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ze与伦敦的艺术十月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在英国从事创意或艺术相关产业的人们都知道,英国是全球艺术和艺术品市场的重镇。在这里艺术市场已经走过了几百年的历史,并随着现代化的脚步逐渐被塑造为今天的形态,也在英国包容开放的文化环境下持续发展。现代艺术产业随着18世纪贵族没落、中产新贵的崛起而渐渐产生,工业革命后,贵族阶层对艺术市场长达千年的垄断也被打破,历史最悠久的拍卖行苏富比(Sotheby’s)与佳士得(Christie’s)在伦敦应运而生,为贵族家中流传的工艺品、绘画等创造了流通市场,贵族也得以通过此换取维持奢华生活的资金。而到了19世纪,现代语境下的艺术家们也与专业艺术品商人和藏家携手登上历史舞台,而将印象派大师们一手推向国际艺术舞台的传奇画商鲁埃尔 ( Paul Durand-Ruel)正是在伦敦结识了莫奈(Claude Monet)、毕沙罗 (Camille Pissarro)等印象派大师,并在他位于伦敦新邦德街168号的画廊里举办了第一场印象派年展。而战后的伦敦更是顶级画廊辈出,其中Charles Saatchi与他兄弟共建的萨奇画廊(Saatchi Gallery) ,以及白立方画廊(White Cube)把战后的英国艺术产业又推向了一个新的顶峰。而新千年之后,每年秋季还有全球艺术品市场年度大戏,轰轰烈烈的伦敦弗里兹艺术周(Frieze Week) 上演,引得全世界的名流竞折腰。

弗里兹艺术周的重头戏是《弗里兹》(Frieze)杂志举办的艺术博览会。现在它已经发展为一个双子展会,由弗里兹艺博会(Frieze London)和弗里兹大师展(Frieze Masters)两个部分组成。前者主要着眼于当代艺术,后者则专精于二十一世纪之前的艺术作品。每年主办方都会在伦敦摄政公园搭建占地面积可观的巨大帐篷作为展览场地,并且邀请知名建筑师担纲设计,整个博览会犹如笼罩在白色帐幕下的艺术丛林。虽然规模盛大,但艺博会仍然标榜品质把关严格,每年仅仅从五、六百家画廊的申请名单中挑选出一百多家入驻,今年这个数字是160家。这样空间充足,使得整个会场规划显得更加宽阔,也让对展览空间要求比较高的画廊和作品有足够的地方一展拳脚。有时候为了原汁原味呈现艺术家的理念,主办方甚至会不计成本,花大价钱和时间将临时搭建的展棚还原为艺术家工作室的布置。另外还有许多看似完全没有商业追求的周边项目,比如每年由成名艺术家创作、摆放在摄政公园供公众免费参观的露天雕塑公园,以及展览中穿插的一系列的主题研讨、艺术家对话和主题演讲等等。这些前卫的布展理念和主办方炉火纯青的商业运作,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将Frieze博览会打造为专门展示全世界最新潮、最先锋的实验性艺术创作之地,兼之雅俗共赏,每年的会场里随处可见英国观众手里拿着啤酒或香槟杯,边举杯喝酒边对作品品头论足,这一切似乎天经地义。现在前往弗里兹艺博会的艺术爱好者们可能难以想象这场盛会只有短短十六年的历史——在2003年它才由英国知名艺术杂志《Frieze》发起,在当年吸引了2.7万人次。而到了近年,这一数字已经要用百万来计数了,并且一再被刷新。当然艺博会弗里兹的火爆与主办方高超的商业运营手段固然密不可分,也和伦敦在世界艺术产业地位的上升有关。2018年的上一届弗里兹艺术周受脱欧影响,市场反应便略显平淡,画廊和拍卖行的表现都比较保守。但即使如此,艺术博览会的魅力仍然不减,观众人数创下历史新高。

(2019年的弗里兹雕塑公园早在夏天就开始对公众开放,一直到十月6日为止)

(今年Frieze双子展上的重头戏之一,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为文艺复兴时代诗人Michael Tarchaniota Marullus绘制的肖像。据说这是波提切利最后一幅流传在市场上的作品)

(大师展上的重点文物,春秋时期酒壶)

(大卫·霍克尼 (David Hockney)在近年来不但是弗里兹艺术周,也是各大拍卖行的重点艺术家)

今天当我们说到弗里兹艺术周的时候,其实不仅仅是在描述这两场世界顶级艺术展会,而也是在说与它们几乎同时进行的一系列艺术拍卖活动和外围展览:整个伦敦都进入了艺术活动最密集的季节,从《名利场》名流荟萃的私人派对,到东区草根艺术家们的另类展览,全世界的艺术爱好者们都争先恐后的来到伦敦,找到计划好要参加的活动,将自己沉浸在艺术氛围之中。很难想象仅仅十六年前,当《弗里兹》(Frieze)杂志创始人阿曼达·夏普(Amanda Sharp)和马修·斯洛托夫(Matthew Slotover)考虑在伦敦举办一个致力于当代艺术的大型博览会时,10月在全球艺术年历中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月份。在那个时候只有苏富比和佳士得等拍卖行会在这个时段举办小规模的过渡季度拍卖会,而据说两位创始人最初的想法是利用这个可有可无的时间段招揽前来伦敦参加拍卖会的买家参观弗里兹的当代艺术博览会。不过很快,他们的想法就被博览会的大获成功颠覆了。现在藏家们在十月来到伦敦的目的首先是去弗里兹的双展会大饱眼福,然后再到二级市场上物色藏品。而故事也往往发生在这些二级市场上:去年十月最让人振奋的故事莫过于画家珍妮·萨维尔(Jenny Saville)的油画《支撑》拍出950英镑天价,让画家本人一举成为最贵的在世女艺术家;而最让人惊讶的故事则是艺术怪才Banksy 精心设计的诡计:在自己作品《拿着气球的女孩》的画框上放置遥控机关,让画作在拍出之后被立刻绞碎。它们都发生在弗里兹艺术周期间的苏富比拍卖行上。现在这些大拍卖行都会在这段时间里举行与弗里兹艺术展相呼应的主题拍卖,比如佳士得便会在十月举办战后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意大利思潮”主题拍卖等等。

无论弗里兹艺术展举办的初衷是艺术还是商业,它都在今天创造了伦敦“艺术十月”的繁荣现状。对身在伦敦的艺术爱好者来说,即使没有工夫亲临双子展现场,也可以在雕塑公园和周边展览里感受一下伦敦的艺术气息。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