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评:当年日本“恐美”妥协,结果换来了什么?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9dc3bc65.jpg

在上世纪日美贸易战期间,两名美国人砸烂日本车以表达不满。(图源:产经新闻)

自2018年3月以来,美国单方面挑起中美经贸摩擦,中国不得不采取必要的反制措施来捍卫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面对美方反复的出尔反尔、极限施压,中方采取了有理、有利、有节的反制措施。这既反映出美方的种种举措对中国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又表明了中国完全有能力奉陪到底的意志和决心。

然而,在这一过程中,社会上出现了一些“恐美”言论,认为中国不应与美国对抗,反而应尽可能满足美方要求,换取美方的“豁免”。这样的言论虽然只是小众范围的,成不了大气候,但却反映出了一些人极度不自信、对中美经贸摩擦的严重错误认知。

这些人不妨想一想:中国如果委曲求全、妥协退让的话,就真能换来美国的“豁免”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回顾发生于20世纪60至80年代的日美贸易战不难发现,本的一再退让,换来的只是美国的变本加厉,最终致使自身经济崩盘。

1955年,日本与美国在纺织品领域首次出现贸易摩擦,但并未引起太多的关注。此后,日本从1960年代开始进入经济高速增长期,当1968年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资本主义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后,日美之间的贸易摩擦日益增多。尽管日本商品在这一时期大量销往美国,但并没有对美国构成明显的威胁,所以美国彼时对日本相对“温和”。

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日美之间的经贸摩擦开始蔓延到钢铁、家电、汽车以及半导体等领域,由此导致美国加强了对日本的打压。以汽车为例,1970年代的“石油危机”发生之后,由于日本汽车省油、小型、耐用,所以深受美国消费者的青睐。根据日本汽车工业协会的统计数据,1975年日本对美出口的汽车不足100万辆,此后一直保持快速增长,到1985年增加至将近350万辆。越来越多的美国消费者选择日本汽车本无可厚非,但美国政府确认为这严重威胁了美国汽车工业的发展,于是发动了“301条款”,对丰田等日本汽车加征高额关税。

面对美国的打压,日本没有进行任何反抗,反而主动配合美国。比如,日本政府要求汽车企业自主限制对美出口、鼓励日本汽车企业在美国投资建厂、鼓励国民购买美国汽车等。日本的妥协做法是为了尽早“息事”,但不代表就能获得美国的“豁免”,反而令美国更加肆无忌惮,增加了在半导体、钢铁等领域对日本进行打压的“底气”。特别是1985年,日本迫于美国的压力,最终签署了“广场协定”,日元兑美元汇率大幅升值。这也为此后日本经济崩盘,深陷“失去的二十年”埋下了伏笔。

时至今日,很多国内外学者大多从经济结构、日美关系等角度来分析日美贸易战,但却忽视了当时日本社会从上到下潜在的“恐美”心理。

一方面,战后日美同盟关系的不平衡导致日本政府高层始终“恐美”。1951年,日美两国政府代表在旧金山签署《日美安保条约》,由此开启了战后至今的日美同盟关系,但日美同盟始终是不平衡的。日美经贸摩擦从开始到结束,一直处于冷战时期。在这一时期,日本的自卫能力远不如今天,亟需美国提供的保护。因此,日本宁可牺牲经济利益,也要维护好与美国的军事同盟关系,唯恐美国将其“抛弃”。与此同时,战后美国在日本政界、经济界、知识界扶植了大量“亲美”人士,而这也就意味着日本政府的政策制订很难不受到左右。

另一方面,二战战败经历令日本人一直有“恐美”记忆。1945年,美国投下的两枚原子弹在加速二战结束进程的同时,也让日本人感受到了与美国之间的差距,这或许是战后日本人“恐美”的起源。战后,伴随着日本经济的发展,日本人确实希望与美国人一争高下,但似乎又不希望激怒美国人,不希望再次发生日美战争。这或许正是日本民众能够容忍政府对美妥协退让的原因。

而且更让人无法忽视的是,20世纪60年至80年代的日美经贸摩擦虽然最终以日本的妥协退让而结束,但美国对日本的打压并没有因此戛然而止,至今依然持续。日美两国政府于8月26日就经贸谈判达成了原则性的共识,被迫购买美国武器、战斗机的日本还得继续买美国卖不出去的玉米,而特朗普总统在日本人最在意的汽车关税问题上依然没有松口。

保全国家,从来都是通过斗争赢得的,“委屈”并不能“求全”。日本的教训已经足够给人以警醒:当严峻形势和斗争任务摆在面前时,骨头软了没有任何退路。敢于出击,敢战能胜,才是维护国家和人民利益的根本之道。(海外网评论员 陈洋)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点击“海外网评”,读懂中国与世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