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像狗一样死了,但10000名恐怖分子还在游荡…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他边哭边叫地逃进一条地道,然而这条路没有出口,紧跟在他身后的,是爬行机器人和狂吠不止的军犬…

紧接着,一名美国士兵冲进来朝他大呵一声,他随即引爆了绑在身上的自杀式炸弹背心,一同被炸死的,还有他用作人体盾牌的三个小孩。

几乎同一时间,大洋彼岸的特朗普发布了一条六字推文,“大事刚刚发生!”

就在网友针对这条推特,纷纷调侃地猜测是不是特朗普要辞职之时,27日上午,特朗普宣布美军前一晚在叙利亚西北部发起突袭,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头目巴格达迪(Abu Bakral-Baghdadi)在自杀式爆炸中身亡。

巴格达迪统治了“伊斯兰国”长达6年之久,曾被《时代》称为“世界上最危险的人”,也被《卫报》誉为恐怖主义的沙皇。

但他也是全球情报组织求之不得的猎物。在互联网时代,恐怖分子也与时俱进,巴格达迪不仅擅于利用网络招募人员,还对电子间谍技术了如指掌。

美军已对他追捕多年,2016年还发出高达合2500万美元的悬赏金,但都不见他的踪影…

图源:AFP/Getty Images

这次让巴格达露出狐狸尾巴的,是一种更为古老的间谍手段:他的亲信。

据《卫报》报道,此人是一名叙利亚男子,他曾将巴格达迪两个兄弟的妻子艾哈迈德(Ahmad)和朱马(Jumah),从土耳其偷渡到伊德利卜省,他还帮助巴格达迪把孩子从伊拉克转移到叙利亚。

今年9月,伊拉克情报人员找到了这个人,将他和他的妻子收编,并设法从巴格达迪的侄子之一从套出了巴格达迪逃亡的路线。

图源:卫报

据伊拉克情报官员表示,巴格达迪在逃亡期间,经常在叙利亚东部和伊拉克西部之间来回流窜,最后在伊德利卜省的一个小镇安顿下来。

但欧洲情报人员认为这个消息不太可信。因为他们认为,已经48岁的巴格达迪经历了多场战争,还患有糖尿病,行动迟缓的他不太可能来回奔波。

此外, 巴格达迪生性多疑,几乎不相信自己核心圈子以外的人。又怎么会把自己的行踪泄露给出去,并且转移到离家乡伊拉克如此遥远的地方?

而欧洲情报人员最后一次追踪到巴格达迪,是于今年1月在叙利亚东部的巴古兹镇。

与欧洲情报人员不同,美国中情局认为该情报是一个重大突破。一个月后,全面展开追捕巴格达迪的行动,并将其命名为凯拉•米勒,以纪念被巴格达迪奴役、后来死于拉卡的亚利桑那州援助工作者。

此后,美国和伊拉克逐渐掌握了巴格达迪的具体行踪。

他们得知,巴格达迪近期在土耳其附近的伊德利卜出没,在一个名为巴瑞沙的村庄的各家各户之间转移,并确定了他和谁在一起。

根据当地官员的说法,巴格达迪住的,是去年年初建在一个地道综合体上面的房子。它十分坚固,是逃亡者的理想藏身之处,房东是另一个伊斯兰教军事组织“宗教保护组织”(Hurras al-Deen)的领导人阿布·穆罕默德·阿尔-哈拉比(Abu Mohammed al-Halabi)。

巴格达迪藏匿的地道图源:卫报

据美国副总统彭斯在新闻节目《面向全国》中说,他和特朗普在周四下午被告知,巴格达迪就在伊德利卜省的家中。特朗普随即下令进行突袭。

叙利亚人权观察站报告,周六凌晨1点刚过,美军派出8架直升飞机、一架战斗机,和驻扎在埃尔比勒的特种部队,对伊德利卜发起突袭。

在持续120分钟的激战中,美军遭到了来自“伊斯兰国”的地面还击,但最终,巴格达迪以及至少9名Isis成员死亡,其中不少是巴格达迪的家人。

阿尔-哈拉比(al-Halabi)和巴格达迪的两名妻子也引爆了自杀式炸弹背心。

美国方面,据美国国防部表示,除一只军犬受伤外,还有两名士兵受轻伤。

美军称在空袭中杀死了巴格达迪

特朗普形容,巴格达迪死的时候,“边哭边叫边逃跑”,“死得像条狗”,“死得像个懦夫”,整个过程宛如“在看电影”。

他还指出,巴格达迪的尸首残缺不全,但DNA测试证明其身份确凿无疑,美军带走了他的部分残骸。

特朗普对俄方应邀向美国开放当地部分空域表示感谢,并感谢了叙利亚、土耳其和伊拉克的帮助。

图源:Getty Images

然而,和特朗普的兴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各国领导人冷淡的反应。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警告说,“与邪恶的斗争尚未结束”。法国国防部长帕里(Florence Parly)发誓要与该组织“继续不懈地战斗”。

俄罗斯国防部则很快回应:俄方未掌握巴格达迪死亡的可靠消息,对美军行动的可信度表示怀疑。

实际上,此前巴格达迪已躲藏了5年的时间,这期间关于他已经死亡或者重伤的消息也传了多次,但从未被证实。

他上一次露面是在今年4月,在“伊斯兰国”发布的视频中,一位自称巴格达迪的男子声称斯里兰卡恐怖袭击是IS对叙利亚战局失利的报复。

图源:AP

另据ISIS新闻机构阿马格(Amaq)的一份声明称,巴格达迪早在今年8月就选好了继任者。

此人名为阿卜杜拉·卡拉达什(Abdullah Qardash),曾用化名阿法里(Hajji Abdullah al-Afari),是一名前伊拉克军官,曾在萨达姆手下服役,因冷酷而在“伊斯兰国”中得名“教授”。

据一位消息人士告诉《新闻周刊》,狡猾的巴格达迪,他早已不再指挥“伊斯兰国”的行动,而是让他的继任者接手。

图源:美联社

反恐专家警告称,尽管过去有多位极端组织头目身亡,但目前,全球仍有100000名极端主义者在各地游荡,对巴格达迪的打击恐怕会让极端组织越挫越勇。

巴黎政经的中东研究教授Jean-Pierre Filiu表示,巴格达迪的去世给“伊斯兰国”造成了打击,“但是,这种象征性的损失并不能从根本上影响“伊斯兰国”的运作方式。

或许,巴格达迪的死能换来片刻的安宁,恐怖袭击也能中止一段时间,但从长远来看,他的去世可能比消灭本·拉登对基地组织的影响还要小。”

(来源: 凤凰欧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