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新移民,都在通往大厨的路上越走越远!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无论你身处何方,你的胃总是指向故乡。

我的家乡是以面食名闻天下,人们可以一年不吃米,却不可一日不食面。

刚到上海求学那会儿,甚是激动,因为可以天天吃米饭,年轻的时候对自己的故土和文化不够自信,很多时候会觉得吃面食土气,还是吃米饭要有品位些。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只吃米饭。

回想起来,那时的心理就如同现在的白领们开口闭口,会前会后要来杯星巴克,时不时的要端个星巴克的杯子看似行色匆匆的在人群中穿过,你和她打个招呼吧,她会忙不迭的道一声:“ 这一天不喝个两杯星巴克简直就度日如年。。。” 刚上大学那会,就是觉得吃米饭远比吃馒头品味高些。

青春伴着浮躁和虚荣渐行渐远,渐渐的你会发现无论你身处何方,你的胃总会指向故乡。

三十五岁后,我愈来愈发现这是个颠扑不破的真理。

我对面食的痴狂无以复加,毫不夸张的讲,但凡上海滩上有点名气的面店,我都曾一一品尝,随着年岁增长,故乡在我心中变成了极重的分量,喜欢邀请异乡的朋友享用家乡的美食,我骄傲我喜欢吃面,因为那是我们引以为豪的名片。

到了悉尼,这份感觉更加强烈,万里之外的家乡望眼欲穿,舌尖上的乡情更让人馋馋欲滴。

澳洲据说有近百万中国人,按说大大小小的中餐馆也是遍地开花,但在每一个新移民的眼中,无论你来自何方,悉尼的家乡美食却总是差那么一点难以言状的滋味–那就是乡情。

有人说,那是因为中餐好吃全在厨师,而好的厨师都在国内,澳洲的中餐厨师多数是半路出家,只是个谋生手段,吃客也就不再吹毛求疵。

国人又喜欢聚在一起,家长里短,吃吃喝喝,叙叙旧,喝喝酒,而移民后的生活又和国内完全不同,几乎没有什么商务宴请,下了班,各回各家,各陪各妈,有大把的时间和家人一起。

而身处澳洲,精明的早起移民早就把好了中国人的脉,遍地开花的华人超市,卖场聚集了远比国内更为丰富的中餐原材料,更重要的是质量要更为有保证。

于是乎,每每新朋旧友聚会,总会发现,每个人似乎都成了大厨,全国各地的美食特色,在这些移民的手中不断被挖掘研发,常常连我们自己也觉得惊讶:想不到我还能做出这样的美食?

以下图片是我试验七次后炸出的无铝健康油条

郑州朋友做的河南逍遥镇胡辣汤

我的已经很成熟的刀削面,很多朋友尝过的油泼刀削面

广东朋友做的剁椒三文鱼头

天津朋友做的煎饺

天津朋友的手工凉粉

到一个新的国度,静下心来,当你决定把这个地方作为你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居所,当周围的人们都安静的过自己的日子,空气中也没有那么多浮躁,你会发现,人们都愿意去尝试一些以前常常在脑海中梦想过却从未实施的念头,有的人开始去读书,去学一些和以往完全不同的专业;

有的人开始画画,学乐器,那些藏在心底许久的梦想瞬间萌芽;更多的人们开始回到了家中,一遍遍尝试那些记忆中家乡的美食,一一的把它们呈现。

每个新移民都曾经历过心酸和苦难,但每当你坐在你辛苦打拼来的小院,看着孩子玩耍,品尝着你自己不厌其烦成功展现的美食,那些奋斗的艰辛过往烟消云散,忽然明白,这不就是你追求的人生,你想要的生活?—吃自家的饭,睡自家的床,陪自家的亲人住着自家的房?

后来朋友们相约,每个月大家都聚一次,每个人都拿自己的家乡菜(饭)以供分享。

人生很奇妙,年纪越大,就越是念旧,就越是怀念故乡,那的乡情,那的美味,谁也逃脱不了。你会发现,无论你身处何方,你的胃总是指向故乡。

(来源: 看看澳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