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今庸 须向旧卷索新知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人物小传

李今庸,第二届国医大师。熟谙中医经典,深入研究中医考据学,纠正古医书中的错误和偏差。他精通书本又能跳出书本,在数十年的临床实践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选药用方主张方不在大、对症则效;药不在贵、愈病则良。

尽管年事已高,听力下降,但当记者凑到他的耳朵边,大声问起“学习中医应该读哪些书”,这位94岁的老人仍会不假思索地说:“《金匮要略》,东汉的著作,现在仍需要研读。还有《内经》……”

他便是著名的中医药学家和内经学家、湖北中医药大学教授李今庸。虽然已过鲐背之年,这位第二届国医大师仍然时刻关心着中医学术和事业的发展。除了中医药学及临床中医学,李今庸尤以在古典医籍上的研究成就卓著,被誉为中医训诂校勘专家。

学习经典不能马虎

上世纪90年代初,国家组织编撰《中国医学百科全书——中医学》,李今庸被特邀为编委。一次,有人问起《内经》中一条原文,李今庸脱口而出,并指明出处。大家拿出原著一对照,一字不差,不禁感慨:“活医典”名不虚传。

1925年,李今庸出生于湖北枣阳唐家店乡。他的父亲悬壶乡里数十年,在当地是一位颇有影响的中医。受父亲的影响,李今庸7岁入私塾,学习四书五经等传统典籍。13岁开始随父学医。

“我13岁那年,日寇入侵,家乡沦陷。我就辍学在家,给父亲当助手,跟着他学习中药炮制、切片、处方用药等知识和技能。”李今庸说,在父亲的指导下,他还广泛阅读了《黄帝内经》《伤寒论》《针灸甲乙经》等中医经典,为后来深入研究中医药学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新中国成立后,李今庸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参加医疗卫生防疫工作,并在家乡以父亲的诊所为基础组建了“联合诊所”,给乡亲们看病。1954年,李今庸来到湖北省中医进修学校(后更名为湖北中医学院,现为湖北中医药大学)学习,后成为该校的一名中医教师。

执教不久,他便展露出熟谙经典的功底。只要有人提到《黄帝内经》中的某段话,他都能凭着记忆很快指出是在书中的哪一篇。这一切都被时任湖北中医学院副院长蒋笠庵看在眼里。1961年,蒋笠庵送给李今庸一本学术杂志,里面登载了不少关于古书校勘、训诂类的文章。

“许多中医古籍在流传的过程中,经过千百年传抄,难免存在错漏和难以理解的地方,成为学界的一大难题。”李今庸说,读罢这些文章,顿时领悟了老院长的良苦用心,决心学好校勘训诂知识,逐字逐句读懂古典医籍。

从跟着父亲临床问诊到埋首于浩如烟海的中医典籍、深奥难懂的古文,李今庸从此步入了一条漫长而艰辛的治学之路。“学好中医没有捷径可以走,就是要老老实实学习中医经典,一字一句都不能马虎。”李今庸说。

考据背后人命关天

在中国传统学术体系中,“小学”是一个重要的部分,包括分析字形的文字学,研究字音的音韵学,解释字义的训诂学。

而李今庸的治学之路,正是从研究小学开始。

“汉语言考据学和中医药学看起来没什么关系,实际上关乎对古医书的正确理解,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李今庸的女儿、传承人李琳说,老祖宗留下的中医典籍中,蕴藏着古人总结的大量关于生理、病理、诊断、用药等方面的经验和知识,这些是中医的基础。研究中医考据学,正是要纠正古医书中的错误和偏差,恢复原旨原意,以更好地指导中医临床。

从上世纪60年代初开始,李今庸就阅读了《说文解字注》《说文通训定声》《尔雅》《广韵》等古代的“工具书”,掌握了分析字形、字义、发音等治学的基础。

在此基础之上,他将清朝乾嘉时期所兴起的治经学方法,引入古医籍的研究整理之中,运用古文字学、历史学、避讳规律等有关知识,对中医古籍中一些悬而未决、聚讼未已的问题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一组数据显示他的涉猎之广:仅在他的代表著作《古医书研究》中,考证所引用先秦、两汉、唐宋时期的书籍达257种,其中医学类75种,其余经史子集类达180多种。

不唯书本、敢于质疑。从上世纪60年代至今,他发表了诸如“析疑”“揭疑”“考释”“考义”类文章200多篇,不仅提出了独到见解,有些甚至使千百年来的疑窦顿消。

“每写一篇文章,父亲都要头痛数日,然而他仍乐此不疲。”李琳说,有时为了一个词的考究,他可以花一个月的时间查资料。精通书本又能跳出书本,在数十年的临床实践中,李今庸对补泻治法有着很深的研究,尤其在内伤杂病的补泻运用上,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选药用方上,他主张方不在大,对症则效;药不在贵,愈病则良。

言传身教培养队伍

在大半个世纪的执教生涯中,李今庸也十分注重经典著作的教学,他曾语重心长地告诫后学,莫谓故纸无今用,须向旧卷索新知。

早在1958年,他就率先在全国中医学院校的本科教学中开设《金匮》课,独立编写了《金匮讲义》。1963年,又主持编写了全国高等医药院校第二版试用教材《金匮要略讲义》,将《金匮》这一学科推向了全国。1978年,他恢复和主持湖北中医学院内经教研室工作,主编《内经选读》供中医本科专业使用。

在《黄帝内经》《难经》《金匮要略》等古医书上的深入研究和独到见解,奠定了李今庸在中医学术界的地位。在主持教研室工作期间,他提出了“知识非博不能反约,非深不能至精”的思想,要求教师培养读书和写作习惯,言传身教培养出一批高素质的中医教研队伍,成为中医药学的传播者。

李今庸一直都在关注中医发展,为中医药事业振臂呼吁、鞠躬尽力。历任湖北省政协常委、省中医药学会理事长等职务,李今庸多次深入基层考察调研,思考中医药事业的发展。从上世纪70年代至今,共写下提案、建议、信函200余篇,推动了我国中医药事业的改革进程。

李今庸一生生活简朴,不尚奢华,唯以购书、读书为平生之最好。走进他的书房,除了浩瀚书海,满墙都是他自己书写的诗词,其中一幅尤为醒目,“书,善读之,可以医愚”。

有一年,李今庸到缝纫店制作衣服,师傅给他量尺寸后,记述体征为:“背驼,胸凹,肚大。”他据此写了首自嘲的诗:“背驼胸凹心尚正,耳聩目瞀神未昏。肚大难容奸邪事,势利场合懒钻营。笃守岐黄性鲁钝,半生舌耕在医林。肩作阶梯扶人上,锦衣从未入方寸。”

也许正是这种乐观平和的心态,让他矢志杏林,初心不改。(本报记者 范昊天)

《 人民日报 》( 2019年11月27日   13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