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相候选人伦敦拉票最后一搏,政治纲领大同小异以团结为重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记者 蔡安洁

7月17日晚,英国保守党两位候选人对相位之争的最后演讲拉票活动(Final Hustings)在伦敦的ExCel会展中心进行。《英中时报》的记者亲历活动现场,与多达五千人的保守党人和各大媒体观众见证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和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对各自政治纲领的阐述。根据16万保守党成员的投票结果,两人中将有一位入主唐宁街十号。选举结果将于7月23日公布,新首相将于第二日入职。

最后一场演讲拉票活动主要分要分为候选人简介、候选人自我陈述、回答主持人伊恩·戴尔(Iain Dale)提问和回答观众提问四个环节。双方的支持者手举“支持鲍里斯”(Back Boris)、“必须是亨特”(Has to be Hunt)和“团结我们的国家”(Unite Our Country)等口号。

鲍里斯作为首先上场的候选人,回顾了其作为伦敦市长期间在解决区域贫困和降低凶杀率的功绩。他表示无论如何要在10月31日前脱欧,并强调“这是个伟大的国家,我们能做到。”他许诺增加警力,增加基础设施建设,实现教育公平,通过减税来支持财富创造者创造更多价值。鲍里斯充分调动了听众的情绪,以“积极”和“自由战士”的角色设定以获得投票支持,不断地激起在座保守党成员作为英国人的自豪感。

随后上场的杰里米表示,自己虽然投了“留”的票,会依然实现脱欧的计划,因为“英国是伟大的民主国家,做人民要求的事情”,他鼓励大家“挺直腰板,为民主而战”。杰里米时刻以“创业者”和“外交家”的身份自居,重申保守党是“创业者”的政党,自己通过减免商业税来刺激经济发展。而他的外交经验和协商技巧将保证在脱欧商讨的过程中表现出强硬的一面。他分享了将英国变成下一个硅谷的愿景,许诺提高教育水平,以及吸引年轻人为保守党投票的愿景。

鲍里斯和杰里米对工党领袖科尔宾表现出“同仇敌忾,团结一致”的态度,反复声明将科尔宾“赶得离唐宁街十号越远越好”的决心。鲍里斯用科尔宾试图不断在自由市场身上“拔毛”的例子表明,自己的减税目标将刺激经济的发展,让英国获得持续的动力。

脱欧

为了表明自己坚定的硬脱欧立场,鲍里斯在演讲环节使用了“最新道具”——一包腌鱼(Kipper)。他在台上挥舞着腌鱼和一个冰袋,表明欧盟有关健康和安全的规章“毫无意义”。“马恩岛的一个卖腌鱼的把这些寄给一位编辑,气愤地表示,布鲁塞尔的规章制度要求每一个真空包装的腌鱼都要配一个塑料冰袋!女士们先生们,这样的欧盟规定毫无意义,增加了大量成本,对环境造成了危害。”他以此为例,表示欧盟的规章逼迫从业者就范,实则伤害了经济发展。

由于杰里米曾在脱欧的问题上投的是“留”票,当被主持人问及“鲍里斯骨子里都是脱欧,那你的骨子里是脱欧吗?”,他回答“我骨子里都是民主”。为了阐明自己有在实现脱欧上的能力,他列举了自己强硬对话特朗普,以及在对待香港抗议问题上对中国发表声明的例子。

经济发展

鲍里斯和杰里米不约而同地将刺激英国经济,提高生产效率作为执政纲领的重要部分。两者的区别在于减税的方式和适用人群。鲍里斯希望将英国个人所得税40%的税基从目前的5万英镑升到8万英镑,以及免除50万英镑以下部分的买房印花税。杰里米的目标针缴纳公司税中税率为19%的群体,旨在将他们的这一指标降至12.5%。

面对“减税会不会增加财政赤字”的问题,鲍里斯强调,通过减税让“财富创造者”充分发挥潜力,用创造更多财富来刺激英国经济。他也表明了促进英国发展可持续能源的决心,尤其是清洁高效的风能,“我们需要对未来充满乐观的态度,科技和新能源将帮助英国实现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目标,同时创造大量工作机会。”

杰里米表示,让英国成为“欧洲最支持商业发展的经济实体”将是自己成为首相后的重要目标。通过消减商业税率,不仅可以刺激繁盛的商业活动和广泛的创业,还能吸引年轻的创业者成为保守党的支持力量。

教育

两位候选人皆表现出对教育极端重视的态度。鲍里斯表示希望让英国小学的每位学生能享受4千英镑的资金投入,中学生能享受到每人5千英镑的资金投入。他也提到了增加英国中小学生理财教育的重要性,通过提高下一代的“财商”,帮助他们为未来做出正确的经济选择。

杰里米分享了有25%离校学生依然无法读写的惊人数据,他以提高离校学生读写能力为重要目标。他同时表达了维护校园言论自由的希望,要求大学校长以身作则,坦诚地表达各自观点和政治立场。

女性问题

鲍里斯和杰里米都被问到“你是否是女权主义者”的问题。鲍里斯毫不犹豫地表示“当然了”。他说:“女权主义者是从根本上相信人类和性别权利平等的人。这是我相信的。”面临政坛女性人数的稀少,他表示不会支持女性政客的定额制度,因为这本质上是一种歧视,无法解决性别平等的问题。杰里米对此问题的态度几乎如出一辙,在表明了自己是“女权主义者”的立场之后,他表示择优录取是英国社会的基本原则和价值观,在政坛使用性别定额制度,会让女性觉得自己入选是因为“是女性,而不是能力”。由于2017年的选举中支持保守党的女性与2015年相比有所下降,针对如何让更多女性为保守党投票,杰里米说“2017年的选举讨论的是脱欧——我们必须完成它,让它成为过去,然后讨论更广泛的问题,例如公共服务和教育。”

当观众提问鲍里斯对待堕胎问题的态度时,鲍里斯表示“坚信女性选择的权利”。

当主持人问及对待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女性议员出言不逊,而杰里米却没有使用“种族歧视者”等词语来形容特朗普的行为;杰里米解释“英国和美国是非常重要的盟友,英美两国的关系是世界和平的重要因素之一。作为代表英国的政客,我必需考虑个人言论对两国关系造成的影响,因此我必需非常谨慎。”

你染发了没?

在一系列严肃的宏观问题之后,主持人突然提问,政治记者在拉票活动中最好奇的问题是鲍里斯有没有染发。鲍里斯立即表示这种猜测毫无根据,“从来没染过。骇人的猜想。用什么染?”杰里米面对同样的问题表示自己没有染发,“不过我已经有了不少白发。也许应该开始染了。”

两位竞争对手在拉票过程中没有针锋相对的态度或“你死我活”的决心,而是坚持“以团结为重”的基调,对多个问题的态度大同小异,更多区别存在于个人行事风格。当被问及如果落选是否愿意继续外交大臣的职位,杰里米表示,“如果能在鲍里斯的政府下为保守党和国家服务,这将是巨大的荣誉。”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