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东问西》:香港的民意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杨猛

香港油尖旺区的议员是建制派人士、原区议会主席叶傲冬,担任该职务已经有11年。在香港这个多事之秋,今年11月又继续参选油尖旺区议员。很多人认为他会稳操胜券。谁料风云突变,泛民派的一名27岁的社区干事陈梓维,这次也竞选该区议员,用一张手写的政纲竞选,只因提到“强烈争取成立8月31日太子站还原事件真相工作小组”,回应了近几个月来香港市民的普遍关切,这名政坛小白就以1516票:1451票击败了叶傲冬,成功当选了油尖旺区议员。

这一幕在刚刚结束的香港区议员选举中比比皆是。很多资深建制派区议员比如叶刘淑仪、田北辰、何君尧等纷纷落选。取而代之的都是新生泛民派人士。最终,18个区议会总计452个议席中,民主派获得了超过三分之二的席位。建制派一败涂地。

11月24日的区议会选举是香港因《逃犯条例》修订引发的社会动荡之后的首场主要选举,持续的动荡激发了原本对政治冷感的香港市民的参与热情。据统计有超400万香港选民注册。要知道,目前英国大选已经启动了一段时间,注册选民人数尚只有200万。

区议会选举也被视为选民对修例风波以来林郑月娥政府的施政考核。近期的香港抗议活动深陷暴力,抗议者阻塞了交通和地铁,“装修”跟中字沾边的企业,吓跑了购物者和游客。很多舆论认为谴责暴力支持建制派的力量可能会因此占优势。然而民主派在选举中的胜利表明,香港居民仍普遍支持民主运动。

《纽约时报》说,“困难重重的香港领导人林郑月娥,现在必须认真对待民众对民主阵营和抗议运动的公开支持”。“对民主派来说,这意味着要解决香港公众对官员有更大问责的更广泛呼声”。

BBC的分析说,《逃犯条例》修订引发的政治风波令许多香港市民意识到必须利用选票,阻止香港的管治体制被一方垄断。像前述政治小白击败建制派大佬的一幕就很能说明问题。事实证明,建制派只跟中央搞好关系并不能让香港市民信服,关键是做出有利香港长期繁荣的政策,令香港市民满意。

香港区议会并没有多少实际权力,他们只是负责地区市政、交通等问题,向政府提出建议。政治色彩有限。但是每个区议员大概每年有5万美金的津贴,这也意味着今后泛民力量多了一个可以提供经费的对抗平台。

同时民主派在区议会的胜利也可以使得他们在2022年的香港特首行政长官的选举中有更大的发言权。香港特首选举委员的1200个成员中,有117名由区议员相互提名和投票产生,这些席位很可能被泛民区议员控制,而加上议会原有的民主派议员,则有可能影响到特首选举的结果。《纽约时报》说,“投票的结果可能被北京视为香港正进一步脱离其控制的信号,需要北京作出更严厉的回应”。

张千帆在FT中文网撰文称:选举结果不仅昭示了香港民意所向,也指明了它未来的发展方向。这次区议员民主派的大胜更多源自香港选民对干涉自治和法制的普遍逆反,而不代表对泛民施政纲领的普遍认同。

从积极的一方面来说,区议会的如期举行表明,香港人依然相信民主和选举的力量。负责任的选民仍然可以把好人选上去。这表明民主法治和“一国两制”在香港还是有希望的。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