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郭富城:《麦路人》是近期最爱作品 作为演员不会重复演绎相同角色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2019年第四届伦敦东亚电影节(LEAFF)于10月24日至11月3日在伦敦举行,本届电影节展映来自11个东亚国家和地区的60余部影片。电影节特设的“演员聚焦”单元今年关注于香港著名演员及歌手郭富城,并带来他以往的三部作品《父子》(2006)、《寒战》(2012)及《踏血寻梅》(2015)进行再次展映。同时,由麦庆勋导演、郭富城、杨千嬅主演的影片《麦路人》被选定为本次电影节闭幕影片,麦庆勋和郭富城一同出席闭幕式并于影片结束后参与映后问答环节,郭富城更在闭幕式上被颁获本次电影节“最佳演员”奖项。11月2日,本报与郭富城于萨伏伊酒店(Savoy Hotel)就本次电影节进行了一次深度谈话。

谈《麦路人》:“这部电影就像是人生的缩影”

采访当天,郭富城着绿色毛衣神采奕奕,丝毫看不出刚参与完东京电影节的疲惫。此次郭富城到访伦敦,短短两天时间内要出席电影《寒战》的放映,以及参与东亚电影节闭幕式及闭幕电影《麦路人》的映后交流。

《麦路人》讲述了一群来自不同背景的陌生人,在快餐店内宿宵相遇,他们同舟共济相互扶持,慢慢产生出家人般情感的故事。郭富城在片中饰演一个金融才俊,他在经历了一次人生挫败后被打落底层,他没有放弃希望,并借着帮助在沦落人生陌路上遇上的各式人物,为自己找到了救赎机会,并为身边的天涯沦落人,去寻回人生应有的梦想。近年来郭富城在电影上积极开拓领域,商业片与文艺片同时兼顾,口碑票房双丰收,郭富城表示,自己近年来出演了不少商业片,但当第一次看到《麦路人》的剧本时,便被深深地打动。

郭富城(以下简称“郭”):两年前我在戛纳为电影《六月的秘密》做宣传的时候,一位投资者跟我说有个剧本想找我演,当时的剧本还只有大纲。于是我回到酒店,静静地一个人看完剧本后,我惊呆了。回味剧本很久以后,我立刻打电话告诉我的经纪人说,我一定要拍这个片子。

我接拍的原因,第一是因为我觉得这个剧本“有心”。这个剧本所传达的话题直面社会,触及的是非常贴身的问题,比如香港的住房问题。起初人们是买房,然后发现自己买不起房,只能租房。再后来他们发现自己也租不起房,于是只能住劏房(又名房中房,是香港出租房的一种)。最后他们甚至劏房都住不起,只能成为流浪于公园和天桥底的流浪者。所以我们片子直击的就是一种现象,叫做“麦难民”,意思是没法住劏房又不想露宿公园和天桥底的流浪者,他们会在半夜人流量少的时候在麦当劳,或坐着,或看看书,想方设法渡过每一个夜晚。

电影中有一句话:希望能点燃生命,信念能改写人生,贫穷却能瓦解希望和信念。这句话令我的体会很深,这是一个非常写实的道理。因为电影是一个由现实演绎而来的故事。我的角色是一个曾经的金融才俊沦落成为一名麦当劳的流浪者(我们在这部电影中不能提及麦当劳的名字,于是我们改称为这是一个24小时快餐店),从此开始介绍每个来自不同阶层的人物,他们聚集在一起,体现的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些难忘的故事,直接或间接地导致了他们没法住在自己的家里。

当我在东京电影节和观众一起观看了这部电影的首映以后,不仅仅是看到自己创作的另外一面,还感受到了另一种力量,就是电影的力量,即是一个人如何去影响另一个人。这是一种“大爱”精神。我希望这个社会看待他人能够无分阶级、无分生活状况,无论一个人有多么穷,他都都应该去寻找自己的出路,支持自己的生活,寻找自己人生的价值。我很开心能够在电影里看到这一方面的价值。这部电影就像是人生的缩影,几个不同的主要角色都可以代表香港现在基层群体,反映了不同问题。所以我觉得不同阶层的观众看到这些问题的时候,都一定能在其中找到自己,从而启发自己。拍这部电影是我近期作为演员最开心的一件事,而且也是我状态最好一部电影,因为我爱这部电影。当然我一定会再投入到其它的商业片拍摄当中,但是这部电影和其他商业片不一样。如果要我说一部和社会有关系、和我们身边每个人都有关系的,全世界都能明白的、有信息的电影,我觉得这部电影就是我近期自己的作品里最喜爱的电影。

郭富城与导演麦庆勋在2019伦敦东亚电影节上合影

谈演员:“我是一个自觉与不自觉的人”

从一名舞者转型成为一名歌手一炮而红,再毅然决然地转型成为一名演员。郭富城表示,从2003年起自己开始有意识地将时间投入到电影当中,是因为发现天赋给了自己创作的优势。他表示,原来的舞者经历给了自己磨练肢体语言的机会,而电影则给他带来了更大的创作空间,他渐渐地发现,投入到电影的时间才是自己真正的人生。

郭:我在电影里所饰演的每一个角色,可能这个角色在我人生中只存在过很短暂的时间,他们被浓缩成短暂的生命,但是这个短暂的角色真真正正在郭富城的身体流走过,和我同时生活过。这种重要的体验加速了我的成长。一个演员需要很多的人生经验,越多的人生经验令你看事情的角度越宽阔,饰演出来的人物更有深度。在电影里,好的表演就是要注重每一个细节。细节是在分析一个剧本、分析一个人物的时候兼顾和领略不同的地方,如果你对自己的角色都不能看得很透,你怎么去演不同的角色呢?所以我很乐意去做一个演员,愿意放下自己十年来歌手的身份,将大部分时间转移到电影上。这一方面是天赋,还有就是好运气。我遇到张叔平和谭家明两位伯乐,他们两位令我出演的电影都拥有了一个属于我自己的角度和特色。

面对未来在影视上的规划,郭富城斩钉截铁地表示,自己不会去重复饰演自己的角色,以及会不断去挑战不同类型的角色。但面对剧本,郭富城也感叹道做演员,很多时候都在等剧本来敲门。在剧本选择上,郭富城感谢自己的团队对剧本挑选十分严格,而他则一如既往地青睐于自己没有演过的角色。

郭:如果你问我还想去挑战什么角色,我也很难说出具体。其实很多角色来自各行各业,每个角色当中都有很多的创作,而我是需要赋予角色不同的经历。这些都是我要去慢慢建立的。比如我演过的警察我也不允许自己重复,我在《踏血寻梅》演过臧sir,如果有一个角色和藏sir很像,又是一个等着退休和遇上一个影响自己的杀人犯的人物,如此雷同的话,我觉得我不会再接了。

那为什么另一个角色是警察我又会接呢?因为臧sir作为一个即将退休的警察,他要比真实年龄再大些,我就需要用一个我没有用过的肢体语言去表达这个人物所呈现的感觉。另外比如《寒战》,刘杰辉是一个警务处处长,基本上他的行动和别人不一样,也和臧sir那种“老差骨”(资历深厚的警察)不一样,他一定是坐在办公室里穿着漂亮斯文的类型,他要显出一种威风和自信,和臧sir那种自己家庭都有问题的警察不一样。《三岔口》里我也是一个警察,这个角色和臧sir也不一样,同刘杰辉也不一样,所以这些角色职业上面都是警察,但人物背景却完全不一样,这样我就会有很多空间给自己挑战不同的角色。

有时候观众看到我演警察,他们会说“你又演警察?”,但警察的角色也可以有很多种,我要看到他的设定背景、家庭背景、人物性格,这些考虑都会成为我创造这个角色的因素。其实相反来说,日后再演警察对我而言困难是更大的,但是更困难的时候我更加乐意去接受挑战,因为当饰演同一个职业时,我要去分开不同警察的(设定),让我再去演警察我是觉得很有趣的,但是难度肯定也更大。因为对于我曾经演过的角色,我不会再用这个所谓的人物、这种呈现出来的姿态再重新出现在镜头面前。我是一个“自觉与不自觉”的人,“自觉”表示我自觉我自己在演什么,“不自觉”表示我不能重复我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其实这是一个很深的(话题),但是这是我正在做的事情,对我而言也是一个极大挑战,因为我要在一个逐渐缩小的范围内演出另外一个人物。

最后郭富城提及,虽然暂时没有具体的计划,但期望能尽快在英国再度开办个人演唱会,“希望2020年就能成吧”,他笑道。

郭富城团队与导演麦庆勋于2019伦敦东亚电影节上合影

记者:何佳慧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