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送餐员集体罢工,移民将取代外送行业,客户安全谁来负责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在线点餐外卖平台Deliveroo与外卖员的战争还在持续。法媒报道,面对竞争激烈的市场,外卖员们接连不断的抗议暴露了该行业的增长危机。而各环节的参与者仍在互相角力,寻求最有利可图的经济模式。

综合法国《费加罗报》和《世界报》报道,面对新计价方式,法国外卖送餐员的怒火并未消退。

抵制新计价表,外卖小哥呼吁消费者助力

8月7日晚,外卖平台Deliveroo的送餐员们聚集在巴黎共和国广场,为抗议平台新推出的送餐服务价目表而进行罢工。“之前,我每天工作八小时能获得100欧元的收入,如今就只能得到80欧。”一位送餐员说。

他们已宣布,抗议集会下周末不仅在巴黎,还会在波尔多、里昂、南特等城市继续展开。作为活动的倡议者,巴黎自主送餐员团体(Clap 75)甚至开始呼吁消费者加入进来,共同抵制Deliveroo。该组织主席Jean-Daniel Zamor称:“我们正在努力让消费者关注此事,我们呼吁他们从今天起,不要继续在Deliveroo订餐,作为对我们的支持。”

商人利益最大化触及外卖员底线

在线点餐外卖平台Deliveroo分布在法国的200个城市,与超过10000家餐馆有合作。继该企业的所在地英国之后,法国是他们的第二大市场。7月底,Deliveroo平台再次对送餐服务价格作出了调整,新的价目表降低了最短距离送餐的价格,提升了远距离送餐(20分钟以上)的价格,并且取消了在巴黎实施的每次送餐最低价格4.70欧元这一项。平台无疑想通过新价目表赚取更多利润,相对的,对于多为“个体户”,没有最低收入或者保险的外卖员来说,这项改变则逼迫他们放弃了远距离送餐,而近距离送餐赚到的钱也大大减少。

报道解释,Deliveroo平台的新计价方式是为了推广那些专做外卖送餐、免交餐厅合作费用的“黑暗厨房(dark kitchens)”。据悉,目前大巴黎郊区的92省与93省已经开了两家这种新式“厨房”,一方面为了满足郊区送餐需求旺盛而餐馆稀少的现状;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在巴黎中心城区推广这种新的模式,带来更多利润。为了这个“一箭双雕”的目的,就有必要说服送餐员往远处跑,也是Deliveroo将长距离送餐的服务费提高的原因。

而送餐员则并不满意。一位送餐员表示说,远距离送餐不会有盈利,因为有时候等待餐馆出餐就需要30分钟,远距离送一次餐的同时都能完成3个或4个短距离送餐了。他估计,新的价目表会使他们损失30%到50%的收入。

全国手工业职业雇主联合会(U2P)主席Alain Griset也呼吁消费者意识到这一问题,不要纵容平台的随意改变。他同时向当局呼吁:“我们迫切需要重新制定适用于所有人的、明确而公平的规则。”

平台激烈竞争 为立足“各显神通”

报道称,在法国,外卖行业繁荣发展已经有3年时间,在这期间,激烈的竞争对所有参与者都是巨大的挑战:无论是餐馆老板、送货公司还是在线平台都力图从这项新兴业务中求的最大限度的盈利。Zamor证实了这一点:“Deliveroo曾经是薪资最好的平台,如今为了与竞争对手保持一致也开始‘剥削’外卖员,这会让整个行业都陷入混乱。”

经过几年疯狂投入资本的激烈竞争,如今平台纷纷通过收购重组等方式提高自身竞争力。7月下旬,Just Eat与Takeaway.com宣布合并,以此对抗两大巨头——2013年创立的英国企业Deliveroo和2016年来到法国的知名企业Uber Eats。在这场优胜劣汰的竞争中,有些企业没能坚持下去,如 德国平台Foodora和比利时平台 Take Eat Easy均在2016年被迫退出法国市场。

2018年12月,Takeway.com以9.3亿欧元收购了德国的领先品牌Delivery Hero,重振了市场份额。之后,Deliveroo又获得了新一笔13.8亿美元的融资——包括来自亚马逊的5.15亿美元——震动了业界。彭博社报道,这一股合并浪潮还没有结束,Deliveroo和Uber Eats都有兴趣收购西班牙的外卖平台Glovo。

激烈的竞争不止出现在平台之间。《费加罗报》称,过去在法国外卖行业,大多数送餐员都是学生,70%人的年龄在26岁以下,每小时能赚比最低工资高30%的接单费。而如今,曾经以学生和自由职业者为主力的骑手纷纷被要价更低的移民与未成年人所替代。“我之前为Deliveroo工作时,送餐员整体很’白‘,大部分是学体育的学生。从2018年起,一些不会说法语的移民出现了。他们很多是非法的,并且很多人隶属于中间商,高达50%的接单费都会被抽掉。”Clap 75的Jérôme Pimot称。

来源:欧时大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