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街小巷“捣蛋王”,万圣节你见鬼了吗?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万圣节(Halloween)是每年西方国家的传统节日。全世界的人都在预订自己的服装,为这个年度狂欢节日做准备。英国的大街小巷被装扮成了万圣节游乐场的模样,明星们在孩子的服装上都使出了浑身解数,化妆师今天也都忙着营业中。

万圣节的英国街头

对于英国人来说,万圣节是很特别的,因为不论是成年人还是小孩子都可以沉浸在欢乐、热闹的气氛当中。

这不,行走在这英伦街头,不难看见各家各户装扮的惊喜或是惊吓。

门前放满南瓜应该算是万圣节最温馨也温和的一种装饰方式了。

但更多的是这样的画面。一群骷髅人在门口坐着,也不知道主人该怎么进门?

还有布满蜘蛛和蜘蛛网的房子。

经典红色电话亭当然也不会被放过。

大白天人们会在街头玩起万圣节吓人游戏,打扮成吸血僵尸在街上游行。

地铁上还可能会遇到骷髅人陪你坐车。

如果真的太害怕,就做个南瓜灯配红酒在家冷静一下吧。

万圣节的明星宝宝

不管孩子们是出去玩“不给糖就捣蛋”的游戏,还是和父母一起踏上万圣节的红地毯。

明星们可是都抓住了万圣节的宝贵机会,给他们的孩子好好打扮了一番。

美国脱口秀主持人吉米·法伦(Jimmy Fallon)的女儿温妮获得了最可爱万圣节装扮奖,她被装扮成了一只毛茸茸的小鸡。

亚历克·鲍德温(Alec Baldwin),他的妻子和孩子罗密欧,卡门,拉斐尔和莱昂纳多·鲍德温穿着美国宇航局的宇航服。

去年,贾斯汀·汀布莱克(Justin Timberlake)和杰西卡·贝尔(Jessica Biel)全力以赴,他们和儿子塞拉斯(Silas)扮成了《乐高蝙蝠侠》(Lego Batman)电影中的角色。

格温妮丝(Gwyneth)和女儿去年在Instagram上分享了这张吓人的万圣妆容照片。

劳拉·哈希安(Laura Hashian)和孩子们蒂安娜(Tiana)和茉莉(Jasmine)在去年的万圣节上穿上了骷髅装。

杰西卡·阿尔芭(Jessica Alba)、卡什·沃伦(Cash Warren)和他们的女儿以《超人特工队》为荣。

凯莉·詹娜(Kylie Jenner)是美妆大亨、社交媒体女王。这次也是和女儿穿着相配的蝴蝶装亮相,看起来很可爱。

凯蒂·普莱斯(Katie Price)的儿子杰特(Jett)穿着狼人服装,看上去超级吓人,而邦尼(Bunny)则装扮成邪恶的女巫。

万圣节的化妆业

而对于一些女性来说,万圣节不仅仅是个一年一度为小孩子准备的节日,更是一份工作。

21岁的艾莉(Ellie)是一个来自爱丁堡的职业体绘师,也是社交媒体网红。她的整个职业生涯是围绕万圣节展开的。

“这是我一年里最喜欢的日子之一,”她说,“万圣节到来时,化妆界会非常疯狂。”

艾莉以美妆意见领袖的身份在Instagram上走红。她创作的那些具有魔幻色彩的妆容形象,模糊了美与恐怖的界限。

除了在Instagram上与品牌合作之外,她还做自由体绘师——去别人家里或者活动上,帮助人们打扮成各种恐怖的样子。

艾莉说,经常有人来找我,制作一系列他们在网上或者电影里看到的形象,但是最终,人们都喜欢他们自己对角色的独特演绎。

“电影一直是一个好的灵感来源,”她说,“《小丑回魂》(It,另译《牠》)里的潘尼怀斯(Pennywise),还有黑魔后(Maleficent),都是今年非常流行的。”

她表示,因为一些美国的网红,令英国也出现了万圣节热潮。

“因为人们从网上所看到的东西,就会想在万圣节里得到更多,”她说,“人们将此看作是一个大胆尝试和改变自己的机会。”

“化妆已经演变了很多。所有人都在变得更大胆,更狂野,也更享受万圣节,这一部分是因为他们在网上所看到的那些东西。”

网红可能通过来自美妆产品的赞助和代言赚钱,但是最有利可图的策略还是开发一条属于自己的产品线。

比如,来自美国芝加哥的26岁YouTube红人、体绘师莱克丝·弗莱明(Lex Fleming)就经常在万圣节时段与化妆品牌合作,她最为人所知的是她繁复的概念化造型。

莱克丝在7年前开了她的YouTube频道,展示她的创作,并和网友互动。如今,她有270万个订阅者。

“我很知道一个怪小孩的世界是怎样的,”她说,“YouTube令我看到,你其实从来都不是孤单一人。”

“让我实在吃惊的是,我在网上已经培养出了一家子人,他们都和我一样拥有怪异和富于创意的灵魂。”

除了与品牌合作和代言,莱克丝还运营着自己的生意,售卖一些以“完全适合美人或者怪物”为卖点的化妆刷。

虽然她有大量的追随者,但是她还是鼓励其他人拥抱自己的独特个性,不要太集中于关注网上在流行什么。

“我很希望将来能看到一些人的灵感是做自己,而不是将自己变成另一个人。”

来源:英中眼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