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教师将大规模罢工,暴露高校重重挑战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上周,英国大学工会(UCU)宣布其成员将在11月25日至12月4日期间进行罢工。这次罢工行动得到了工会79%成员的支持,将涉及60所英国高校,波及百万名在校学生。英国大学工会(UCU)秘书长乔·格雷迪(Jo Grady)表示:“除非高校雇主开始认真地与我们进行商谈有关养老金成本和下降薪资待遇的问题,第一波罢工行动将在本月末进行。”

除了长达八天的罢工,工会成员也将在恢复工作后继续一系列劳工行动(Industrial Action),例如严格执行合同的工作时间,不为缺席的同事代课,拒绝为罢工失去的课时补课。

众所周知,英国拥有世界顶尖的高等教育机构,为全球科研和创新提供了无尽动力。英国的高等教育行业也是国家重要的经济和社会资产,为国民经济贡献了950亿资金,其雇佣的教员、研究员和辅助员工为社会提供了94万多个工作机会。

此次大规模罢工展示了困扰英国高校已久的两个棘手问题:一是养老金的缩水,二是工资待遇和工作环境的不尽人意。根据英国大学工会提供的数据,包含剑桥大学、布里斯托大学和伦敦大学学院在内的43所高校将因养老金和薪资待遇的问题参与罢工;包括牛津大学、肯特大学和布莱顿大学等14所高校将因薪资待遇和工作环境的问题参与罢工;包括东安格利亚大学在内的三所高校将因养老金问题参与罢工。

英中时报 综合报道

英国养老金改革的挑战

根据英国大学工会发表的一份报告,自从2011年英国高校退休金计划(Universities Superannuation Scheme)改革以来,其成员将多缴纳4万英镑的养老金,却在退休后将损失20万英镑的养老金。

近几十年来,随着英国老龄化问题的出现与加剧,养老支出逐年扩大,养老金基金缺口变大,财政负担严重。大量养老基金逐步实现从收益确定计划(Defined Benefit,简称DB)到货币购买计划(Defined Contribution,简称DC)的转变。

收益确定计划(DB),意味着养老金管理人向参与者作出承诺,保证其养老金收益按事先的约定发放,即每月领取确定数目的的养老金数目。对于货币购买计划(DC),员工缴纳的分摊款是固定的,通常是员工工资的一定比例,雇主同时也根据比例贡献分摊款。员工享有的收益由投资表现的好坏而定,从而其退休后每月可领取多少养老金是不确定的,他们承担了投资缩水的风险,同时也有可能获得高额回报。

Close up Coins in glass jar for giving and pension concept , dark retro color tone

英国大学校长委员会(UUK)发言人对英国大学工会的回应反映了英国养老金大环境所面临的挑战:“从2011年以来,提供收益确定计划(DB)养老金的成本大大增加,因为人的寿命增加,经济环境也发生了本质的改变。参与退休金计划的成员会意识到,回到2011年之前的收益方式是不可能的。与2011年前相比,大学雇主每年多缴纳了4亿资金,从2019年10月开始,对员工养老金的贡献率从员工收入的16%增加至21.1%,这比大多数私人养老金项目要慷慨地多。”

根据英国高校退休金计划的官网,该退休基金为货币购买计划(Defined Contribution,简称DC)和收益确定计划(Defined Benefit)结合的复合式基金,由内部投资团队进行资产配置和管理,其中资金的60%用于股权投资,15%用于固定收益投资,7.5%用于地产投资。

然而由于养老基金的收益率与市场的表现紧密挂钩,包括英国高校退休金计划在内的养老基金都面临着收益下降的困境。为了达到与预期相当的收益结果,只有要求员工或雇主增加每月的资金贡献,这自然引起了高校职工和高校在养老金问题上的冲突。

象牙塔内的工作没有那么光鲜?

英国大学工会曾引用德勤公司发布的一份《英语国家高校员工收入报告》:英国讲师的收入明显低于澳大利亚、加拿大和美国的同等水平,是英语国家中最低的。“如果我们不开始给英国的学术工作者应得的报酬,国际和英国的学者将考虑国外的工作机会。我们不能把英国教育的声誉看做理所应当,这是在我们员工的知识和能力的基础上形成的。”

让英国高校教职工不满的,还有高校管理层与普通教职工的收入差。根据《卫报》,英国高校校长的年薪每年以3.5%以上的速度增长,平均工资达到25万英镑。英国大学工会的发言人曾表示,“参与罢工的工会成员对此感到很愤怒,大学校长的工资一直在增加,而员工工资却在减少。这是薪酬公平的时候了。”

根据英国大学工会在2016年的一份研究,一半以上的高校教职工获得的是临时合同,与此同时,员工的薪资实际价值与2009年相比缩水了17%,工作时间却在无形中变长。根据工会提供的数据,一位讲师在每周10小时的合同薪水为18.7镑/小时,当他们每周工作20小时,小时薪水降为9.35镑。而这些讲师都拥有七年以上的学术工作经验。一位华威大学的研究员表示,她在完成英语文学博士学位后的第一份全职工作中,只拿到了70%的薪水。这番经历对于在英国任职的年轻学者而言,是不可避免的。

除了薪酬给教职工带来的生活压力,慈善机构Education Support Partnership 发表的名为《高等教育员工健康》(Staff Wellbeing in Higher Education)研究报告显示了高校环境给员工带来的精神压力:在一个受经济目标驱动的环境中,高校学术工作者经常感到孤立和焦虑。55%的受访者表示自己精神紧张,40%的表示在过去两年内,因为对健康带来的压力,考虑过离开该行业。

该报告也显示了日趋市场化的高校环境给员工带来的压力。“学术工作者在充满竞争的高等教育市场中感觉需要产出更多成果,这意味着在工作中的无力感。学术工作者的工作时间越来越长,工作内容越来越难,他们被期待能做所有的事情,既要在教学中出色,也要在研究中出色,这既不现实,也有损他们的精神健康。”一位学者表示:“你需要尽一切力量保持生源数量,否则,明年你会发现有同事丢了工作。”

谢菲尔大学的一位教授表示,年轻的研究员需要学会坚韧,因为失败和被拒绝的比例非常残酷。一位牛津毕业的博士生表示,自己曾经打算在毕业后从事学术,然而经历显示,高校之路对心理健康会产生巨大消极影响。“我所有的博士朋友中,没有不受焦虑或抑郁影响的。你需要在孤立的环境中工作很长时间,你获得的工作合同通常是短期的,你一直在发表的压力下工作。”

学生的权益

对于受高校罢工影响的学生而言,原本有限的上课和辅导时间都将被缩短。《每日电讯报》建议学生可以通过投诉的方式向学校申请经济赔偿。首先,学生需要向学校的内部投诉渠道递交赔偿申请,如果申请被驳回,学生可以向解决学生投诉的独立仲裁机构Office of the Independent Adjudicator(OIA)提出申诉。OIA将以学校是否尽力减少对教学干扰的标准进行裁定。如果裁定结果不能让学生满意,学生可以选择上庭。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