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教学成性骚扰重灾区,Me too再开新战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近来瑜伽成为了最新的#Me Too战场,关于同意瑜伽课堂上瑜伽教练对女性“动手动脚”调整的讨论越来越多,这一话题在媒体上也引起了热议。 虽然瑜伽深受健身运动爱好者的喜爱,然而,由于在教学过程中对瑜伽教练能否触摸学生没有明确规定,形成了一条灰色地带。 这使得一些瑜伽从业人员利用无人监管的特点,对女性学生性骚扰,给许多瑜伽爱好者带来了极大的困扰。

有时瑜伽教练亲自动手调整学生的姿势是一种受欢迎的干预,但是否应该允许学生选择同意被抚摸呢? 据英媒报道,最近一位瑜伽导师Rachel Brathen就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上反抗性骚扰,呼吁在瑜伽课堂上遭受过性骚扰的女性分享他们故事。

瑜伽导师Rachel Brathen呼吁反抗性骚扰 Rachel Brathen是一位住在Aruba的瑜伽老师,Rachel Brathen在Instagram上取名Yoga girl并且是一位拥有210万粉丝的博主。

早在2017年她就曾在ins上发起过#Me Too运动,呼吁在瑜伽课程中遭受过骚扰——#Me Too时刻的女孩说出自己的故事,集体反抗性骚扰。

这一话题一经推出就在网络上反响十分热烈,她简直被大量的来信所淹没。虽然许多瑜伽爱好者在现实生活中选择沉默而且不敢说出被骚扰的故事,但是她们都纷纷选择通过网络平台分享了她们过去的经历。

不可言说的经历

其中一位女孩说:“有一天下课,所有人都离开了教室,他试图亲吻我,我告诉他我有男朋友,并且对他不感兴趣而且他令我感到不舒服,他才终于停止了对我所谓的‘协助’。”

据英媒报道,有些学生甚至在男教练给她更多的“帮助”时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性骚扰或者对教练的行为感到质疑,认为这是“瑜伽”。 还有女生表示,瑜伽教练以帮助她调整训练姿势为由触摸胸部,臀部,更有甚者,要求女学员单独进入教练房间,询问私密的问题、亲吻等等。

Rachel在与纽约时报的记者Katherine Rosman交谈中,Rachel表示许多女性隐瞒男教练对她们性骚扰的事实与“瑜伽”精神有关。

Rachel表示,瑜伽本是—这项令人身心愉悦的运动,却变成了一些非专业男性训练人员可利用的进行性骚扰的借口。 有一些女性表示,她们在被骚扰后再也没有接触过瑜伽,这令Rachel感到非常心痛。

行业调整,改善现状 据Mailonline报道,瑜伽业内存在一些滥用私权,利用瑜伽经常需要触摸的特点,对学生进行所谓的“协助”实则为性骚扰行为的教练,影响了整个行业的风气。

据自由式瑜伽项目的创始人,瑜伽联盟专业人士(YAP)认证的高级瑜伽老师Mark Freeth说,关键的问题之一是在这个不受监管的行业中的“非常普通”的瑜伽老师的数量。

由于瑜伽教师的背景不受监管,加之学员与教练权力上的不平等导致很多学生即使被性骚扰也不敢发声。

尽管如此,Mark Freeth表示,身体上的调整仍是有用的,只要它们能保证是尊重的、谨慎的、安全的。

据英媒报道,为了改善瑜伽行业不规范的情况,一些瑜伽工作室表示在入学之前,他们会询问学生的意见,是否希望老师通过触摸身体来调整学生的姿势,如果学生不愿意被触摸,他们也会尊重学生的意见。

另外还有一些培训机构会要求学生签知情同意书,了解学生的意愿。

比如在瑜伽老师Mary Beth LaRue的洛杉矶的工作室里,学生们可以将卡片放在身体的一侧,放卡片的一侧表示是学生希望被老师调整的位置,而另一侧则表示学生不想被调整的部位。当老师看到学生卡片的位置,即可清楚的了解学生的意愿。

目前,同意卡片受到了欢迎,学生们无需解释即可表达自己的意愿,得到规范的指导。

(来源: 英国大家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