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热门社交平台不简单:有歌手为毒贩打广告,还有人叫卖数百张偷来的银行卡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近年来,新媒体等社交网络成为青少年犯罪滋生地,尤其是一些深受年轻人喜爱的社交软件,更是使青少年长期游走于成人世界的灰色地带中,而警方往往很难介入。近日,以“阅后即焚”模式分享照片和视频的社交媒体Snapchat成为法媒关注的焦点,这一社交软件风靡全球,且在法国有大批青少年用户。然而,这种独特模式也使得色情信息泛滥,甚至为大麻、伪钞、军火等不法交易大开方便之门,青少年用户暴露在这种环境下,引起家长和媒体的关注和忧虑。

非法业务五花八门

Snapchat于2011年诞生,如今每天全世界有约3.5亿张图片在这个平台上传播,而在法国,平均每天有1500万用户使用该软件,尤其是在青少年群体中风靡,而他们的父母对此却知之甚少。

Snapchat应用最主要的功能便是所有照片都有1个生命期,用户拍了照片发送给好友后,这些照片会根据用户所预先设定的时间按时自动销毁。而且,如果接收方在此期间试图进行截图的话,用户也将得到通知。(网络配图)

据法媒报道,这个以黄底白色幽灵为标志的程序,已经真的成为一部分人的梦魇。任何用户只要在上面输入关键词,都能搜索出关于大麻、假钞、军火、伪造名牌服装的大量信息。情况已经严重到巴黎大区的大部分毒品贩子都会在Snapchat上招徕生意的地步,此前曾发生过说唱歌手Mister You在上面为Villejuif地区毒贩“打广告”而被羁押的前车之鉴。而在93省,毒贩甚至在这个平台上承诺可以“送货上门”。

法国说唱歌手Mister You在Snapchat为Villejuif地区毒贩“打广告”。(Youtube视频截图)

此外,不法分子在Snapchat上的生意五花八门。例如贩卖银行卡信息,一个卖家宣称自己手上有数百张被盗银行卡,而且让客户放心大胆用,反正银行会在48小时内补偿受害者;又如在巴黎大区有数千名司机从Snapchat上购买伪造的行车执照,用来在Uber等各类共享租车平台上接活。

为逃避监管,许多用户会用一些切口或者黑话来作为关键词搜寻,比如不用“大麻”,而是用weed或者moula。而如果卖家被平台发现并被封号,他们会在几个小时后改头换面重新出现,名字和原来的非常接近,只稍微改动几个字母。此外,不法分子同样会采取自我保护措施,一旦发现有客户疑似是警察,就在对方账户上做个标记,让他什么都发现不了。

青少年的“暗网”

研究信息科学和传播的Stéphane Blocquaux博士将Snapchat称之为“青少年的暗网”,它主打“阅后即焚”概念,这让青少年以为在这里没什么会留下痕迹,其实并非如此。比如Snapchat上的图片中,大约十分之一是裸体照片(尤其是情侣之间互传),但其实可以通过截屏功能保留下来。此外,信息发送者可以自定义信息的留存时间,有时短至一秒,但也可以长达90天。

尽管如此,在《我自拍,故我存在》一书的作者、哲学家Elsa Godart看来,Snapchat仍然有极其强烈的瞬时性特征,这正迎合了“zapping(用电视遥控器频繁换台)社会”中的青少年心理机制。他们会觉得,既然一切都阅后即焚,那也不存在什么义务问题,最糟的事也可以发生,一切禁忌都可以不管不顾。

哲学家Elsa Godart的书《我自拍,故我存在》。(网络图片)

在这一点上,Snapchat和另一个社交媒体巨头Facebook形成对照,后者上的信息会留下痕迹,而Snapchat用户既不用参与讨论,也不用回复评论。所以在初中生这个年龄段中,Snapchat大行其道,而Facebook快没什么人用了。

警方无能为力

在这种背景下,执法者面临很大挑战。巴黎大区一些警察对媒体表示,他们会有人盯着Snapchat,比如出现一起斗殴事件,而现场视频流传到这个平台上,警察可以结合地理定位,找到事件的蛛丝马迹,并最终确定当事人身份。

但对于隐藏在暗处的毒贩子,警方没有太好的办法,因为当事人彼此间发送的信息是加密的,即便警方拿到了当事人的手机号,也只能分析常规的短信和通话记录。

社交网络上青少年卖淫问题也相当严重。每年公布全球卖淫和性剥削活动报告的塞勒基金(FONDATION SCELLES)最新报告显示,如今有三分之二的卖淫活动都是通过新媒体等网络社交软件进行的Facebook, Snapchat和Instagram等都是卖淫团伙的热门使用软件。通过互联网卖淫,性工作者不用因为在路边揽客而被警察干扰,但是却带来极大的安全隐患,特别是未成年人卖淫问题日益严重。(网络配图)

警方可以向Snapchat平台方面要求调取数据,但一来需要至少两个多月时间,二来这种合作通常局限在反恐等高度敏感领域,至于那些毒贩子,就只能任凭其大行其道了。

家长不安却无法控制

和警察一样,青少年用户的父母同样心有余而力不足。瓦兹河谷省一位母亲生气地表示,“Snap已经成了乱七八糟的东西,但要控制我们的孩子在上面干什么,实在太困难了,甚至根本不可能。”

以这位母亲为例,她禁止自己15岁的儿子和18岁的女儿在手机里安装Snapchat,有时甚至突击检查他们的手机,看有没有偷偷安装,但他们还是会在学校里用同学的手机玩,她对此毫无办法。

随着抖音在法国青少年中大热,去年,法国警方提醒家长,这款应用程序暗藏危机,家长需堤防他们的孩子成为性犯罪锁定的目标。据法国传媒大学(Celsa)教师弗朗斯说,抖音甚至成为某些有组织的极端派别竭尽全力去攻占的领域,因为受到抖音吸引的是少男少女,特别容易受到外界影响。他特别提到近年来肆虐美国网络的极右暴力组织,称这些极端派别在推特上公开号召成员或支持者上抖音去传播自己的极端言行,理由之一就是十多岁的少年人最容易受影响。(网络配图)

公司:我们已经努力配合

而Snapchat平台声称,他们已经采取很多措施来保护青少年,并表示对已经发现的滥用行为采取“零容忍”态度,采取封号等措施,并协助用户举报非法行为。

在涉及重大事项时,公司方面会尽量采取配合当局的态度,但这一比例仍然相当有限。例如2018年下半年,法国司法当局对Snapchat发出32项“紧急要求”,公司对其中18项做出“肯定回应”,但也仅占56%。相反,来自其他部门所有调取信息的要求,因为重要性相对较低,都没有得到公司方面的配合。

来源:欧时大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