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布莱克的一花一世界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十九世纪的英国文学百花齐放,灿若群星,但为这个伟大时代领航的威廉·布莱克在华语世界中却只有很低的知名度。今天到英国的游客大多数都会踯躅于因湖畔派诗人而名声大噪的湖区,或拜访狄更斯故居,却很少有人知道布莱克出生的兰贝斯区有着以他命名的绘画长廊。尽管数不清有多少人曾经用他写过的诗句“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堂。” (据说这是徐志摩翻译的版本)作为朋友圈配图,但也很少有人知道这两句的出处正是布莱克一首长达132行、名为《天真的预兆》(Auguries of Innocence)的长诗中的开头四行。而这首长诗似乎并不重要,没有被归类为布莱克的重要作品,也没有被放到主要主要几本诗集里,甚至极少被评论家和文学爱好者谈起。不过最近泰特不列颠美术馆的“艺术家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ke: The Artist)展览,也许能让我们对这位英国浪漫主义文学和绘画的领路人多一些了解。

威廉·布莱克出生在1757年,被誉为是英国第一位重要的浪漫主义诗人和版画家,以及英国文学史上最重要的伟大诗人之一。初期的主要诗作有诗集《纯真之歌》、《经验之歌》等,风格简洁明快,而中后期作品趋向玄妙深沉,充满神秘色彩,如《四天神》(1804)﹐其中有一套独特的象征和神话系统。与他的浪漫主义诗人后辈拜伦、雪莱等人不同,布莱克本人出身微贱,他在1757年出生在泰晤士河南岸的兰贝斯区一个贫寒的袜商家庭,并且从小因为个性独特,只喜欢诗歌和绘画而反感一般学校教条式的授课,所以他干脆退学去做了一名雕刻师学徒。在学习雕版手艺的同时他继续博览群书,甚至潜心于洛克和博克等18世纪英国哲学家的著作。1779年,21岁的布莱克学徒期满出师,成了一个自由的手艺人。虽然后人对他这段时间内的经历不甚了解,但显然他在七年的学徒经历中就已经凭借高超的雕版画技巧在伦敦小有名气,因为仅仅两个月后他就获准进入皇家艺术研究院(Royal Academy of Arts)学习。虽然皇家艺术研究院对学生免除学费,但他还是需要当一名雕刻匠挣钱糊口并购买自己学习进修所需的绘画材料。即使如此,他依然在学院内因为桀骜不驯而出名:他的院长和导师期望他能模仿当时流行的荷兰画派雕版艺术风格,成为英国的鲁本斯,但布莱克本人却更偏爱在拉斐尔和米开朗琪罗等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

(布莱克像)

1782年,布莱克遇见了他后来的妻子凯瑟琳,后者是南伦敦一个花匠的女儿。当时布莱克刚刚经历了一段失败的感情,两人一见如故,很快结为连理。凯瑟琳小布莱克五岁,在当时甚至不识字。但在两人结为夫妻后,布莱克教会了妻子读书识字,并慢慢开始教她写诗、画画、雕版,很快凯瑟琳就成为了他的贤内助,把压印、上色和装订工作全部包揽,两人自己出版和印刷了布莱克的第一本诗集。在此后的四十多年里两人都始终相伴彼此,长期过着简朴的生活,从文学和艺术中获得满足。有一次,有人看到布莱克和妻子一丝不挂地坐在院子里的树阴下读《失乐园》,看到有人来,布莱克高兴地喊道“进来吧,这就是亚当和夏娃!”而两人不仅是对方的灵魂伴侣也是事业上的好帮手。在布莱克创作版画和彩绘书籍时,凯瑟琳提供了很多实际的帮助,有着无可取代的重要性。布莱克流传于世的许多插画,都被后世的研究者们认为其实是出自于凯瑟琳之手。

(凯瑟琳·布莱克素描像)

在1794年,布莱克与他做学徒时候的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印刷工厂,与当时著名的左翼出版社合作,也从此开始与伦敦市民阶级的一系列左派人物长期交往。他的合作者中包括当时许多英国知识分子界的优秀人物,如女权主义先行者玛丽·沃斯通克拉夫特(Mary Wollstonecraft)、科学家和自然哲学家约瑟夫·普利斯特里(Joseph Priestley)、政治活动家、美国开国元勋之一托马斯·潘恩(Thomas Paine)等等,这个团体中的许多人都为现代社会的奠基做出了举足轻重的贡献。布莱克个人流传后世的创作也在这一时期达到高峰,他同玛丽·沃斯通克拉夫特很快成为了好友,并应邀为其作品绘制插图。另外还陆续出版了自己的四本诗集,并创作了许多版画作品。

(布莱克为玛丽·沃斯通克拉夫特所绘的插画)

1809年,威廉·布莱克在伦敦Soho区自家的袜子店楼上开办了自己的个展。个展的规模非常小,仅仅展出了他的十六幅作品,但却被视为布莱克本人艺术生涯中的里程碑以及早期英国艺术个展中的重要事件,在英国艺术史上也占有独特地位:早期英国艺术个展多以展览盈利和销售作品为目的,却缺乏对艺术理论的表达和艺术家创作风格的系统梳理。而布莱克个展虽然规模很小,却配备了少而精的作品选择、独特详尽的目录和完整的艺术理念。他在其中特别突出了水彩画的重要性,并且直言不讳地将自己的展览作为一种反对主流艺术界轻视水彩画艺术的宣言。可以说是第一次把艺术家个展变成了个人观点和艺术风格的集中传达,而非单纯售卖商品和展现技巧。

(布莱克的名作《牛顿》,显示出他对牛顿辩证的批评)

尽管威廉·布莱克一生都有着远大的抱负和非凡的技能,但无论是反对矫饰的绘画风格还是玄妙深沉的神秘主义文学风格,在当时都显得过分超前,除了伦敦知识分子圈内的赞誉之外,他很难被普罗大众和把持文化话语权的权贵阶层理解和欣赏。这也意味着在他的一生中,从未得到公众的高度认可和赞赏,其作品对他所处时代的其他艺术家的影响也有限。直到他去世之后近一个世纪,诗人叶芝等人重编了他的诗集,他的书信和笔记也陆续发表,这时他神启式的伟大画作才逐渐被世人所认知,其作为诗人和画家的身份在文学和艺术史上得到承认。

本月泰特不列颠美术馆的布莱克主题展将是20多年来规模最大的一场主题回顾展,将有多达300件展品为观众提供方方面面的视角来解读布莱克的一生,尤其会把关注点的重心放在他出生和生活大半生的伦敦时期,甚至重现了1809年布莱克那场著名的个展,尽力让参观者们看到两百年前的原貌。除此之外,本场展览还着重探索了威廉·布莱克对此后年轻版画家艺术创作所产生的影响,以及英国人在他去世之后才再度发现其才华的故事。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