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女爱上英国教授疯狂跟踪被捕,曾发邮件邀请其去中国见父母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据《每日邮报》9月18日报道,英国华裔女子爱上一名教授,疯狂跟踪偷拍,最后因骚扰对方被捕。

这名女子名叫李兆妍(音译),现年41岁,是一名会计师。此前,她在一次职业活动上听了一位教授的演讲后,被这名博学多才的教授迷住了。

李兆妍对他进行跟踪,她去到健身房偷拍他,还多次摸他的二头肌。她甚至跟随他去了教堂的早餐俱乐部,并给他发了电子邮件,称他赤裸的上身让她害羞。她还用短信、电话和电子邮件狂轰滥炸他,这名男子不得不将她的备注改为“肮脏变态”。

李兆妍还多次出现在该男子的办公室,她每次都满眼欢喜地向他冲过去。这名男子迫于无奈躲了起来,并且开始在家工作。李兆妍甚至将情诗寄给他,并建议他飞到中国去见她的父母。

华裔女爱上英国教授疯狂跟踪被捕,曾发邮件邀请其去中国见父母

李兆妍声称她的行为不等于跟踪,并对她的定罪提出上诉,但是随后上诉被驳回。

律师安妮·莫利诺克斯(Anne Molyneux QC)告诉李兆妍:“原告提供的证据表明,李兆妍的行为影响了他的日常生活。当他看到她的电子邮件时,他的心都要凉了。他感到很沮丧。”

莫利诺克斯提到了李兆妍的精神病学报告,这些报告证实李兆妍是色情狂。这种病症会引发一个人的过度性欲,这通常出现在社会地位较高的人身上,患者会认为对方爱上了自己。

原告詹姆斯•罗斯早些时候在法庭上表示,李兆妍还要求受害人道歉,因为他称她是“肮脏的变态”,并声称他对她进行了性骚扰。

罗斯先生解释说:“为了让她离开,我捏了一下她的腿,以便在公开场合向她传递信息。”

但李兆妍表示,她把这种在桌子底下挤压膝盖的行为看作是一种性冲动。她说她感到身体里有一种精神上的冲动,觉得自己可能恋爱了。

受害者对她的坚持感到沮丧,他在信中说:“我已经非常、非常明确地告诉你,不要再和我联系。因为你已经三次无视电子邮件,我已经把你联系我的所有方式都告诉了教会的领导层。他们知道你是个肮脏的变态。”

但在2017年12月15日,他收到了一封来自李兆妍的邮件,上面写道:“你应该为称我为肮脏的变态而道歉。”

华裔女爱上英国教授疯狂跟踪被捕,曾发邮件邀请其去中国见父母

在社交媒体上,李兆妍写道:“我想要一个爱我、关心我感受的白马王子。”受害者随后在他的办公室里安装了一个恐慌警报器。

李兆妍的辩护律师萨拉•伊斯卡罗斯表示,李兆妍知道自己的行为令人恐惧,但自那以后她改过自新。李兆妍在她的教会圈子里很受欢迎和尊重,她对教会非常重视。她完全接受了自己的行为可能令人害怕的事实,并且也完全接受了自己不应该继续和他交流的事实。

莫里诺克斯告诉李兆妍:“2017年3月22日,你在一次工作经历活动中遇到了‘PE’(受害者)。你在观众席上。他是一位杰出的教授,在他的领域里很有名。演讲结束后,有了一个建立联系的机会。你和他交换了意见,拿走了他的名片。你在电梯里碰到他,他说他饿了,你建议他和你一起吃饭。他拒绝了,随后走进一家商店买食物。你等着他,和他一起上了火车,因为你不想错过和他交谈的机会。第二天你给他发了好友邀请,他接受了。‘PE’经常在周二上午参加教会的圣经学习小组。整个周末,‘PE’都受到你的关注。吃饭的时候你坐在他旁边,所以他试图表明他不想和你说话。他揪你的腿。这一手势的意思很明确,他想让你别理他。”

“但是你误解了他的意思,你以为他在跟你调情。但是他不是。接下来的几个月,你跟踪了他。他觉得自己必须离开教会团体和健身训练营。这群人是他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他不能冒险见你。你从他的Facebook上发现,他参加了一个健身训练营,并出现在他的课堂上。你没有参加,而是坐着拍照。有一次你碰了他的二头肌,他不得不停止参加比赛。你还用短信和电话轰炸‘PE’。他看到你的号码,没有回复。你打了他的工作电话,他没有接。你去了他的工作场所,他变得紧张焦虑,不接任何他不认识的电话号码。你发了很多电子邮件,他把这些邮件都丢到了他的垃圾邮件里,但他还是忍不住看了这些邮件。其中一封邮件写道:我非常钦佩你,但我很害羞,不敢表露我的感情,尤其是当你提到你赤膊赤裸的时候。也许我不应该喜欢你在Facebook上赤裸上身的照片,但我喜欢它,因为你在摩洛哥,我很想去。”

“他给你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让你不要再和他联系。你做到了。10月31日,你建议他去中国见你的父母。你在邮件结尾说,请为你的旅行做个计划,你想去中国吗?1月5日,警方给你发了一条官方短信,警告你如果继续联系,后果会很严重,但你并没有因此却步。1月28日,你发了一封邮件,说我非常爱你。你详细地描述了你渴望与他建立的关系。情人节那天你去了他的办公室。警方再次联系了你,告诉你停止联系,但你没有被吓倒。那天晚上你给他写了一首长诗。你又去找他了。你在楼梯上碰见他,满心欢喜地朝他跑去。他描述了这种极度痛苦的情况。你的行为对‘PE’的影响是深远而持久的。你让他很痛苦。他一直对使用电话和电子邮件感到恐惧。你对他的工作产生了不良影响。他尽可能经常在家工作,以免遇见你。”

李兆妍否认了这一指控,但被判在2017年2月1日至去年9月13日期间禁止跟踪该男子。

法官根据《精神卫生法》的规定,命令李兆妍在伦敦金融城医院接受色情狂和妄想症的治疗。

(来源:英国英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