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显示:德国患者不必要的手术过多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贝塔斯曼基金会(Bertelsmann Stiftung)进行的一项研究指出:在德国,患者要注意被过度治疗,特别是进行不必要的手术。

每年德国大约要进行7万例甲状腺手术,尽管大约90%的手术并不涉及任何恶性病变。根据Gütersloh发表的研究,不必要的早期筛查和缺乏深入的诊断是部分早期流产手术的原因。

研究认为,通过更好的诊断,可以避免许多此类操作。该研究不仅提及过度手术,还谈到其他的医疗服务,例如多余的检查,多余的处方以及治疗方法等。

所谓的个人卫生服务(IGeL)特别值得怀疑。研究作者写道,德国医疗机构每年大约提供1500万个此类服务,公保是不能报销费用的,患者必须自己支付约十亿欧元。

例如,对卵巢进行的超声波检查来检测卵巢癌是德国第二大最常见个人卫生服务,每年总量高达200万次以上。但是只有10%的手术女性患有恶性疾病,多数妇女根本没有风险,因此没有必要进行干预措施。很多假阳性结果反而极大地增加了妇女的心理负担,造成越来越多人接受了不必要的而且危险的医疗干预。

为什么会过度治疗?

研究作者认为,造成过度治疗的原因有几个。医师和患者的期望和态度都起着重要作用。例如在德国,医疗保险非常好,即使是不必要的医疗行为也可以得到费用的报销。另外很多人有越多越好这种根深蒂固的信念。但是,这种多余的操作可能导致不确定性,和后续复杂的干预措施。这也将捆绑被其他地方需要的医务人员。

其他国家怎么做?

在加拿大,澳大利亚或荷兰,对于这种给诊所和医院带来可疑收益的医疗措施会有具体的制约措施。加拿大医学教授Wendy Levinson表示:“西方工业化国家中多达30%的医疗服务措施是不必要的。”

根据贝塔斯曼基金会(Bertelsmann Foundation)的说法,医师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以防止过度医疗。“这一概念已经在其他国家成功被引入,并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在德国,为了患者的福祉,也应给予更强有力的支持。“

来源:德国热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