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音乐人的音乐人生 华裔青年作曲家用西方乐器演绎中国故事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杨远帆2019年

刘红豆/文

杨远帆/图

九月底,在伦敦Greenwood剧院,一部动听的钢琴协奏曲《牡丹亭·游园惊梦》赢得了满堂喝彩。这部分为三个乐章的协奏曲,用一整套包括钢琴、弦乐、铜管乐、打击乐和木管乐等的西洋乐器生动地展现了出自于中国剧作家汤显祖笔下《牡丹亭》的经典故事。

它的作者——杨远帆,一个年仅22岁的英国华裔青年,受汤显祖故里抚州市政府的委托,创作了此曲。在他编织的音符中,一幅浪漫的爱情蜃景被娓娓道来,跟随着他的指尖流传到了他乡的土地。

拥有“绝对音感”的音乐天才

在广传的说法中,一万个人之中才有一个拥有“绝对音感”的人。而杨远帆就是其中的一个“万里挑一”,他可以只听到某个偶然撞击的清脆的玻璃或瓷器声就能准确判断出那个声音在琴键上对应的音符,可以精确地指出演奏者所演乐曲的实际调式。

这种能力让杨远帆从儿时起就显现出独特的作曲天赋。

2009年8月,杨远帆12岁,在英国曼彻斯特年轻钢琴家协奏曲国际大赛中获第一名,这是他同评委握手致谢的画面

2003年,6岁的杨远帆去朋友家参加生日派对,第一次触摸到钢琴琴键后,只琢磨了一小会儿,就能够奇迹般地弹出自己在学前班听过的歌曲旋律来。在他学琴不久,知道了初步指法之后,他就喜欢独自坐在钢琴前,开始随意弹奏自己脑海中浮现的故事。

据杨远帆父亲的回忆,刚接触钢琴时的杨远帆对写作文和故事也有着很大的兴趣,他常常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写很多小故事和小剧本。这种对于文学创作的想象力似乎与他创作音乐的思维也有所联系。对于他来说,写作文是将脑海中那些迸发的奇思妙想用语言和文字表现出来,而在钢琴上即兴的弹奏,便是用琴键上的音符来演绎他脑海中的剧情,用音乐来讲故事。当他随性漫弹的音符开始被他记录在用直尺和铅笔绘制的五线谱上时,一首首充满着他幻想和热情的乐曲便由此诞生。

2007年,年仅10岁的他就创作出了自己的代表作之一——《G大调幻想曲》,这受到了英国媒体的广泛关注,BBC电视台为他专门制作了节目“远帆,那位钢琴人”(Yuanfan, the Piano Man)。直到2008年,杨远帆入读了奇特慕音乐学校,这才开始了对于音乐和作曲的系统学习。随着他的成长和磨练,他的作曲和演奏也逐渐走向成熟。

如今的杨远帆,虽然年仅20出头,却早已拥有许多作品,并带着自己的音乐走过了许多国家,踏过许多土地。而经历过所有的荣誉、喝彩之后,他却依旧是那个潜心于音符之中,流连于琴键之上的“少年”。在被问到除了音乐之外有没有其他的职业规划时,他笑着用流利的中文答道:“没有别的工作可以像音乐一样让我这么快乐。”

杨远帆2013年
杨远帆 2014年

与中国文化的渊源

走进杨远帆的家中:中国风的沙发刺绣,青花瓷的墙壁挂饰,门上还贴着年画。出生于爱丁堡的他虽然从小接受着英国教育,却在一个处处是中国元素的传统中国家庭氛围中长大。

“我不像其他的英国小孩,我是看《西游记》、《哪吒》这些动画片长大的。” 杨远帆说。

虽然身处异国他乡,他的爸爸妈妈却从未放弃让他接触和学习中国文化。在学校,杨远帆接受的是全英文的教学环境,而在家中,父母却坚持要求他用中文对话,并在周末带他去中文学校接受一些中文阅读和写作的训练。儿时的他也曾回到祖国,长城下的夕阳斜晖,故宫中的蟠龙殿柱,无一不让他深深难忘。

中国音乐对他的启蒙则更早。4岁时,父母就送给他一套CD,里面有不同风格的中国音乐,流行、古典,甚至还有摇滚。

“这里面很多旋律都很好听,小时候会在电视上放着,全家一起听。”杨远帆说罢,随手在钢琴上弹了一段邓丽君的《海韵》,“比如,这首歌我就特别喜欢”。杨远帆的父亲说,在杨远帆小的时候,经常会在家中弹奏一些他们所熟悉的中国歌曲,并为这些歌曲配上即兴的伴奏。他还经常参加华人举办的音乐会和庆典,演奏了诸多如《白毛女》,《浏阳河》等属于中国人自己的歌曲,让漂泊在海外的华人也听到了来自祖国大陆熟悉的旋律。在他心里,西方音乐从历史上来看可能更复杂,更恢弘,但它不一定就比东方的音乐能给人带来更多的感动。

杨远帆2014年在中国第三届曹禺文化周上演奏他的第一钢琴协奏曲《原野》

融合的音乐风格

对于杨远帆这样的作曲者来说,作曲最难的一项就是要确定一个作品采用什么样的风格。现代派的曲风是当今西方作曲界的主流,杨远帆也倾心这一创作风格,他所创作的乐曲也不少采用西方所流行的现代派表现方式。这种风格的音乐舍弃了传统风格和谐的调性规律,而用“无规律”特点取而代之。

杨远帆说:“现代派的曲风是冲破现存规范,颠覆传统的一种艺术范畴,它可以用它的自由和流动感表现出来故事画面。”在他已发行的作品《海涛》(waves)中,就用这种“无规律”的曲风生动地表现出了从微波荡漾到浪潮复叠的画面。

“但是中国音乐的风格,比如《梁祝》,是以旋律鲜明,音韵和谐的浪漫派为主的,像那种听起来‘不太和谐’的现代风格对于中国的听众来说,可能并不是那么容易被接受。”他说。2014年,年仅17岁的杨远帆根据中国戏剧家曹禺先生的话剧《原野》创作了同名钢琴协奏曲,在创作时,他使用了现代派风格去表现《原野》中描写的故事画面,但考虑到中国音乐所流行和被观众所接受的浪漫派风格和调性规律,他在作品中的第二乐章也特别融入了具有中国特点的浪漫曲风。

杨远帆2014年在中国第三届曹禺文化周上演奏他的第一钢琴协奏曲《原野》

在杨远帆看来,一个作曲家要有自己特有的作曲风格,但也不能局限于一种单一的风格。他用手机播放器打开了中国著名作曲家谭盾所创作的两段曲风截然不同的音乐,“比如说,谭盾的影视音乐有很强的旋律感,而有些器乐作品却采用自由的无调风格,你很难想象这两段音乐居然是一个人写的。”2017年,《原野》荣获中国文化部交响乐类创作国家艺术基金,并由中国歌剧舞剧院交响乐团组织巡演,所到之处,大获成功。杨远帆还带着这部由中国经典戏剧创作的音乐在伦敦、曼彻斯特、巴黎等地演出。同样的,刚刚在伦敦举行完首演的《牡丹亭·游园惊梦》中,杨远帆也将现代派的乐思与中国习用的浪漫派的曲风相结合,创造出了独一无二的纯音乐版本的《牡丹亭》。

2018年11月,作为冠军,杨远帆在第二十八届意大利罗马国际钢琴大赛闭幕式上演出
2018年11月,作为冠军,杨远帆在第二十八届意大利罗马国际钢琴大赛闭幕式上演出

用音乐语言讲述中国故事

钢琴、长笛、大提琴等西方乐器的合奏本该适于描绘出一派西洋景,却被杨远帆笔下的音乐演绎成一幅古色古香的中国画。

在创作《牡丹亭·游园惊梦》时,杨远帆特意用提琴、竖琴等乐器去模仿中国传统乐器胡琴、古筝的音色,他解释道,虽然不能完全复制那些中国乐器的音色,但这些特别的“点翠”却能够增加乐曲的中国味道。为了表现出剧情的画面,他用小提琴独奏去表现杜丽娘的喃喃自语;又用钢琴和提琴、钢琴和笛子的重奏去描摹柳梦梅和杜丽娘之间的深情对话,还通过利用乐曲不同的速度、强弱与调性去展现人物心境的变化过程。在他看来,当一部优秀的剧作在走出国门传介推广的时候,可能会因为语言不同的障碍,大幅减少其文化意蕴的美感和受众的共鸣。

杨远帆2019年夏天在中国歌剧舞剧院演出

杨远帆回忆道,其实《牡丹亭》曾经也以昆曲,高腔等形式走出国门,但是由于外国人不懂中文,所以感知起来有一定的难度。而正如他所说,“音乐是可以跨越国界,超越自然语言的”,纯音乐的作品能够用音乐的语汇,将故事传达给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冲破语言的限制去传递内含的情感,表现出唯美的故事画面。

“我认为西方人可能还没有了解到中国音乐有多好,中国文化历史有多广大。”在2019年夏天的央视节目《今乐坛》的采访中,杨远帆说,自己作为一个在英国长大的中国人,应该利用自身两个国家的文化背景,更多的将中西方的音乐结合起来,以西方受众易于接受的方式去推广中国的音乐和传统文化。“虽然学校传授给我的是西方的音乐理论,但我身上的中国元素让我在创作中有着难以磨灭的东方情怀,这种情怀今后也会一直在。”在杨远帆的音乐海洋里,他也早已起锚掌舵,撑着那艘载着中国音乐和艺术的小船,如他的名字一般,在星空下扬帆远航。

杨远帆2019年9月在伦敦格林伍德剧场演奏他的第二钢琴协奏曲《牡丹亭—游园惊梦》
杨远帆2019年9月在伦敦格林伍德剧场演奏他的第二钢琴协奏曲《牡丹亭—游园惊梦》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