讨论”。

为应对质疑,山东大学发表声明说,学伴做法在国内高校很普遍,大家都在做,为何独批我?表示很委屈。对于公众最关心的留学生和中国学生是否存在不同待遇的问题,则未做回应。人民网发文称“为留学生配学伴,不是自卑就是自作多情。归结为认为洋人高人一等”。群情激昂之下,山大又表示道歉,称要反思学伴制度。

FT中文网的一篇评论说,不可否认,存在留学生待遇强于本国学生的问题。但是,笼统地说留学生享受超国民待遇,与事实不符,中国也有大量自费不享受优待也遵纪守法的外国留学生,不能把留学生群体推倒对立面。

不难看出,学伴活动如果是由学生自主来组织的话,可能非议少些,现在大学管理机构手伸得过长,什么都管什么都代劳,遭受非议也是必须承受的代价。

此外,对于学伴制度的关注导向“黑人留学生睡中国女生”则不乏种族主义色彩。其实山大的非洲学生并不是最多的,学伴面对的对象可能更多是韩国人和日本人。很多中国人骨子里是歧视有色人种的,对于中国女孩子被异国男人特别是黑人占有无法接收,这是种族主义的思维。

中国女生是否愿意和本国人交往,还是喜欢和外国人交友,都是她们的自由,别人无权干涉。把话题引向性暗示把学伴制度污名化了。

最终,中国民间对遭受不平等待遇的愤懑,以及根深蒂固的种族思维、都借助民族主义情绪通过对于学伴事件的讨论而得以集体宣泄。

从根上说,为什么大学对学伴制度如此热衷,则和大学追求国际化目标的大跃进运动有关系。《半月谈》发文称,让留学生成为大学校园中的普通一员,是时候了。文章称,“这种优待行为的动机不难理解,为了满足高效国际化的需要,增加一流大学标准所需的国际生数量,为高校的成绩单添上靓丽的一笔。”

如今,衡量一个高校的水平,很重要的指标是留学生的数量,为了留住留学生,一些大学采取了这种有点过火的举动。高校国际生数量增加,产生的区别对待,势必引起中国学生的不满,损害了教育公平原则。背后是政绩思维作祟。

正如学者张鸣所说,大学不讲究学问,只能在歪门邪道上下功夫,博取官方排名。所谓国际学生数量,就是此类。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