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最惨国家,永远都有一颗自由的心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波兰,是一个被遗忘的国家。

问起波兰在欧洲大陆哪里?没有地图的帮助,有人说在德国旁边,也有人怀疑,波兰是不是东欧国家啊?应该在俄罗斯旁边吧。

上个月,18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波兰小说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但是她的作品对我们来说太陌生,名气还不如多位奖项陪跑者。

老艺术家正好奇这个小国为何能出诺奖,一查才发现,包括居里夫人,波兰一共有16位诺奖获得者。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wiki

相比起周围乐天派的荷兰和丹麦,浪漫随性的法国,还有严谨细节控德国,波兰在国人的印象里,只有摘不去的悲情标签。

因为常被战乱缠身,几次亡国,以波兰为背景的《辛德勒的名单》和《钢琴家》都带着沉重的战争伤痛,国内爱听的肖邦曲调也哀怨。

撇开历史的悲伤,波兰到底是怎么样的国家?

波兰,早该摘掉悲情的标签历史的曲折,决定了波兰人的快乐从来就和别的国家不同。

波兰人无法像其他国家与生俱来的乐观,对于他们来说,幸福从来都是来之不易的。

表面看,波兰人是挺悲观的。如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辛波斯卡的诗《世纪的没落》里写,“发生了那么多不堪设想的事,我们所设想的却没有发生”。

可能因为他们经常用最坏的心态来看,很多别人觉得很困难的事,波兰人还能在里面苦中作乐。

书籍 《Jakoś to będzie. Szczęście po Polsku》(事情总会解决的:波兰的幸福哲学)中提到波兰幸福哲学更像在不幸中寻找幸福,在黑暗处自然容易发现光。

与和平崛起的国家不同,书的作者Chomątowska认为波兰的“幸福”需要有“不幸福”的衬托。

Chomątowska提到,从小就经常听见大人说“Jakoś to będzie”(事情总会解决的)。这句话是波兰人面对逆境的念念碎,

经历过起起落落,无论情况多坏,总会度过难关。

△ 波兰克拉科夫的市场广场 / 图虫

如果让波兰人选择,他们估计也不会选从天而降的幸福,还是希望自己去争取。

习惯了困难模式,波兰人反而觉得平静的生活太乏味了,很需要肾上腺素的刺激。

总得有一点困难,他们的生活才充满斗志。

就像面对金融危机、失业大潮、难民问题这些突如其来的障碍物,波兰人一脸淡定,内心是跃跃欲试准备挑战的。

挥挥手表示过去都熬过来了,现在的情况也不算很差,办法总是有的,想不到办法的话先喝一杯伏特加。

和许多地区一样,波兰人喝酒最初为了冬天驱寒、消愁。

但是他们有一个传统,伏特加不能小口小口喝,必须一杯一口气喝完,这样又刺激、喉咙也不用再辛苦多一次。如果有伏特加和水可以选,喜欢呛的波兰人是不会选择水的。

波兰的国民运动是滑雪,我们都还在学跳绳的年纪,波兰小孩就在雪山里摔。

每年平安夜一过,波兰人家家户户都集体出动,载着满车装备到西南部山区还有周边国家的滑雪场。

△ 波兰南部雪山/ 图虫

在滑雪场远望,总能看见缆车把一波一波的滑雪者送上最陡的坡,然后像下饺子一样,一下子滑雪者就冲下来了,中途摔了还有人喊“太棒了再来一回”。

复活节星期一,本来习俗是洒圣水祈福。

波兰人嫌这样玩得不够疯,把这天变成了全天全地形的泼水节。

用水枪水盘站水仗没有难度,街道旁的居民就开始从楼上埋伏丢水球,某些地方甚至还出动过消防车参加节日。

其实在危机面前,

波兰人一边唠叨着没事没事,一边就在火速想生存的办法。

在08年全球的经济危机中,全欧洲都慌得不行,

波兰人平静地把购物车清空,拉动了消费,令波兰成为09年欧盟唯一的经济增长国。

△ 波兰圣诞广场的街头美食/ 图虫

失业率超过10%的时候,波兰年轻人背个包一走,到其他国家像英国当个蓝领工人。因为工资是波兰境内的好几倍,去外国打工还能给家里寄钱。

最近英国在脱欧了,外国务工都在愁怎么留在英国,波兰人已经准备好收拾东西,拔腿就跑回波兰发展。

波兰人不是喜欢找虐,他们满足于自己能想到苦中作乐办法,也相信未来会更好。

历史不仅仅是灰色的如果不太了解波兰的历史,会有一种波兰人笼罩在愁云惨雾中的感觉。实际上波兰人可不这么想,虽然历史上经常挨打,他们认为自己的国家的历史一点都不丢人。

正好奇是什么给了波兰人这么坦然面对自己的勇气?观察波兰人的日常,老艺术家觉得对于波兰人来说,生活最重要的要素之一是宗教信仰。

在老城集市广场四周转了一圈,老艺术家发现了圣十字教堂和圣约翰教堂的不远处,周日上午市集很少人,当弥撒结束后的波兰人才开始涌进广场,市集便热闹起来。

波兰位于东西欧交界的平原上,易攻难守。

波兰人“Polanie”最初的意思就是指“生活在这片平原上的居民”。

△图/unsplash

古代波兰是亚欧大陆贸易的十字路口,因为连接了波罗的海到地中海的通道,各个民族都在这定居做生意。本来各民族因为语言、生活习惯不同,利益冲突不断。

直到10世纪波兰王国接受了天主教信仰后,有了“共同爱好”的各民族渐渐开始和谐相处。

从此,宗教信仰成了波兰人的必需品,就像他们吃饭前一定要喝汤。

△波兰哥特式教堂/图虫

超过九成的人信奉天主教,他们对自己人教皇若望·保禄二世的崇拜超越任何国王。现在议会各党派争吵不休时,媒体还打趣的说,“每个人都同意的事情就剩下圣诞节放假了”。

波兰境内教堂林立,分布的密度几乎欧洲第一。就算在南部乡野林间,几乎每隔一段路程就会发现一个朴素小型的教堂,方便人们想诉说痛苦时就能找到地方。

△英国酒吧分布 vs 波兰教堂分布(黑色) vs 美国麦当劳分布 / Pinterset

波兰的世界文化遗产里面,与宗教有关的就有好几处。

比如游客喜欢去的维利奇卡盐矿,由于矿工工作危险,盐矿里修了大量地下教堂,供矿工遇险时避难、平日祈祷。

为了排解长期在地下工作的抑郁,矿工自娱自乐创作了大量宗教故事的盐雕,不知不觉就成了人类文明的奇迹。

信仰的虔诚造就了波兰人热爱自由、刚直不屈的性格,

他们价值观里“最重要的是信仰、国家、家庭,波兰人只向上帝下跪”。

说波兰人是另一个战斗民族也不为过,看看华沙的美人鱼雕像,对比起丹麦忧郁望海、楚楚可怜的美人鱼,华沙美人鱼举剑持盾,简直是英姿飒爽的女战士。

另一个波兰人的骄傲是英勇善战的骑兵,靠他们波兰曾经登上欧洲强国的名单。所以谈起历史的时候,波兰人更希望游客也记得波兰的黄金岁月。

沿着当地人的指引,老艺术家来到了旧首都

克拉科夫,这座古城是中世纪欧洲最富有、繁华的城市之一。

到中央市场广场逛一圈,既能看见文艺复兴时期的会展中心纺织会馆,波兰皇室住过的瓦维尔城堡,还有欧洲最早砖石教堂圣玛利亚教堂。

教堂内部装饰非常华丽,金碧辉煌的穹顶、五彩缤纷的壁画、还有巨型的木雕祭坛……

老艺术家觉得一下子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看比较好, 听说哥特式的尖顶上还有镀金的皇冠,可以想象当时波兰皇室的奢侈还有国力的强盛。

△图/unsplash

广场上偶尔会有变装爱好者扮的骑兵,连骑的马也穿上了装备,重现骑士团的威风。

凭着手上超过两米的长枪,骑兵团曾打赢过俄罗斯军队。

波兰人现在还会津津乐道于骑兵的战绩,以至于网上有个笑话说“波兰骑兵冲击德国坦克”,来表示勇气不如装备重要。

波兰人创作过辉煌的历史,也在几次亡国中不断重生。

这使得波兰人更加珍惜和平、感恩过去的英雄。战后被炸毁的华沙古城,就是靠着波兰人们的双手从废墟中重新屹立,重建后还破例入选了世界文化遗产。

△波兰华沙的古城和维斯图拉河 / 图虫

跟着观光团步行游览古城的时候,老艺术家就在新大街一栋大楼上看见大大的标语,记念先辈波兰人重建城市的努力。

导游让大家找出巷子里十处原有的老房子,结果找到的只有一处是原貌保存至今的,其他老房子的还原得和画作里的一样。

看着和观光客开着玩笑说自己城市“华沙丑丑的,不如西欧城市漂亮”的导游,老艺术家觉得,

如果觉得波兰人灰暗悲伤,那真的太可惜了。

波兰人和他们的城市一样,表面看其貌不扬,但是仔细欣赏,内涵特质让他们脱颖而出。

比起其他地方,波兰的美,更具有挑战性,需要点耐心和审美才可体会。

跨过历史伤痕,进入黄金时代和很多欧盟新兴国家一样,新一代的波兰人似乎活在最好的时代。

来波兰之前,老艺术家和许多人一样以为这是一个穷困落后、不太安全的地方。

加上其他欧盟国家对波兰移民都或多或少有意见,在德国的留学生就说过这样一个笑话:

他和寄宿家庭的主人说自己要和波兰的学生一起出去玩,被警告要小心自己的车,因为在德国一直有波兰人是偷车贼的传闻。

其实,现在的波兰并不穷。从九十年代至今,不被看好的波兰经济发展迅速得像个奇迹,加入欧盟后经济更是翻了一番。

距离通货膨胀、物资匮乏的八十年代也就三十多年,2017年各国人均国民收入列表中,波兰排名53,迈进了高收入组。

作为欧盟第六个经济体,波兰人平均收入每月约3000波兰币(5400人民币),实行高税收的社会福利制度,不仅生孩子有补贴,孩子读到大学都不需要花一分钱学费。

政府鼓励下,波兰的大学注重高科技学科的开发,其中弗罗茨瓦夫大学拥有顶尖的数学、计算机和物理课,在全球程式编码排名中,波兰的学生还拿了全球第二。

△ 波兰的高科技建筑 / 图虫

这样的教育体系培养出许多技术人才,加上外资的优惠政策,不少IT巨头公司都在波兰设置分部,如微软、谷歌和IBM等,令IT业成为近年最受瞩目的行业。

而且波兰的低物价闻名于欧洲穷游党,在华沙市,外出吃饭一个套餐大约六七欧元,而且份量大得够两个女生吃。

如果想吃家常菜的话,到传统的牛奶吧去,几块欧元可以吃上波兰传统食物,比如土豆加乳酪馅的饺子。老艺术家第一次尝试的时候,觉得这个饺子口感难以言喻。

波兰的安全程度比大部分人想得好,既没有发生过恐袭,也没有接收难民。

白天街道上也有警车巡逻,大街小巷经常能看见查身份证的警察,比欧洲很多地方治安都要好。 曾经有视频博主做测试,拿着最新款手机和相机在街头晃来晃去,四个小时内都没有人接近过他。

刚到华沙的时候,老艺术家还发现了波兰人都摆着一副严肃的表情,坐公交的时候几乎没有看见有人微笑。

发现稀罕的亚洲面孔时会直勾勾盯着你,也没有笑意,开始看见的时候还有点害怕。网上笑话还说千万别问波兰人过得怎么样,不然他们会认真地给你抱怨遇到的一长串问题。

后来从民宿老板得知,这是因为波兰人还不习惯微笑,看着你只是一种好奇,并没有恶意。

在九十年代“微笑”不是什么流行词,微笑指数随着近年经济发展有上升,到2011年,满意生活现状的波兰人比例增加到八成。

经济情况发展起来了,波兰人笑容才渐渐多了起来。

交谈中,老艺术家觉得最惊讶的一点是,波兰年轻人似乎已经跨过历史的伤痕。他们从小在家中听老人说二战参战的经历,但却没有对历史耿耿于怀。

继承了老一辈的精神财富,对未来充满信心,但现在这种自信,更多是来自经济的腾飞。

整个国家开始走出悲观,不少公司还主动放下仇恨,与过去的敌人德国、俄罗斯做生意。前总理Leszek Miller也公开说应该把“夹在德国和俄罗斯中间看成一个机遇,而不是危机”。

2018年,德国成为了波兰进出口贸易最大的合作伙伴。在波兰每年接待的游客中,最多的就是德国游客,比第二名英国多三倍。

在德国读书的话,有时上课甚至以为自己在波兰,因为教授和同学都是波兰人。

但其实让他们笑出来的事情也特别单纯:

比如清晨到野外采蘑菇,节日和家人一起吃饭。因为经历过残酷现实之后,波兰人的乐观也变得很实际,想得并不是 “天塌下来当被子”,而是“可以解决问题”。

波兰人理解的幸福,本来就是一种克服困难的过程。

和一口闷下伏特加之后喉咙灼烧的感觉一样,很难熬但还是熬过去了。

你会想去波兰吗?

来源:九行

分享: