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棱镜》:我们与暴君的一念距离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近来,由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及其团队对于脱欧的推进,引起了我们对“暴君”的思考。距离脱欧公投已经三年过去了,英国不但没有离开欧盟,反而最终的脱欧时限却像是被来回拉扯的橡皮筋似的摇摆不决,一心想要在今年10月31日脱离欧盟的约翰逊,对此是“毋宁死,也要脱”的坚决态度。可正因为他的坚决态度却带来了党内外的各种反对声音,现如今他向英女王申请的议会暂停更是遭到苏格兰高等民事法院给予“违法”的判决。此外,曾与约翰逊同一“战壕”的保守党议员们,其中更包括他的弟弟乔·约翰逊(Jo Johnson)皆纷纷以辞职来表示对约翰逊的不满情绪。

难道约翰逊及其团队对于脱欧的每一个布局真如其反对者所认为的那样错误吗?而约翰逊的一系列举措,其中包括采用“硬脱欧”去威胁欧盟、向英女王申请史上最长议会暂停时间以确保自己的脱欧计划不被干预、想要通过大选(general election)为保守党议员重新洗牌以换取更多脱欧派,甚至是“炒掉”21名保守党议员等等皆是反民主,甚至是暴君行为的体现吗?

在回答上述问题之前,我们不妨考虑一下这样的假设。我们都知道“一加一等于二”这条算式,可是如果当有人提出“一加一对于一”又或是“一加一等于三”时,我们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对方犯了一个不可理喻的错误。而有了这一判定之后的我们,接下来所做的就是去纠正对方的这个错误。此时如果对方始终固执地坚持自己的意见,而我们却也坚定地认为自己才是正确答案的持有者时,我们又是怎样的反应?要不争执不下,要不武力解决,毕竟拥有正确答案的我们就是有理的那一方。可事实上,我们真的是百分之百的正确吗?

显然答案是否定的。

因此,任何一个想法在其特定的情形下都有其正确的可能性。但问题是,当持有不同想法的彼此若不能在相同背景下进行讨论时,自认为正确的一方很容易就会开启“暴君”模式。这就好比英国前财相菲利普·哈蒙德始终认为要向欧盟展现诚意势必就是不允许“硬脱欧”有任何萌芽的可能性——既不要谈论,更不要准备。而这也是为何当与哈蒙德拥有类似想法的保守党议员遇到约翰逊后,就只有一个下场——“杀无赦”。这不禁让我们想起在《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的最后一集中,当琼恩·雪诺(Jon Snow)质疑丹妮莉丝·坦格利安(Daenerys Targaryen)其自认为的美好不被他人所理解又或是说他人对美好有其它的解读时,丹妮莉丝会怎么做。对此,丹妮莉丝回答道,“他们没有选择”。然而更可怕的是,对于那些与自己理念相悖的“叛徒”,丹妮莉丝所做的是用“龙焰(Dracarys)”将他们烧死。也正因为此,当雪诺面对眼前这个一步步走向暴君的丹妮莉丝所采取的行动唯有是将她杀死。毕竟,如果任由丹妮莉丝一意孤行的话,不仅雪诺的家人有可能惨遭丹妮莉丝的毒手,而那些向其觐见的忠义之士也难逃死劫。如此说来,雪诺的做法是不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换句话来说,雪诺的做法难道不也是暴君的行为吗?

并非如此。只因为与丹妮莉丝的笃定有所不同的是,雪诺并非认为自己的做法就是对的。这也就是说,当我们想要区分自己与暴君的一念距离就在于我们是否有反思,又或是给予理念不同的另一方一些回旋之地与解释的空间。对于已经“杀红眼”的约翰逊来说,无论是自己弟弟乔·约翰逊的辞职也好,自己妹妹瑞秋·约翰逊(Rachel Johnson)的眼泪也罢,他都会按照自己的方式将脱欧进行到底。但如果约翰逊如丹妮莉丝一般,对于反叛者采取“龙焰”的方式将其“消灭”的话,那么他的下场与丹妮莉丝难免不会一样。毕竟,现在自由民主党(Liberal Democrat)已经摩拳擦掌,更不用说那些想要“报复”约翰逊的其他政客们。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