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东问西》:“精日”之罪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杨猛

通过最近中国媒体频繁报道的案例,才知道所谓“精日”就是“精神日本人”的意思。官方《人民日报》曾发文,指“精日”是“极端崇拜日本军国主义仇恨本民族,在精神上将自己视同军国主义日本人的非日籍人群”。

前几年,曾有几名中国网民身着日本二战军服在抗日战争遗址前拍照留念,并把照片发布到社交媒体上,被指歌颂日本军国主义及伤害民族感情,“精日”一词遂为人熟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曾经公开指责精日分子是“败类”。

最近一段时间,中国多地警方都发布了抓捕“精日”分子的警情通报。澎湃新闻报道,仅在7月底,大连、湖北、安徽、南京等地公安,相继处理了多达9起“精日分子”案件,包括淮南女孩“猪头人身”漫画、戴某、孟某否认南京大屠杀言论等。这其中,4人被判刑,3人被批捕,8人被刑事拘留,1人行政拘留,2人被批评教育。

其中尤以漫画作者张冬宁的案件引发了争议。张冬宁22岁,通过其社交帐号“橘豚月月抽”发布了她画的多幅“猪头人身”漫画。当地警情通告称,张冬宁的漫画作品“刻意歪曲历史事实,曲解热点事件,以讽刺丑化中国人生活习惯为主题,炮制辱华漫画300余幅”。阜南检察机关称其“有明显精日反华倾向”、“严重伤害中华民族感情,践踏民族尊严,社会影响十分恶劣”。目前张冬宁已经被关了2个多月。

近代从甲午战争到抗日战争,中国遭日本压迫侵略,民间积淀了深厚的反日情结。数年前因抗议钓鱼岛事件,中国民间发起了声势浩大的游行抗议,日本大使馆被爱国青年袭击、日本车被砸。这种情结在香港、台湾等其他大中华地区亦有广泛心理基础。当然需警惕这种情结为民族主义思潮裹挟和利用,而日本政府没有对历史上的侵略行为做出真诚反思亦需要承担主要后果。

不过,画漫画针砭时弊是否就够得上“精日”之罪,在中国也引发了不同讨论。据媒体报道,目前也有不少法学人士认为对于22岁女孩的处罚过于严厉,提出了不同意见。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仝宗锦认为,从官方的通报中,张冬宁的行为不符合刑法中寻衅滋事罪的四种表现形式,创作漫画既非“辱骂恐吓他人”,也非“恶意编造、散布虚假信息”。

山东律师傅文撰文认为,漫画家华君武、李海峰、马恒超、刘凤山、赵春秋、王大光、范其恢等人也曾经绘制大量猪八戒系列漫画,也是猪头人身,讽刺中国人社会上的不正之风和不文明现象。

傅文认为,侮辱罪的犯罪对象只能是自然人个体,而非群体,需要有明确的被害人,本案被害人如果有也是全体中国人,但全体中国人中是否都认为自己的人格尊严和名誉受到侵害是有疑问的。

漫画是针砭时弊的艺术,夸张和讽刺是其表现手段。这是漫画的功能所决定的,如果仅仅因为批评而扣上“精日”“反华”的帽子,则会令社会噤若寒蝉。从网络流传的一些漫画截图看,张冬宁所画的“猪头人身”漫画中反映的一些内容,也的确在不少中国人身上存在。比如其中一副漫画,描写中国人在自助餐厅不守秩序哄抢食物,还有中国旅客在火车上的不文明举止,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客观反映,媒体曾有报道。以漫画作为定罪依据,难免会引起压制言论的非议。

前《炎黄春秋》的洪振快则对BBC中文网表示,警方称张冬宁“严重伤害中华民族感情,践踏民族尊严”是任意定性,“民族感情不是玻璃心,而是要有更强大的自省精神。至于漫画讽刺民族不足,属于宪法第35条保护的言论自由权利,应该受到保护。”

中国政治学者吴强分析,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官方抓捕“精日分子”是国庆前夕突击性地清洗网络言论,“集中整治任何有悖于爱国主义的思想”。

傅文律师建议:对辱华和精日行为以寻衅滋事罪或侮辱罪追究,应当由最高法出台司法解释,将辱华和精日行为纳入到寻衅滋事罪或侮辱罪的犯罪构成中,在司法解释出台之前,在辱华和精日行为没有纳入刑法罪名的情况下,不宜以辱华和精日罪名追究嫌疑人的刑事责任。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