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辛勤工作,却只能在地铁“安家”:揭秘隐于巴黎“地下”的贫穷打工族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冬天来临,无家可归者再度成为舆论聚焦的对象。据法新社11月18日报道,当天披露的一项调查显示,有数百人以巴黎地铁为家;与流落街头的人相比,他们往往年龄较大,身体状况也较差,而且其中有越来越多的贫困打工族。

以地铁为家的“穷忙族”

据信,这是首次针对巴黎地铁中无家可归者的调查,由巴黎地区公交公司和巴黎社会救助机构观察站(Observatoire du Samusocial de Paris)在2018年12月到2019年8月间合作完成。调查显示,以巴黎地铁为家者82%是男性,讲法语,平均年龄46岁。这一特殊群体中有着越来越多的贫困打工者。根据调查,他们中有三分之一的人声称有收入:20%有打工收入,6%有退休金,3%是失业者。

根据对巴黎289个地铁站中714个无家可归者的跟踪调查,仅7%的人说整天待在地铁中,他们不愿承认自己是流浪汉。以地铁为家者仅有三分之一声称没有任何收入。(网络配图)

负责上述调查的巴黎社会救助机构观察站的社会学家奥迪尔·马奇解释说:“相关的社会阶层发生了变化,尤其是地铁中贫困打工族人数的增加,他们使地铁又多了一项功能。他们白天打工、晚上来地铁过夜,或是夜里打工、白天来地铁休息。”

调查显示,以地铁为家者中,出现了越来越多新近退休人员,主要原因是他们收入减少之后失去了自己的住房;也有一些是跟家庭决裂的年轻人;同时还有一些病人,据马奇表示,以地铁为家的病人增多“跟医疗机构人满为患现象有关”。

近年来有一种日渐流行的说法,称“地下族群”(即以地铁、车库为家者)处于“沉陷”状态,使他们失去了时空概念,与世隔绝。但是根据上述调查,目前以巴黎地铁为家者有半数以上花不少时间在地面上,他们需要吃、喝、如厕,需要洗涮和清洗衣物。由此看来,所谓相关群体的“沉陷”和与世隔绝的说法并不成立。马奇说:“不能因为他们以地铁为家,就断言他们已经与社会隔离。”

一名剑桥大学博士通过对巴黎流浪汉的调研,近日在网上发文表示,流浪汉并不像人们想象那样每天无所事事,相反,许多流浪汉正积极想方设法改善自己的境遇。文中,他列举了一名来自刚果的流浪汉Pascal,每天的“工作”是乞讨。早上,他需要想办法吸引地铁内来来往往的上班族,中午,他则会选在9区一家还不错的面包房前乞讨,之所以选择9区面包房,因为他感觉这边的人相对生活比较宽裕。下午,他会赶到巴黎东方火车站(gare de l’Est),因为这里常会有大批德国游客。根据经验,他懂得在面对不同群体时用不同的方式乞讨,来提高成功率。对他来说,乞讨并非一种被动的生活方式,而是通往其他“正常”生活轨迹的第一步,是一段职业历程。(网络配图)

地铁流浪汉并非都在乞讨

巴黎公交公司反排斥部门负责人吉亚瓦时介绍说:“在地铁里过夜的人数时多时少,通常每夜在200到350人之间。”但寒流到来时,多数往往会激增。根据2018年的相关身份统计,在地铁过夜者将近2500人。

以地铁为家者并非如有些人想像的那样以乞讨为生。对其中半数左右的人来说,早上6点到8点,他们通常都在睡觉;从18点起,其中约60%的人无所事事,这时候乞讨者相对较多,约占18%。

以地铁为家者往往有长期无家可归的经历:他们中约四分之一失去住房已经超过10年,近半数人失去住房至少5年以上,约四分之三的人无家可归已经一年以上。

今年5月底,巴黎大区议会主席佩克雷斯宣布要设立“团结之家”,专门接待地铁中的无家可归者。

以地铁为家易得病

根据上述调查,巴黎地铁中无家可归者中近三成自称“病了或病得不轻”,从比例上其健康状况看要比其他无家可归者严重得多;根据2012年的全国调查,无家可归者自称生病或病得不轻的比例是17%。以地铁为家者中约30%表示日常行动有困难(吃不下,走不了),其中约20%已经到了相当严重的程度;有3%的人表示步行500米都非常困难,2%的人表示根本走不了。

调查还显示,地铁中的无家可归者约30%表示每周饮酒超过4次,另有同样比例的人则滴酒不沾。此外,他们中约有四分之一的人表示在过去12个月中曾有过毒品或替代药物:20%吸过大麻,14%服用过可卡因,7%用过含鸦片类药物。

为何宁睡地铁,不去收容所?

就在今年2月,150名巴黎公共运输公司(RATP)员工对在地铁站内“安家”的流浪汉进行调查,以了解他们的经历和需求。

法国France inter新闻台记者跟随一组员工来到地铁10号线奥斯特利茨火车站(Gare d’Austerlitz),一名26岁年轻人睡在站台边,他说自己三年前与家里断绝了关系,于是决定在地铁站内“安家”。“外面很冷……在这里,我拥有一片角落,感觉很好。”这名年轻人已获得屠宰牲畜的职业证书(CAP),第二天就要去参加公司面试,他小心地将简历、证书等资料叠放在身边。现在对他来说最主要的问题是“清洁”,他经常会去一些提供淋浴的协会洗澡,这对他帮助很大。

24岁的Pierre表示比起收容所,他更愿意待在地铁,因为收容所里都是小混混。“上回我在收容所过了一晚,结果吃了大苦头。我手机被偷,还被人用瓶子砸。”由于每天都待在同一站台,所以不少搭乘地铁的人都认识他,有时会和他聊天,还会给他点东西。就在站台不远处,一名流浪汉也持相同观点,“收容所里都是小混混,我才不去。”

来源:欧时大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