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诡事:唐顿庄园和法老的诅咒有什么联系?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又是南瓜飘香、落叶纷飞的仲秋时节,而万圣节也将在十月底到来。这个节日可是一年一度装神弄鬼的好时机,除了街道上游荡着精心打扮的“妖魔鬼怪”之外,影院里也将上映各类恐怖片,而同时几乎每座重要城市都有的寻鬼旅游景点ghost tour也迎来游客高峰,毕竟英国人对鬼故事的热衷举世闻名。与去年一样,我们会在这个西方的“鬼节”中再次为您讲述一个英国的著名神秘故事,但今年的这个故事并不完全发生在英国——事实上,它甚至串联起了当代的热门英剧《唐顿庄园》和三千年前埃及的古老统治者。

(《唐顿庄园》取景地海克莱尔城堡)

《唐顿庄园》中那栋美轮美奂的贵族大宅在现实中是有原型的,不过它并不在剧集设定中的约克郡,而在离伦敦不远的牛津郡。庄园取景地在现实中的名字叫海克莱尔城堡(Highclere Castle),是卡那封勋爵(Earl of Carnarvon)的产业。而我们故事的主角,第五代卡那封勋爵乔治·赫伯特(George Herbert)在20世纪到来时正是家族的执掌者。这位英国绅士于1866年出生在“唐顿庄园”,乃家中的独子,可谓生来就含着金汤匙。就像那个年代所有的上层阶级子弟一样,他从伊顿公学与剑桥大学三一学院毕业,后来又迎娶了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私生女并接受了女方家族赠予的巨额财产。按照现代的观念,可谓是一位不折不扣的人生赢家,可以理解的是他在靠结婚暴富之后开始了许多所费不赀的活动,比如赛马与赛车。但更为当世和后人所知的则是勋爵夫妇对埃及考古的热爱:他们在结婚后不久便开始频繁造访埃及,几乎每年都要去那里过冬,并且出手大方地购买当地古董文物,运回英格兰收藏。

(卡那封勋爵夫妇)

1907年,卡那封勋爵经人介绍认识了多年从事文物发掘和考古工作的专家霍华德·卡特(Howard Carter),同为英国人的卡特在年仅17岁时就开始干这一行了,在业内以工作充满热忱却又顽固偏执而闻名。在结识勋爵的时候他也正因为自己的顽固丢掉了上一份工作,面临着事业的危机,不过他在受雇之后很快取得了对方的信任,双方保持了长期的合作关系,在1914年勋爵还打算继续雇佣卡特开掘埃及帝王谷——虽然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推迟了这一项目,但在战后卡特便热情满满地再度返工。然而挖掘工作进行了五年却仍然一无所获。但在长期毫无收获的搜寻之后,卡那封勋爵对卡特的工作越来越不满,在1922年,他无法忍受自己的投资毫无回报,给卡特下了最后通牒,说定这将是他赞助开掘工作的最后一年。

(霍华德·卡特)

11月4日,考古队非常偶然地在之前开发过的遗址上找到了一条石阶。卡特几乎立刻知道那是一条隐没于地下阶梯的一部分。当天与次日,卡特都小心翼翼、缓慢地往下挖掘直到第12阶。在那里他发现了一个入口。外门上那三千年前的封印证实了那是一座皇室陵墓,也证实了陵墓内的东西完好无缺,他立刻通知卡那封勋爵赶来。11月26日卡特和他的工作人员抵达内门,而勋爵也带着他的女儿以及其他人员到场,在墙上开了一个小洞后,卡特将一根蜡烛伸了进去,烛光照亮了墓室。卡特的眼前全是金银珠宝——他们发现了图坦卡蒙法老石棺和埋葬的墓穴及陪葬的珠宝,且找到戴着黄金面具的图坦卡蒙王木乃伊,震惊了全世界。

(图坦卡蒙的面具)

然而这时可怖的“法老诅咒”也在人们面前浮现。传闻说在进入内室之前,卡特就发现了一块泥塑板上的古埃及象形文字,上面写着让人毛骨悚然是誓文:“死神将展开巨大的翅膀,扼杀敢于扰乱法老安息的任何人。”,而与卡特一起进入墓室的另一位考古学家则声称自己听见了一声“人类的低哭”,当年十二月出版的纽约时报也报道了他这段神秘的经历。而更加引起媒体兴趣的是仅仅六周之后卡那封勋爵就死在了医院里,据说临死之前还大喊着:”我听到法老在召唤我了!”据传勋爵在进入墓穴之后不久就感到自己的左脸被不知名的虫子叮了一口,疼痛难忍,并最终不治而死。而除了勋爵之外,同时出现在考古现场的其他人也一个接一个地离奇死亡:陪同他一起进入墓穴的金融家古尔德(George Jay Gould)也在这次行程中染上了热病,四个月后在修养地去世;勋爵的另外几位陪同亲属也在几年内相继离世,甚至他的遗孀伊丽莎白也在1929年因虫子叮蜇而死,甚至叮蜇的部位也在左脸颊。除了卡那封家族之外,许多进入墓穴的考古学家也相继死于非命:被卡特请来的考古学家梅西(A.C.Mace),长期昏迷不醒,最后于卡那封勋爵住宿的同一个旅馆。第一个解开图坦卡蒙裹尸布,并用X光透视其身体的亚齐伯尔特·理德教授(Sir Archibald Douglas-Reid)在拍了几张照片后突发高烧,两年之后也死于不明病症,另外还有一起随同进入墓穴的两位当地高官,埃及当局的阿里亲王(Prince Ali Kamel Fahmy Bey)、苏丹当局的总督史塔克(Sir Lee Stack)等等,在不久后相继死于刺杀。伦敦的报纸称这为“法老王的诅咒”,一时间诡异的阴云笼罩在所有关注此新闻的人们心头,也成为西方家喻户晓的恐怖故事。

不过,打开法老墓穴的“罪魁祸首”卡特却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他曾经多次公开表示“法老的诅咒”是无稽之谈,而若有任何人要被诅咒,那应该是他本人:见证了法老墓穴开掘的26人中,只有10人在十年内相继离世。如果法老的诅咒真的存在,为什么剩余20人平安无事呢?图坦卡蒙墓穴后续的考古和挖掘工作花费了将近十年时间,卡特在结束所有工作后回到英国,功成名就的他成为了一位收藏家,在1939于伦敦的自家寓所中因淋巴癌去世,享年64岁。虽然许多好事者仍然将他死于癌症归结为诅咒,并且将这“诅咒”归因为墓穴中可能存在的某种病毒。虽然众说纷纭,但可怕的诅咒故事也许只是近代突飞猛进的娱乐和传媒业催生的传奇。在两次工业革命推动19世纪的欧洲腾飞向前之时,得到极大发展的不仅仅是工业和交通:电力的运用使传媒技术得到质的飞跃。城市规模的壮大、人们识字率的提升,让报业进入了高速发展的阶段。

(Penny Dreadful是当时盛行的廉价恐怖小说)

这巨大的识字人口则推动了报业和出版业的爆炸式发展,贴合市民口味的通俗文学,进入繁荣期,恐怖小说和侦探小说迎来了井喷式的创作高峰,侦探福尔摩斯就诞生于1887年(其作者柯南·道尔还对“法老的诅咒”发表过不少猜想),而吸血鬼德拉库拉则在1897年被一位从来没去过东欧的爱尔兰作家创作出来。而木乃伊的故事天然具备英国大众对东方主义埃及的想象和神秘的气息,又顺顺当当地混杂了探险故事元素,正符合读者的口味。在20世纪前后电影产业的出现又让木乃伊再度深入人心,西方探险家深入金字塔面对可怕法老的故事,从此成为了经典恐怖故事套路。

(1999年的电影《木乃伊》)

时至今日,本是古埃及社会习俗产物的木乃伊已经成为了流行文化的一个符号,也是现代人脑海中固有的怪物形象之一,“沦落”到吸血鬼、狼人、丧尸等人们凭空编造的怪物们之中,与它们并列成为万圣节的热门装扮和恐怖片的寻常主角。这与20世纪初被大肆渲染的图坦卡蒙诅咒故事是分不开的。有趣的巧合是,21世纪后一部以卡那封勋爵祖产大宅为拍摄背景的《唐顿庄园》又让这座建筑成为了一张英国著名的文化名片。倒是不妨异想天开一下,如果在将来再度以海克莱尔城堡为取景地拍摄一部《木乃伊回魂唐顿庄园》,不知道会不会再度掀起热潮呢?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