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闹剧延续 究竟捍卫的是谁的民主?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周英国政坛延续了“脱欧冲突”的混乱和疯狂,而在风暴中心重复率最高的词汇莫过于“民主”两字。

周二,英国议会中反对硬脱欧的成员试图推进一项动议,夺取了脱欧议程的控制权。周三,议会再次投票阻止了无协议脱欧,并迫使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如果不能协议脱欧就向欧盟申请脱欧延期。

与此同时,鲍里斯竭力阻碍议会的努力,试图提前进行大选的要求被议会否决。随着争执依然在白热化的状态中,两个阵营都坚持自己的努力不仅是为了国家的经济利益,也是为了“民主的未来”。然而两方对民主的理解似乎有很大偏差,让人不禁好奇,究竟所有人挂在嘴边的“民主”是不是同一回事?

约翰逊的民主

一向自诩为“民主的捍卫者”的约翰逊首次以首相的身份在议会发表演讲时,他强调“重塑对我们民主的信任,完成议会对人民的反复承诺——离开欧盟”。他的论点立足于2016年的脱欧结果——有52%的英国投票者选择了脱欧,是政治上的犹豫不决而导致了至今无法实现人民所望,因而民主意味着不惜任何代价的脱欧。

脱欧反对者认为,无论是前首相特雷莎·梅的脱欧方案,或是无协议脱欧,都不是2016年人民投票所要的。支持再次公投的组织People’s Vote Campaign表示,当初游说民众选择脱欧的政客保证将“享受与留在欧盟一样的利益”的同时“重获掌控权”,这些保证都没有实现。包括约翰逊本人,也在支持脱欧投票的过程中发表误导性言论。多数投票脱欧的支持者没有预见到这一结果会是如此混乱,但是考虑到脱欧风险是投票者的责任,让人信服这些风险的严重性是支持留欧派的责任。所以鲍里斯所谓的“民主”站不住脚。

上周,约翰逊提出议会休会请求,试图让议会休会至10月14日,目的在于让反对者没有充足的时间通过阻止无协议脱欧的法案。政敌立即以“阻碍英国民主”为理由对他进行回击。

上周末,成千上万的抗议者走向伦敦、曼彻斯特、布里斯托和爱丁堡等地的街头,挥舞着“捍卫民主”的旗帜,对约翰逊的行为进行抗议。示威者表示,鲍里斯试图关闭民主的通道,以实现他的脱欧计划。“我们不能仅仅依赖法院或议院来挽救局面,我们都有责任参与其中。”

影子财政大臣约翰•麦克唐奈(John McDonnell)公开支持民众的抗议,在公共演讲中称鲍里斯为“独裁者”。“这是保护我们民主的抗争。我们知道约翰逊想要什么。他想关闭我们的民主,以进行无协议脱欧。他还试图召唤一场大选,这样就可以把事态解释为人民和议会的斗争。让我们弄清楚,这不是人民和议会的对抗,这是鲍里斯和人民的对抗。”

在《卫报》的随机采访中,有抗议者表示:“我们需要的是有脑子的人站起来说,对不起,我们弄错了,离开欧盟对英国而言不是最好的选择,从来都不是。”当问及抗议者对鲍里斯的态度,一位女士表示:“这是疯了,这是让人民收声。鲍里斯有了独裁者的倾向,用的是欺凌的伎俩。”

两党之争中的民主

在保守党和其反对者的斗争中,有关“民主”说辞和行动成为攻击的焦点。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评论鲍里斯:“当一个没有赢得大选的首相想关闭议会,是因为他明白他灾难性的无协议脱欧将无法获得支持,我们说这是对民主的攻击。”苏格兰首席部长尼古拉·斯特金(Nicola Sturgeon)认为约翰逊的行为像是一位“铁皮独裁者”。

9月3日,鲍里斯和科尔宾在议会休会期结束后的第一场会议上进行交锋。鲍里斯将阻止无协议脱欧的动议称为“杰里米·科尔宾的投降动议”,指责科尔宾损害他与欧盟达成新协议的努力。科尔宾认为鲍里斯试图强迫实现无协议脱欧的行为是“前所未有、反民主和违反宪法的”。

9月4日,鲍里斯要求在10月15日进行大选的法案被议会驳回。9月5日,唐宁街十号的发言人表示,科尔宾继续避免一场大选的行为是对民主懦夫般的侮辱。“科尔宾的’投降法案’将迫使首相去布鲁塞尔接受任何要求。这本质上是对我们历史上最民主投票结果的推翻。首相不会这么做。显然唯一能做的是让人民决定他们想要什么:鲍里斯去布鲁塞尔达成协议,或者在10月31日无协议脱欧,或者科尔宾带着投降法案去布鲁塞尔请求更长的延期,接受布鲁塞尔强加给我们国家的任何条款。”

英国民主的问题在哪儿

针对脱欧闹剧反映出的“民主之争”,《华盛顿邮报》评论,“脱欧投票从原则上来说是最民主的解决问题的方式,然而也是不完美的判断民众意愿的工具,尤其对于认为做出二元选择复杂或偶然的大多数人而言。”

网上媒体Slate的供稿人Joshua Keating总结,这场辩论的根本是对当代民主概念的理解:究竟是一个让人民来制定政策的体系,还是人民选择所信任领袖来制定政策。“不幸地是,在这个情况下,辩论变得混乱了,因为人民两样都选了,同时自相矛盾。”

网上杂志《学生之声》(Student Voices)表示,民主不应该成为讨论公众事物中的挡箭牌。“民主是英国引以为傲的制度,但是让脱欧占领英国民主的道德制高点,我们冒着让它逃避受批判的风险。”

《卫报》专栏作家Aditya Chakraborrty认为脱欧反映出英国社会更深层的问题:“英国身陷一场民主危机。然而这场危机比这周脱欧和议会主权的灾难还要久远、广泛和深刻,这渗透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在脱欧始作俑者的支持下,多米尼克·卡明斯(Dominic Cummings)和教育部的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将我们的学校体系变成了非常不透明的,缺乏民主责任或公众监督的系统。”

《独立报》的评论员Adam Ramsay认为,英国的民主体系存在着内部问题:“英国有着西方世界最中央集权的政府,受议院的监督。而议院代表的入选是由一套保证人民无法如愿的系统决定,另一个议院满是老家伙和裙带关系。我们的系统让同一阶级的人掌控英国一个世纪,这个系统保证了同一类人当权。难怪人民想重新获得控制。”

面临媒体对于英国民主的探讨,英国前任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以《伦敦标准晚报》主编身份表示,一个人的“民主暴行”是另一个人表达“人民意愿”的方式,他鼓励读者不要被各种“烟雾弹”所迷惑。“我愿意坚持以下的简单事实。首先如果你能在下议院获得绝大数支持,那你就能掌管这个国家。第二,只有两种方式获得大多数支持——说服现任的议员支持你,或者通过大选的方式换掉议员。第三,首相不能凭己之力要求大选。我的建议是,在接下来几周的纷扰中,忽略一切噪音,只要记住这些基本的规则。”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