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乡亲们当主播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当下,哪些职业最火?电商主播算其一。屡屡登上微博热搜,“双11”期间“带货”几十亿元……这些新闻让很多人开了眼界:原来这么多人边看直播边购物!

电商直播究竟有何魅力?主播的工作又是怎样的?带着疑问,我联系到在淘宝坐拥1100多万粉丝的“第一主播”薇娅和她的团队。

当得知11月15日,薇娅将在湖南长沙参加一场为当地贫困县推介农产品的活动时,我眼前一亮。电商直播扶贫,是个好话题!

就这样,我跟着薇娅的团队来到湖南,体验了一次如何通过直播来帮乡亲们卖农货。

“就像给闺蜜介绍好东西”

早上7∶30,我刚刚睡醒,就收到艾米发来的消息:“我刚忙完,准备睡一觉,晚点起来去找你。”

“你从昨晚一直工作到现在?”

“哈哈,正常,我们习惯了。”

可真能熬夜!这是我对电商直播团队的第一印象。

艾米是个干练的姑娘,在薇娅的团队也就是杭州谦寻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任市场部负责人。

做“实习主播”前,我得先跟着艾米“打杂”,熟悉直播背后诸多的准备工作。

下午3时许,终于等来艾米的电话:“走,咱们去选品。”

选品,是电商直播前期工作中最重要的一环。每晚直播时间有限,要提早从众多商品中挑选出最适合的。

“主播的工作就是卖东西,所以卖的是什么很重要。要是产品品质不好,就会失去粉丝的信任。哪怕是为贫困县的农货找销路,也得东西确实好,而且要有特色。”

我跟着艾米来到工作间,长条形的桌子上堆满各种东西:零食、饮料、面膜、整箱的水果……

“两个月前我们就开始陆续选‘湖南好物’了。从上百种产品里选了两三轮,最后留下这些,准备今晚上播。”艾米一边介绍,一边挑出了9种来自贫困县的商品抱到我面前:“贫困县的特色农产品基本都是吃的,你要先把这些都尝一遍。”

酥糖、辣条、米粉,还有好几种茶叶……“真的每个都要吃?”看着这一大堆,我犯了难。

“当然!主播要真正体验、了解每个产品。你得都尝过,从里面找一个自己最喜欢的,再去推荐给粉丝,就像给你闺蜜介绍好东西一样。”

“要实在吃不下了怎么办?”

“我们食品组有个姑娘,来工作后胖了30斤。”

我哭笑不得,开始低头挨个试吃。

米粉要煮,团队准备了锅;茶叶要泡,团队带着热水壶。

尝了小鱼干,好像有点硬。再吃两块酥糖,好像有点粘牙。终于吃到一袋红薯片,切得薄薄的,是透明的金黄色,上面撒着芝麻,嚼一口,韧劲十足,很是香甜。就推荐它了!一看标签,这个红薯片来自衡阳市祁东县黄龙村。我开始在本子上仔细记录自己的试吃感受,准备在直播时好好介绍一番。

做完这些,我溜到隔壁直播间一看,其他同事正忙着做直播设备的最后调试。

直播间不算大,正中是一张简单的白色桌子,上面摆着一台电脑,前面放着两把转椅,这就是一会儿主播要坐的位置。围着桌子,立着五六盏大灯,将房间照得通亮。

桌前还放了三个环形灯。“这是做什么的?”我问。

“直播视频不能开美颜,因为会导致产品展示出来有色差。有环形灯打光,能让主播看上去气色更好。”

我正和调试设备的同事聊着,直播间涌进来四五位工作人员,分头忙碌开:有人拿着要上播的产品详单再次一一核对;有人将各种产品分类摆放好;有人细心地把地上的电线粘贴好,以防绊倒。

“每次出差直播,咱们团队会有多少人跟着呀?”

“最少也要二三十个人,才能把工作做周全。”

不知不觉,已经快到18∶00了。艾米也忙完了自己手头的工作,招呼我说:“现在去接薇娅。”

“让消费者信任是核心”

今年开始,薇娅的工作安排愈发紧凑。前一晚,她还在广州参加另一场活动,今天就赶最早班的飞机到了长沙。

薇娅正在房间里化妆,桌上摆着刚吃完的盒饭。

眼前的薇娅显得比镜头里还要瘦许多,一聊起天来,就能感到她性格热情爽朗,语速特别快。

“帮农民卖农货我已经坚持做了好几年。”薇娅手上继续忙着自己的事,同时打开了话匣子:“2016年,我还是淘宝平台的一个小主播。那年底,浙江仙居下暴雨,平台组织我们主播去当地农村,帮农户卖杨梅。一路都是泥,杨梅被大雨冲得满地都是,我们搞得特别狼狈。结果直播出来,网民都在骂,说我们做秀。我很沮丧,和团队开始反思哪里出了问题,以后还要不要做。”

薇娅的经纪人王斯曾经是淘宝直播高级运营专家,在他看来,做电商扶贫要有可持续性。“农户、平台、消费者,这当中如果有一方利益受损,就难以形成完整的链条,这样的扶贫是无法持续的。”

“杨梅事件”后,大家总结了几点不足:首先是不该为了帮农民提高收益,把杨梅价格定的比市场价高。第二就是在直播过程中,不该过分强调受灾地的农民多么不容易,“这样观众会觉得我们是在‘卖惨’博同情。”

“2016年,大众刚开始接触‘电商+扶贫’这个新事物,我们的做法背离了让消费者信任这个核心,所以让很多人抵触。”

吸取了教训,薇娅和团队重振精神,从严格选品下手,决心要在帮贫困地区把好东西带出山沟的同时,让自己的粉丝买到所需要的物美价廉的商品。

慢慢地,薇娅团队做扶贫直播越来越娴熟。今年,薇娅已到过云南、安徽等地,给当地的农产品销售带来很大帮助。这次的湖南好物推荐活动,也获得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

在活动发布现场,湖南省商务厅电子商务处处长胡松强告诉我,他支持这一活动,就是希望能通过电商直播的方式,让更多人发现湖南的好味道,推动消费扶贫。

简单的发布会后,薇娅上到二楼,走进一切准备妥当的直播间。晚上20∶00整,薇娅坐在直播镜头前,向每天等候她的粉丝们打着招呼。

艾米跑来叮嘱我也要做好准备,我要推荐的红薯片将在黄金时间上播。

“会有多少粉丝看今晚的直播啊?”我问艾米。

“估计得有五六百万的观看量吧。”

一下子,我紧张得手心冰凉。

20∶40左右,我听到薇娅说:“今天还有记者来到我们直播间,体验当主播,我们欢迎她好不好。”然后她的目光转向了我。

我赶紧把手里的东西都放在椅子上,三步并两步坐在了薇娅身边。我一下找不到镜头在哪,只看见眼前电脑屏幕上同步显示着直播画面。第一次面对几百万人做直播,觉得脸上直发烫。

薇娅亲切地笑着,让我跟粉丝们说说要推荐什么农产品。我正在心里默念着之前准备好的产品介绍,直播助理端上来了一盘刚炸制过的红薯片。

“啊?这个红薯片还能炸着吃?我刚才只试了直接吃的味道。”我的惊讶,暴露了自己的前期准备仍然很不足。

薇娅赶忙圆场道:“是的,这个红薯片直接吃的话,有人可能会觉得有点难嚼动,但会越嚼越上瘾,炸着吃又会格外香。”

“湖南本地人说这种红薯片在过年时候当地人都会吃。”薇娅很自然地拿起红薯片对着镜头吃了起来,并帮我补充介绍着产品特点。

“三二一,现在领优惠券,18.8元一包,包邮到家。”到了抢购的关键时刻,薇娅也举起手机,和粉丝们一起下单。而我根本没想到,原来在直播间还可以带手机。

也就是几秒钟,4000份红薯片被抢购一空。直播助理们赶紧去沟通能否加货。不一会儿,助理反馈可以加货1万份,但是7天内预售,因为没有太多现货,要现做。随着薇娅又一次“三二一”倒计时,又是几秒内,这1万份红薯片预售也被买光了。

“把贫困县变成网红县”

走出直播镜头,我的心还在噗噗跳。这前后十几分钟的直播时间,让我觉得既新鲜又兴奋。

而除我以外,还有几位当地干部也参与了这场直播,推荐扶贫产品。

湖南省张家界市商务局调研员胡长春推荐的是张家界精准扶贫产品野生莓茶。“我之前对直播不了解,还是从女儿那里知道直播这个东西。但这个莓茶,我是自己喝了二三十年,所以介绍给网友也是实话实说,蛮轻松。”

下播之后,胡长春和工作人员讨论着怎么申请做主播、在哪儿看粉丝量。

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副县长刘书军走进直播间时,则是另一番状态。他推荐的是当地特色零食麻辣竹笋。

“我看到有网友在问这个笋辣不辣。以我自己的口味,如果把辣分为10个等级,湖南灯笼椒那样算10级辣,那这个笋的辣度大概在4到5级……”

“哇,这位县长主播,还能来得及看网友们的评论,讲产品的特点也清晰易懂。”我站在一旁,看着他的直播,心里暗暗对比自己直播的不足之处。

“我一直在做直播,所以心态很平常了,知道在直播间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下播后,刘书军告诉我,原来,为了推销县里的农产品,今年9月,他和县长助理刘寒开了一个直播间“城步芝麻官”。对他们俩来说,直播已经是驾轻就熟。

为啥要开个县长直播间?这要从今年1月刘书军从商务部来到城步县挂职说起。

“我们这个县农产品很丰富,但在深山里,交通太不方便,离邵阳市超过200公里,快递员都不愿意送货。”到底该怎么帮县里脱贫,刘书军绞尽脑汁。

两个月后,刘书军有机会参加了阿里巴巴举办的一个脱贫培训班。在那里,刘书军当面向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提了一个建议:企业也应该将自己的干部派到一线挂职,才能真正帮贫困地区解决脱贫难点。

提议很快起了作用。今年4月,阿里巴巴决定向贵州、湖南、山西和甘肃四地的贫困县派驻特派员,配合当地政府展开为期一年的定点脱贫工作。

就这样,原本在阿里巴巴做高管的刘寒也来到了城步县,和刘书军做了搭档。

有了刘寒带来的企业资源,两人一商量,觉得做电商直播可行,“我们要把农产品变成网红产品,把贫困县变成网红县”。

为了吸引粉丝,无论工作多忙,刘书军和刘寒都坚持每周至少亲自主播一次。刘书军告诉我:“粉丝们喜欢看县长直播,他们说,在直播间,县长的样子就是为人民服务的样子。”

“快递都要发‘瘫痪’了”

时钟的指针走过零时,我的困意已经袭来,但整个工作室里依旧人声鼎沸。团队的小伙伴们,有人点了夜宵在吃,还有人捧着手机也在跟着薇娅的直播抢购商品。

0∶30,薇娅终于从直播间走出来。接下来是团队例行的当日直播总结。

轮到点评我的表现时,薇娅笑着鼓励我说:“你今天表现很不错啊。”

“我觉得自己很紧张,语速和你比起来也慢很多。”

“直播的魅力就是真实。有时候有点缺陷,出个口误之类的,粉丝还会觉得很有意思。”

夜里1∶30,我回到宾馆,结束了这次难忘的直播体验。而这时,薇娅团队的工作人员则在马不停蹄地准备着下一次直播的商品筛选。他们应该也会像艾米昨天那样,等到晨曦初现才结束工作去休息。

回京后,我重新看了一下长沙直播的数据。当天,在线观看人次达667万,一共售出超过42万件湖南特色产品。

我又辗转联系到了生产那款红薯片的湖南衡阳农交汇股份有限公司,想问问这场直播到底给他们带来了多少帮助。“直播带货可真厉害!”公司负责人谢铁军告诉我,“我们平常在自己的电商平台上销售,每天销量大概有500斤。今年‘双11’期间,也就卖了5000斤。哪承想,这次一直播,几分钟就订出去2万斤的货。这几天,把我们小县城的快递都要发‘瘫痪’了!”

我想,就像薇娅说的,“电商主播就像一座桥”。多了这座桥,贫困乡村的脱贫之路,也更宽广了。

本报记者 李 贞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9年12月05日   第 05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