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棱镜》:以爱为名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006与W

“你从来都是凭着你自己的想法决定我的人生。你是想为我好,可是你想过我心里到底想要什么吗?我不是非要去南大,我就是想要逃离你。你对我已经够好了。我知道你不容易,是我想太多。我配不上您给我的爱。对不起,是我没有做好你们的女儿,是我没有变成你们心里想要的那个样子。”这是热播剧《小欢喜》中名叫乔英子的女孩在跳海前对自己母亲说出的一番话。随即,“英子跳海”这四个字便登上了微博热搜,而不少人更是在评论中写道,乔英子的这番话简直是说出了自己的心声。此外,还有不少人认为乔英子的母亲也代表着相当一部分的母亲形象——通常这类母亲是属于自己婚姻失败,对于子女既宠爱有加,又严厉苛刻,而最重要的是她们将自己的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子女身上。

对于子女与父母之间的矛盾,人们往往总是误以为是彼此间不知道对方的付出。其实,身为子女这一方来说,他们不是不知道父母的付出,可他们对人生有着自己的期盼;尤其是当自己的期盼与父母的规划或是期盼产生冲突时,彼此间的矛盾就越演越烈。就像是乔英子,她本身是深刻体会着母亲对自己的爱与付出,可她对于母亲的期盼却带着困惑、不解,甚至是怨恨。而这一怨恨说到底,不是对母亲的不满,而是对自己的失望——无法回报母亲的爱与付出,无法实现母亲心中的期盼,无法达到母亲眼中的完美。

类似这样的例子在现实生活中不仅不胜枚举,更是不分国界。纪录片《徒手攀岩》(Free Solo)中的男主人翁艾力克斯·霍诺德(Alex Honnold)在影片中的一番自述,在他的成长过程中无论自己怎么努力或是考取怎样的成绩,他都会被家长提醒自己并没有做到完美。对此,霍诺德坦言自己之所以选择用徒手攀岩这种生死一线间的方式去证明自己能够做到完美,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基于这个原因。不难想象对于像是乔英子那般的子女们——既不知如何证明自己, 也无从逃避家人的期待目光,于是他们只能层层下旋把自己逼向无路可走的绝境。

作为父母这一方,尤其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父母们,他们不是不知道子女的努力,只是他们希望子女能够更加努力一点并获得更为傲人的成绩。而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类父母通常很难接受自己的失败,于是子女便成为他们修正自己人生的“机会”。就好比乔英子的母亲,她不仅把自己一生的希望都寄托在女儿身上,竭尽所能地培养女儿成才;她更是希望女儿能够避开自己曾犯过的任何错误。此外,这类父母最为惊恐的不单是子女的失败,还有就是子女的离开,即便他们知道这一天的必将来临。于是,他们会以爱的名义去“绑架”子女并让子女永远难以离开自己,尤其是从心理上。而这些父母与子女的扭曲关系就形成了心理学上所称的“俄狄浦斯情结(Oedipus complex)”。

对于俄狄浦斯情结,心理学家乔丹·皮特森(Jordan Peterson)借用《格林童话》中《糖果屋》形象地描述出来。皮特森把病态的母爱或父爱比作是故事中巫婆对被其诱惑而来的姐弟的伪善。要知道,巫婆之所以让姐弟俩随心所欲地吃着糖果,其目的不过是想把他们给吃掉。而这也是为何当弟弟没有达到巫婆所要求的体型时,其凶恶的本性则暴露无遗。当然,在现实生活中,没有哪位母亲或是父亲会像巫婆那样把自己的子女剥皮拆骨地残忍吃掉,可是在精神层面,子女却也的确被病态的母爱或父爱吞噬了灵魂。此外,故事的最终那对想要逃离巫婆魔掌的姐弟唯有是将其杀害,但身为子女的绝不可能将自己的父母杀害,因此想要挣脱病态父母的控制便也只能是通过必要的分离而将其从心理上“切割”。

毕竟,子女与父母本就是一场注定告别的遇见,而这场告别更是从子女出生的那一刻便已开始。只是,深谙其中道理的彼此若是在潜意识上拒绝面对与接受,那么最终的结局唯有是在“以爱为名”的沼泽中越陷越深。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