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金汉宫与维多利亚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白金汉宫是英国和伦敦的标志性建筑之一,也是夏季游客的必去景点。作为英国君主在伦敦的主要寝宫和办公地点和现在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仍然在使用的皇家建筑之一,它在每个夏天都开放给公众游览,让人们得以一窥王室生活真面目。

这座宫殿的名字确实与白金汉郡有关——为这里打下最初建筑核心的房子是1703第一任白金汉公爵建造的白金汉府(Buckingham House)。当时的规模比现在要小得多,只有中央一座大型的三层主楼和两边较小的侧翼,不过大致的格局却已经在当时定下。它于1761年被国王乔治三世收购,作为夏洛特王后的私人住宅,并被称为王后之家。六十年之后,新登基的乔治四世国王打算在伦敦布置一个小而舒适的家,以区别于圣詹姆斯宫常常过于严肃的气氛。于是他便着手改造白金汉宫,并且在六年之后又改变了主意,决定在他青睐的建筑师约翰·纳什(John Nash)的帮助下将住宅改造成另一座风格独特的宫殿。纳什正是乔治四世用“摄政风格”改造伦敦时的主要设计师,今天伦敦许多风格明显的地标建筑如特拉法加广场、摄政街等均是出自他的手笔,所以也无怪乎今天的白金汉宫外立面与那些地标建筑都保持着一致性的和谐。

(1710年的白金汉府)

不过在纳什的主导下,宫殿装修的成本急剧增加。到1829年,即使是一贯作风奢侈的乔治四世也觉得疯长的装修花费让自己有点承受不住了,于是他解雇了纳什,但还来不及调整宫殿的装修就在第二年去世。他的弟弟威廉四世继位之后不得不继续宫殿重建工作,于是便聘请了爱德华·布洛尔(Edward Blore)为主建筑师,让后者保持风格一致的同时减少了许多浮夸的设计。与他以追求时尚闻名的长兄不同,绰号叫“水兵王”的威廉四世作风朴素得多。虽然他本人是在白金汉宫出生的,但却对这幢新宫殿毫无兴趣,曾经多次想将它转手出去或改作他用,哪怕是做兵营用也行。而在1834年威斯敏斯特宫遭到大火摧毁之后,威廉四世也一度想将宫殿改建为新的国会大厦。

(“水手王”威廉四世本想把宫殿改做兵营)

不过晚年登基的威廉四世很快也撒手人寰,而白金汉宫最终在1837年整修完成并就此成为了主要的王室住宅,威廉四世的侄女维多利亚女王便是第一位在那里居住的君主。刚刚搬入这座崭新宫殿的维多利亚生活并不开心:虽然贵为女王,但作为未婚的年轻女子,她仍然需要依照社会习俗与母亲一起生活,而母亲对她多年的控制和她日益增长的自主意识则带来母女之间的许多不愉快。维多利亚即位后就将她母亲安置在白金汉宫一间位置偏僻的房间里,并且经常拒绝见她,甚至在多次历史明文记录中向其非常敬重的首相墨尔本勋爵抱怨母亲的密切监视是自己“多年的煎熬”。而这个时候历经三代君主修缮、建筑工期拖了近二十年才草草完成的白金汉宫本身也问题多多,据说当时烟囱的功能很不完善,导致黑烟倒灌,以至于为了避免火灾而无法生火,导致宏伟的宫殿在冬天寒冷异常。而通风设施的设计也非常糟糕,甚至据说工作人员也松懈懒惰,让整个建筑都变得又脏又臭,也无怪乎维多利亚在登基的前几年里一直对这里印象不佳。

(加冕的维多利亚,George Hayter绘)

女王的私人生活直到她在1840年结婚之后才得到了巨大改善:她的丈夫阿尔伯特亲王证明了自己不仅是最佳的灵魂伴侣,也是管理内廷的好手。他果断重组了宫殿的运营和维护团队,排查了一系列设计缺陷。到了年底,几乎所有问题都得到了解决,一对相爱的王室佳偶形象也得以在这里越来越多地向公众展露,并且以其中产阶级式的道德价值观和生活方式征服了全国的民众。维多利亚一生共生育了九个子女,这个兴旺的大家庭在白金汉宫的生活方式甚至是全民生活方式的模板,婚纱、圣诞树等许多今日司空见惯的习俗也多是由他们普及到全英国。到1847年,这对夫妇发现原有的宫殿已经太小,不再能适应日益现代化的宫廷生活和他们不断壮大的家庭,于是便开始不断扩建宫殿,先后增加了几个翼楼,里面包括了国事套间、大型舞会厅等各种设施,而原正面入口处的大理石拱门(Marble Arch)也被迁移到海德公园。女王一家不但在白金汉宫生活起居,还将其用于国宴、阅兵、授勋、接待外国元首等,有时也举办奢华的舞会、音乐会,这些举措延续至今,塑造了白金汉宫的现代形象。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面向东门的阳台也是在那个时期建成的,由此也奠定了王室成员一年一度参与阅兵之后在阳台上与民众见面的传统,至今仍然是伦敦的盛会。

(《白金汉宫的楼梯》,Eugène Lami绘)

(《白金汉宫的舞厅》,Louis Haghe绘)

在1850年代之后,白金汉宫迎来了它的鼎盛时期,这也是维多利亚统治时代与整个英国的鼎盛时期,工业、文化、政治、科学与军事都得到巨大发展的时期,英帝国版图达到顶点,影响力也是世界之冠。加上与欧洲列强之间长久的和平,让白金汉宫不但是列国嘉宾来访时夜夜笙歌的外交场所,也成为公众可及的音乐圣殿,接待了许多那个年代最伟大的音乐家。这里上演的许多表演都成为传世经典,比如门德尔松的三度来访,和“圆舞曲之王”小约翰·施特劳斯与他的管弦乐队为维多利亚之女爱丽丝公主献上《爱丽丝波尔卡》的首演。但这如梦似幻的奢华场景却也很快拉下帷幕:1861年阿尔伯特亲王去世,让悲痛欲绝的女王退出了公共生活,并且离开白金汉宫,改住到伦敦郊外的温莎城堡。从此之后白金汉宫很少被使用,甚至渐渐淡出了公众视野。即使是1865年后公众舆论最终说服女王回归伦敦,她也仍尽可能住到其他宅邸里,而国事访问等仪式性活动仍然在温莎城堡举行,由一身黑色丧服的“温莎的寡妇”主持,而白金汉宫一年中大部分时间仍然关闭。

(阿尔伯特亲王,维多利亚女王和他们的九个孩子)

从冰冷的新宫到充满天伦之乐和帝国荣耀的世界中心,再到大门紧闭的荒废宫殿,白金汉宫的荣辱与维多利亚女王的一生起伏是分不开的。维多利亚于 1901 年去世之后,宏伟的维多利亚纪念柱在白金汉宫门口树起,爱德华七世家庭的加入也再一次点燃了宫殿的生机,但之前这里恢弘热闹的景象,却也再没能重现。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