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届伦敦电影节落幕 聚焦看电影的那些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2019年第63届BFI伦敦电影节于10月2日至10月13日成功举办。作为国际最重要的电影节之一,本次伦敦电影节共展映233部来自世界各国的影片,吸引了众多国际电影人的参与,总观影人次高达15万次。在电影节期间,本报记者深入与三位参与电影节的观众畅谈观影感受,了解他们心目中对伦敦电影节的切身感受。

亚洲电影发烧友:“东亚影片顾问短缺”

自称为“亚洲电影发烧友”的番茄(化名)是来自伦敦国王学院电影系的博士生,电影节期间总共看了15、16场电影的他,对于本次伦敦电影节的片单,坦言“有点失望”。

“我对于东亚、东南亚的片子比较关注,这次伦敦电影节不仅没有什么中国的片子,甚至连在戛纳电影节获得金棕榈的《寄生虫》也没有带过来,我是挺失望的”,番茄遗憾地说道。“伦敦电影节其实与同时期的多伦多电影节和纽约电影节非常相似,他们都是同类型、在大城市里举办的A类国际电影节。但是伦敦电影节承担了更多需要面向欧洲观众的责任,所以许多影片都依靠在伦敦电影节的展映作为它们迈出欧洲市场的第一步,片商通过伦敦电影节完成了他们在英国或者欧洲的首映”。

番茄介绍道,伦敦电影节并没有专门设立针对亚洲或东亚影片的项目顾问。一般而言,项目顾问是对某一区域电影非常了解的专项学者、教授或者组织者,它们虽然并非真正的选片人,但会向电影节的选片给出自己的建议。对于伦敦电影节而言,由于缺乏亚洲影片顾问,项目组只能依靠自己大范围地看电影或者等待片方的上门联系,从而获取电影信息。

番茄对本届电影节中展映的新加坡导演陈哲艺的《热带雨》赞不绝口。“我认为可以说陈哲艺一个人代表了新加坡,此前他也凭借《爸妈不在家》荣获多项金马奖。《热带鱼》也是今年伦敦电影节为数不多的东南亚电影了。”

(电影《热带雨》)

番茄对研究电影节的片单充满了热情,他认为,伦敦电影节作为城市性、地区性的电影节,其主要功能在于为观众放电影,而它所具备的市场功能也只是针对本地发行商而言。番茄发现,在伦敦电影节上注明“全球首映“的电影,大部分是英国本土创作的电影。

“在大城市里举办的电影节就对粉丝特别友好。首先我们要留意,这是一个festival(节日),节日就需要粉丝、需要人气。明星和电影是相辅相成的东西,不请明星就没有赞助和资本入驻,那电影节就没有市场了。”

番茄认为,在伦敦电影节上展出各国的片子,更像是对于观众难得的盛会。

“今年我去参加了一位来自孟加拉国的同学制作的片子,这次的放映吸引了非常多来自孟加拉国的观众,乍眼看去就像是一个孟加拉国的大派对。去年伦敦电影节放映了中国导演毕赣的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现场的观众也大部分都是中国学生,和我同行的一名英国友人感叹道从来没有在英国一个地方碰到过这么多的中国人”,番茄描述道,“一个电影在当地的放映能成功聚集这个电影相对应的群体,我认为这就是电影节的意义。”

王小帅导演的《地久天长》这次也收录在了伦敦电影节“Love”单元。番茄认为,虽然电影在柏林电影节收获了不错的口碑,但由于还没有在英国上映过,所以伦敦电影节考虑将它纳入自己的单元还是很有意义的。“王小帅导演一直在探寻着中国7、80年代的历史文化,包括这一时间段的历史文化对现代观众产生的影响。他的一套‘探索从历史到现在’、‘对个人的影响’的理念尤为受到西方人的喜欢,因为西方观众对中国历史文化有一定的了解,主要还是集中在文革、独生子女政策等等。”

番茄感叹道:“王小帅导演对新导演的支持也是十分有帮助的。胡波导演就是王小帅导演扶持的新导演,但胡波导演的悲剧(指导首部长片电影《大象席地而坐》后胡波自缢去世)也印证了一句话:电影支持梦想,电影凝聚了一个艺术家的梦想,但要拍电影就必须要进入资本。”

番茄认为,伦敦电影节的艺术气息比较浓厚,电影节下的条目如“Heading Gala”等都是艺术性和商业性结合得比较好的电影,甚至有很多像《乔乔兔》和《婚姻故事》这样冲奥斯卡的电影。伦敦电影节的主办来自British Film Insititute(英国电影协会,简称BFI),就如同纽约电影节是由林肯中心旗下的电影中心举办,“艺术组织主办的电影节中,影片一般是由组织本身选择,艺术性比较重,而多伦多电影节就不像是一个组织办出来的电影节了。”

(电影《地久天长》)

欧美电影影迷:“看电影和追星于我同样重要”

苏陌染(化名)在微博上拥有超过1万名粉丝,是名符其实的“追星大粉”,第二次参加伦敦电影节的她12天内共观看了9场电影,谈到个人心目中的最佳影片,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乔乔兔》。

“主要是导演塔伊加·维迪提我很喜欢,虽然影片是我平常不怎么接触的战争片,但这部影片里的表现形式和一般的战争片很不同,它比较幽默,而且笑点泪点都很到位。”

苏陌染认为,伦敦电影节的举办对于电影的狂热爱好者来说绝对是幸福的,而她也对参与到其中感到十分满足。作为一个欧美电影爱好者,苏陌染也表示伦敦电影节有不少电影的故事和情节能吸引到她。“电影和追星对我来说都很重要。电影节开始以前,我会先看Gala单元的片子会有哪些,因为Gala里的影片相当于官方推荐,电影节里的影片太多了,漫无目的地选择会浪费掉很多时间。我一般会通过场刊提前安排一些自己想看的片子、提前买好票,但如果当天临时起意想要看一部新的片子也是可以通过电影节的官方售票亭买到余票的,这个非常方便。”

苏陌染通过申请伦敦电影节通行证计划之一“Future Film Delegate”参与到伦敦电影节当中。任何年龄介于16-25岁、对电影充满热情的青少年均可通过官网申请此通行证。凭此通行证,持证者可以观看电影节期间所有的媒体市场放映,并且申请参与电影节专门为持证者举办的讲座和交流活动。苏陌染申请参与了本次电影节热门影片《热气球飞行员》全体主创参与的映后交流环节,并且参与了一场关于电影中“裸露与性场面是否有存在必要”的讨论。唯一令她感到疑惑的是在中国观众群体里知道能通过此方式观看电影的用户并不多。

谈到这次伦敦电影节的体验,苏陌染坦言是“超出预期的累”。由于电影节媒体市场放映场次一般从早上8时开始,除了看电影还要围观红毯等待主创,每天连轴转的安排让苏陌染感到自己参与度并没有预期中高。

“电影节的最后一天,我8点看了媒体市场的《爱尔兰人》放映,这部电影一共有三个半小时长。结束以后我马上又去观看了12点15分的《隐秘的生活》,这部电影一共也有两个多小时,这样连着观看下来其实对体力也是很大的挑战。”

同时,她也表示,今年伦敦电影节自准备阶段到结束也透露着一股匆忙的气息。“今年伦敦电影节并没有像去年一样为各种通行证持有者提供帆布包等颇有纪念意义的周边,而且媒体市场的放映场次安排是在电影节开幕前几天才出的,加之其在电影节期间一改再改的安排很容易打乱我们提前安排好的计划。包括我们的通行证,从去年的一张PVC卡变成了一张打印纸,而且还是在电影节开幕前两天才领到的。”

拥有主创出席的电影节首映红毯也是苏陌染参与伦敦电影节的动力之一。参加了四场首映红毯的她表示:“围观红毯是为数不多能够和自己喜欢的演员见面的机会,还能拿到演员的签名合影,甚至能和他们说上一两句话表达自己的喜欢。”

在电影节期间和自己钟爱的演员签名合影看似是一个非常诱人的机会,但苏陌染表示,“蹲红毯”其实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简单。

“3号那天‘甜茶’(蒂莫西·柴勒梅德)出席电影《兰开斯特之王》的红毯,因为他正当红嘛,粉丝多,如果想要和他近距离接触就要站在粉丝区第一排的位置。那天我早上六点半就去到现场了,拿到的入场顺序号码是七十多号,然后还要等到差不多十点红毯区的保安来派发入场手环,所以那一天早上的媒体市场放映也没看成。”

而拿到手环还不是最后一步。根据现场指示,所有手环持有者必须在下午两点半回到红毯入口附近排队集合,等待将近一小时后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通过层层安检进入到红毯粉丝区。“三点以后也特别难熬,一般明星都会在六点左右才来,在这三个小时的等待时间里我们只能干吹风,还不能离开自己的位置。”

成功拿到与当红演员蒂莫西·柴勒梅德的合影签名固然令人兴奋,但苏陌染对于电影节的红毯环节也有自己的看法:“我觉得对于红毯环节不要总抱有很大的期待,因为总会有可能碰上自己喜欢的演员不来的情况,这都是可以理解的。签名合影应该说是锦上添花,能够见一面我就已经心怀感激了。”

在电影节结束当天见到记者的苏陌染表示,回看自己参与电影节的全过程,“遗憾是肯定有的”。但对于参加电影节而言,想要做到全部顾及、面面俱到是不可能的,“只能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都参加,但毕竟有些影片之后会在院线上映,所以看到的机会还是有的嘛”,苏陌染笑笑说。

(苏陌染与蒂莫西·柴勒梅德在伦敦电影节红毯粉丝区的合影)

电影节观众:“难得的视听感官享受”

微博用户“塔格丽安”也是第二次参与伦敦电影节,不同的是,连续两年她都出现在了演员蒂莫西·柴勒梅德出席的红毯粉丝区中。对于今年参加伦敦电影节的计划,她表示,“本来想趁着伦敦电影节看斯嘉丽·约翰逊(其出演的两部电影《婚姻故事》、《乔乔兔》均是本次伦敦电影节Gala单元的影片)和马特·达蒙(主演《极速车王》),但是挺遗憾的是他们都不来。”因为家住市区而曾经偶遇过电影《阿拉丁》和《火箭人》等电影首映仪式的她直言,“在伦敦的一年生活让我感觉到,明星其实并非想象中的遥不可及。”

“塔格丽安”认为自己更像是电影节“围观群众”中的一员。电影节开始以前虽然也会看一遍片单,但她仍然表示有很多小众电影并不在她的了解范围以内。于是,参演演员、电影预告和电影题材就成为了她选择踏进影院观看电影的三个重要考虑因素。“去年电影节我看了《巴斯特歌谣》,其实也是提前知道了导演科恩兄弟会来。我还看了张艺谋导演的《影》,也是因为知道是中国的电影所以才去的。”

虽然不是电影的狂热粉丝,但“塔格丽安”并不介意全情投入到电影节的盛典当中。“我甚至也很想去戛纳电影节,因为电影节的氛围所带给你的体验感和视听感官上的享受,是在别的地方感受不到的。”

谈到伦敦电影节和中国国内电影节的不同,“塔格丽安”表示,BFI的规划“实在是比国内的好太多了”。她补充道:“这里电影节的氛围和国内的相比也是好太多了,可能你在电影节期间路过就能碰到明星。去年我在附近逛街恰好碰到伦敦电影节的开幕影片《寡妇联盟》的红毯仪式,结果就碰巧拿到了我挺喜欢的一名女演员米歇尔·罗德里格兹的签名,这真的太意想不到了。”

“塔格丽安”坦言,伦敦电影节给了她一次接触新电影和见到明星的机会,虽然她承认自己为了后者而参与电影节的动力更大——因为在中国能如此近距离接触到明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电影《乔乔兔》)

记者:何嘉慧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