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王室炒王子公主鱿鱼,查尔斯王储要效仿,缩减王室成员规模!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当今时代哪有什么摔不烂的金饭碗,连欧洲王室都得炒掉自家人,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King Carl XVI Gustaf)日前宣布“裁员”,取消了5名王孙的HRH头衔,使其相应的“特权”与“福利”一并消失。 这项壮举技惊外媒,连反君主制团体也来点赞,把隔壁的英国王储查尔斯眼馋哭了。

据瑞典王室所发声明,从瑞典王室中“除名”的有卡尔·菲利普王子(Prince Carl Philip)与妻子索菲娅王妃(Princess Sofia)所生的两个儿子Prince Alexander和Prince Gabriel。

“下岗”的还有瑞典三公主玛德琳公主(Princess Madeleine)与丈夫Christopher O’Neill所生的3个孩子Princess Leonore, Prince Nicolas以及Princess Adrienne。

卡尔·菲利普王子是瑞典国王和王后的第二个孩子,按照旧制本将继承王位,但基于性别平等原则的瑞典宪法修正案颁布后,他的姐姐维多利亚公主在1980年元旦越过他成为了瑞典第一顺位王位继承人,同时也是瑞典史上第一位女王储,登基之后将成为18世纪以来瑞典第一位女君。

卡尔·菲利普王子曾是与英国哈里王子齐名的欧洲王室“钻石王老五”之一,后来娶了做过裸模又为爱修炼成气质王妃的瑞典“灰姑娘”索菲娅,婚后生了两个萌遍欧洲的儿子Prince Alexander和Prince Gabriel,在社交网络上把生活过成了童话。

玛德琳公主(Princess Madeleine)是瑞典国王与王后的第三个孩子,早年情伤移居美国纽约,认识了有英美双重国籍的金融家Christopher O’Neill,这个人后来成为了她的丈夫,两人于2013年6月完婚。

婚后玛德琳公主生下了3个孩子,Princess Leonore, Prince Nicolas以及Princess Adrienne。

“裁员”之后,在现任瑞典国王的王孙中,只有将来继承大统的瑞典长公主维多利亚王储(Crown Princess Victoria)的两个孩子——长女Princess Estelle和弟弟Prince Oscar才能在王室中以HRH头衔留任要职。

卡尔·菲利普王子(Prince Carl Philip)与妻子索菲娅王妃(Princess Sofia)、玛德琳公主(Princess Madeleine)三人依旧保有HRH殿下头衔及相应的王室权利与义务。 他们的子嗣保留公爵或女爵(duke and duchess)称号,不再享有HRH头衔和相对应的特权,不受来源于瑞典纳税人的appanage年费供养,同时也脱身于王室要务。

据外媒,2018年瑞典王室身家达5400万英镑,当年从纳税人手中获得的公费为1180万英镑,坐拥11个宫殿住所,其中包括有600个房间的Royal Palace in Stockholm。

2018年瑞典王室在欧洲王室中身家排第五,是斯堪的纳维亚王室中最高的。

玛德琳公主自己的身家有1000万美元,作为瑞典王室核心成员之一,选择不冠夫姓。丈夫Chris O’Neill是在英国出生的美国金融家,在伊顿上过学,波士顿大学读本科,又在哥伦比亚商学院拿了MBA,混着英美瑞金融圈,一心只想发展自己的成功企业家身份,不靠瑞典王室吃饭,干脆利落拒拿瑞典王室的正式头衔。

玛德琳公主夫妇在纽约生下长女,考虑到丈夫Chris O’Neill的生意和朋友圈子主要在英国,2015年又搬到伦敦定居。

2018年公主又放话想趁着孩子还在学前年龄搬到“时间和机会对家庭皆宜”的美国迈阿密住上一段时间。

对于子嗣被取消头衔,不愁后路的玛德琳公主(Princess Madeleine)在社交网络上潇洒表态,“我觉得这是好事,我们的孩子获得了更多的机会,未来能以独立个体构建他们自己的生活。”

和妻子均保有王室头衔、个人身家1000万美元的卡尔·菲利普王子(Prince Carl Philip)也通过社交网络表示:“我们认为这是积极的,Alexander 和Gabriel将拥有更自由的人生选择。”

如今的欧洲王室普遍无实权,但要扮演好“吉祥物”并不简单,王室的运作模式更像是企业。 观察家们认为,瑞典王室此举反映了普遍存在于欧洲王室的一种观点——不必要花太多纳税人的钱去支持人员冗余的王室履职。

精简之后的瑞典王室以君主夫妇及子女为核心成员,第三代中只有王储子女能获得HRH头衔承担以后的王室要务,“一朝天子一朝臣”变成了一朝君主一朝HRH殿下。

外媒隔空Cue了英王储查尔斯,毕竟这位王储想要精简英王室之心,路人皆知。

该举措得到了英国王储查尔斯的赞同。查尔斯声称等到他成为国王时,将会缩减王室成员的规模,只有直系家庭成员才能得到由税收支付的收入。 此前,英国一档节目披露了查尔斯王储和安德鲁王子之间存在不和现象,查尔斯觉得弟弟正在“毁掉女王的(无形)资产”,据报道,深陷性丑闻的安德鲁王子严重威胁到了王室的公众形象。英国王室研究专家维多利亚·阿贝特也表示,查尔斯王储需要通过缩减王室规模来维持正面形象,因为人们正因王室成员领着纳税人的钱却什么也不做而感到失望。外媒认为,瑞典王室“裁员”和英王室梅根哈里为子拒头衔有所呼应,若查尔斯王储登基,兄长威廉将继任为威尔士亲王,梅根和哈里虽保有HRH头衔,但亦早早表态不会为儿子阿奇寻求任何王室正式头衔,只为给儿子更多的私人空间,但阿奇·哈里森·蒙巴顿-温莎依旧是Archie Harrison Mountbatten-Windsor。

阿奇目前无正式王室头衔,但哈里梅根依旧是王室家庭中的重要成员,全职“供职”于英王室。

据外媒,梅根嫁给哈里之前,身家约为500万美元,收入主要来自《金装律师(Suits)》和其它电影、电视剧报酬,以及昔日时尚博客The Tig所获赞助。

梅根嫁给哈里之后,夫妇二人联合身家约计2900万英镑。

梅根加盟英王室“集团”后,HRH头衔加身,梅根也开始倾力打造苏塞克斯公爵家庭品牌。

她带货能力非凡,拎包出街同款Strathberry包卖光的速度以秒计。

梅根亲演买家秀的一条132镑牛仔裙售空之后ebay卖家抬价最高卖到280镑。

梅根的慈善女装品牌刚上架就售空。

与此同时,梅根好莱坞般铺张奢华的生活也遭到不少王室专家和民众的批评。 据英媒,2018年梅根哈里与威廉凯特家获得的王室拨款至少为500万英镑。梅根与哈里的Frogmore Cottage 宅邸装修就花费了240万英镑,由纳税人买单。 然而住进新家没多久,今年九月,夫妇二人欲带儿子阿奇移居美国的风声四起,王室专家指出,梅根与哈里是英王室“全职”成员,移居他国并无先例,若在美国定居,或失去HRH头衔,而梅根和哈里夫妇对他们的王室职业颇为热衷,在美国难以做到他们想要投身于王室职责的程度。

前阵子梅根哈里夫妇自掏腰包起诉英国小报,哈里化身护妻狂魔跟“黑吹”媒体正面刚,(戳右边蓝字回顾:哈里梅根终于大反击,起诉英媒!怒斥媒体长期霸凌令梅根痛苦!),身为王室中人受纳税人供养,苏塞克斯公爵夫妇恐怕还是要好好维护头上的HRH荣耀。

这厢哈里梅根坐着查尔斯王储有意派发的HRH末班车要为儿子阿奇铺路,那厢Express直接点名,一旦查尔斯王储登基,首先要下手“除名”的恐怕是弟弟安德鲁王子(Prince Andrew)的两个女儿碧翠丝公主(Princess Beatrice)和尤金妮公主(Princess Eugenie)。

据英媒,安德鲁王子一直谋划让碧翠丝公主(Princess Beatrice)和尤金妮公主(Princess Eugenie)亲近女王,承担更有分量的王室职责,但两位公主虽有HRH头衔但并未受到英王室重用,2011年英王室为砍掉一年50万的安保经费将二位公主的24小时保镖服务取消。

2016年英媒更踢爆查尔斯王储直言不值得为碧翠丝和尤金妮安排王室职位,让大打血缘牌的安德鲁王子直冒火。

指望不上王室给工资,两位公主另谋出路。

碧翠丝公主自己赴美打工混商界,曾经又是搞财务又是当顾问,还在风投公司和软件公司任要职。 英王室最近已官宣碧翠丝公主好事将近,将嫁离异有孩的36岁地产富商Edoardo Mapelli Mozzi。

尤金妮公主搞艺术出身,第一回参加工作是到伦敦网络拍卖行当Hauser & Wirth画廊的总监。2018年10月,尤金妮公主嫁给了酒商男友Jack Brooksbank。

安德鲁王子领着Royal Navy的退休金,女王所持的The Sovereign Grant又给他报销开支,约克公爵官网在常见问答中都指明了,老父亲会给两个女儿资金支持。

然而安德鲁王子一直深陷与美国恋童癖大亨爱泼斯坦有关的性丑闻漩涡,一度活动停摆,他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好在两位公主的母亲Sarah Ferguson从负债累累英王室厌弃的“下堂王妃”逆袭成了如今事业有成的商业女性,也会搭把手给两个女儿补贴,这一家剪不断理还乱的故事戳大婚牵出英王室最狗血大剧,女王被坑惨了!TVB都不敢这么写!

2016年,安德鲁王子曾在一份声明中意有所指地盛赞两个女儿,“作为父亲,我期许女儿们能够成为现代职业女性,她们恰好是王室成员,而我很高兴能看到她们建立自己的事业”。

害~现代社会,路都是人走出来的,谁还不是要靠自己打拼事业呢?

(来源: KL 英国大家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